姜静流没有参加酒会的行头,鸠雀从仓库最底层翻出各种衣料、贵重金属、首饰等等,从东罗召了工匠来赶制礼服和配套的首饰。被流放的人中,有的是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她一点也不担心成品不好看,但却很忧心即将面临的大笔账单,姜家脆弱的经济结构已经承受不起任何打击,更何况,确立各种机构之后,为了增加家臣们的归属感,忘川提交了报告要求定制制服。姜静流一想起来那些制服上华丽丽装饰的各种宝石、玛瑙、水晶、黄金等等等等就头晕目眩,她一点也不想为男人支付账单,但是,为自己的工作人员定制工作服什么的,却不可推脱。所以,当鸠雀拿了一部分成品来让她过目,她首先关心的是,手工钱到底价值几何?

鸠雀大言不惭,“能为黄泉第一个女尊者制作礼服首饰,已经是最好的活广告了,谁敢收钱?”

姜静流再三确认这种行为不会损伤家族名誉后,才放心地换上那些看起来样式简洁但质感非常好的衣服。

出行的阵仗由忘川确定,座驾是樊落的工坊赶制出来的第一台飞行器,外表色彩艳丽,内部空间宽敞,能容纳二十人舒适地休息走动,唯一的缺点当然是速度慢,但这已经比十山那些破烂玩意好太多了。忘川和鸠雀贴身跟随,游畅负责处理姜静流出行的杂务,十人的侍卫队以及春元四兄弟打理姜静流的衣物首饰照顾姜昊宇,这是一支寒酸的队伍,姜静流登上飞行器后看到那些简陋的座椅,忍不住调侃道,“等以后家族壮大了,把这些材料拆下来做成勋章,让子孙后代铭记,意义重大啊。”

鸠雀道,“你家什么东西都可以留下来赏赐下去,历史文物。”

飞行器慢悠悠在空中飞行,穿过广袤的平原,从高空俯视各个小镇和东罗城,向南飞行的时候遭遇飞燕城一队巡边的巨鹰飞行队。鸠雀和对方通了话,对方的人似乎很殷勤地环绕在飞行器周围,并抽出一人快速向更南方的半岛飞去报讯。

飞行器在晨光中出发,近中午时分才望见远处天际蔚蓝色的海岸线,以及海浪和各种海鸟的鸣声。

一座巍峨的城堡挺立的半岛延伸至海中的部分,陡峭的悬崖被休整得更加光滑,高大的城墙将整个驻地环绕起来,从平底陡然而起的台阶环绕向上,串起一个个宽敞的平台,平台上停靠了不少飞行器以及机甲。又有无数巨大的石柱凌空飞起,撑住一块块巨石,构建出不同层次的次堡,堡垒重重叠叠,浑厚的线条直指顶部最大的堡垒。

姜静流对这个占据半岛大半面积的城堡非常感兴趣,飞行器俯冲而下,从城堡的最底部开始,慢慢环绕飞行,那些台阶,台阶上的行人,巨大平台上停靠的战兽和飞船,目不暇接。

鸠雀笑眯眯道,“想好了怎么收拢起来吗?”

姜静流深吸一口气,如此巨大的一个城堡,与其说是城堡,其实更类一座城市。仅仅是步行参观,没有几天功夫完不成,而暗鸦,会给她这么长自由行动的时间?

巨鹰冲在最前面,翅膀摊平,滑翔着落下平台,利爪勾住地面的石板,巨大的翅膀垂坠。飞行器紧随其后,姜静流被鸠雀牵下地后,才发现平台上已经聚满了男人。

男人、男人、除了男人还是男人姜静流从来没被如此多的男人注视过,压力山大。

一块红毯从台阶下滚出,直铺到姜静流脚下,精准地展开完毕,那一头的暗鸦非常绅士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姜静流踏上红毯,“他的动作看起来很优雅。”

忘川落后姜静流一步,“身为一个有爵位的男子,为了避免在觐见的时候失礼,动作姿态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姜静流面露微笑,小声道,“监察会会保护有爵位的人,最多成为罪民,为什么会被流放呢?”

“相比起在不同女人之间流转,我想他更喜欢当流民的生活。”

红毯很快走到尽头,暗鸦带领身后看起来就像是骨干的人非常尊敬地向姜静流行礼,姜静流只好停下脚步受了这个礼,然后回礼。暗鸦起身,盛夏的阳光炽热火辣,海风带着清新的味道,他的五官分明,侧身向姜静流一一介绍身后的人。姜静流仔细记那些人的名字,统一都没有姓,只一个称呼,或者是负责飞船的动力系统,或者是负责飞船的武器系统,或者干脆就是战士。

寒暄完毕,便要上一个长长的台阶,台阶的尽头是被四根巨大石柱撑起来的高大厅堂。厅堂被花岗岩包裹,墙壁上除了挂各种野兽骨骼模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寒光凛冽,刚性的力量昭显无疑。忘川和文渊交换了一些很无聊的文书,说了一些假大空的双方世代友好之类的话,游畅便上前递交礼物。

礼物很简单,是姜静流专门培育的一株蔷薇,被种在巨大的花盆内,枝干缠绕纠结被安置成瀑布的形状,垂挂的枝条密密麻麻结满了花蕾。蔷薇本来是普通的植物,在山下长了不知多少年,没有灵性,姜静流挖回去后布置了符阵,足足培养了半个月才稍微转化成一级作物。

蔷薇花开得热烈,暗鸦挥手便让人种在外面的平台上,浓绿的枝叶以及艳红的花朵衬得这灰白的堡垒世界多了几分柔情。姜静流很满意地看那些自由舒展的枝叶,双手打出手印,调动隐藏在蔷薇花中的符阵,枝干如蛇一般攀爬,从地面向上,围绕石柱缠绕向上,爬上墙壁,攀住屋檐,一挂又一挂的枝条伸展开去,无数新芽和花蕾萌发,似乎一个玄幻的开始,只一瞬间,峥嵘的石头城堡抹上一分浓艳的色彩。

文渊惊叹地向身后人介绍姜静流,暗鸦抬头看那些如瀑布一般从屋檐垂下的枝条以及盛放得肆无忌惮的花朵。

一行人被安排在最顶层临海的三个套间,姜静流和游畅各独占一个,剩下的人自由安排。

稍作休息后,有侍者来请,午餐布置在下面一层临海的平台上,鸠雀让姜静流换了一身衣服下去。平台上的景致果然很好,远望磅礴的海,背靠浑厚的山,一整面墙壁热闹繁华的蔷薇。

巨大的条形餐桌上摆了亮汪汪的银餐具,新鲜的鱼肉和各种水果铺满了餐台,两方的人相对而坐,一位非常漂亮的青年负责分餐。

放置在姜静流银盘中的鱼肉雪白晶莹,配上酸甜的酱料,只闻了一下便口水直流这是空间携带者出产的肉类,最是鲜美不过了。姜静流不能吃这玩意,但还是没那漂亮的色彩和馋人的香味勾引了,略切了一点放入口中,鱼肉鲜美的滋味在舌尖爆炸开去,浓缩的能量从食道滑入腹中。只这一点便足够了,姜静流停了口,有些遗憾其实随着空间裂缝的慢慢愈合,她空间中的状况已经好了许多,食量也开始变大,但直接食用能量对身体的负担还是比较大。

“姜女不喜欢这鱼肉?”文渊很注意姜静流的反应。

姜静流略微羞涩,“已经足够了。”

文渊转头对那分餐的漂亮男子说了什么,很快一盘水果便送到了姜静流手中,姜静流感叹,只要男人愿意,讨好起女人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不知道这是训练的成果还是天生的本事。

“第七星域的能量场和第五星域略微有差别,航线的设置方法不同,我们并不能深入其中,也只靠和那边的朋友交换。赢家驱逐我们,第七星域的边境线也就开始扩张,那边的兄弟们计划着向更深处的星海进发,准备了不少物资。”暗鸦吞了一口红酒,“粮食十分重要,如果要购买,他们也是有条件的。”

忘川放下刀叉,用餐巾按了一下嘴角,“什么条件?”

暗鸦从身后摸出一个小小的屏幕点开,黑色的底面上爆发出绚烂的星空,一柄长枪虚空射出,如闪电一般击中一块巨大的陨石,陨石粉碎飘散在宇宙中,长枪瞬间回身,依然安静地立在原处,仿佛没有动过。

“能量消耗,零;维护保养,零;如果把我们传统的武器比作一个需要时时呵护哄骗的女人,那这个东西就是我们的行星,予取予求。探索星海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没有好的武器,第七星域的兄弟们就如赤身**。你们,能帮忙把这个东西弄出来吗?”

姜静流眨眨眼睛,低头认真吃水果。

“这就是你说的第五星域出现的那种神奇的武器?”

“两个月前第五星域中心区域举办的武器展览,这个参展的东西很是吸引人的目光,据说十件不同的样品已经通过不同的方式流入边区。赢家的人在东昊星和边区十号均设立了武器研究室”暗鸦冷峻的眉眼转向低头的姜静流,“我们的人已经被赢家的人瞄上了,需要一些生面孔去接头。”

忘川挑眉,“已经搞到东西了?”

“只是一件仿制品,但运输很困难啊!”

鸠雀道,“这种东西,监察会绝对禁运,技术封锁,不会让第七星域的人搞到手的。你这是在让我们去送死。”

暗鸦勾起嘴角,看向忘川,“我知道,你在兆丰和边区十号都有熟人。”

“他们和你也挺熟的。”

暗鸦第一次显出懊恼,“实在太难缠了!”

姜静流吃完水果,侧头看暗鸦手中的屏幕,画面不断循环,那一柄长枪如闪电般的姿态演化,居然慢慢显出一个男人挺拔的身姿来,只是轻飘飘地那么一挥,自然而优雅,划破空间。姜静流眨眼,画面回来,哪里还有什么男人在,真是出现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