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鸦微笑着将手中的杯子摔开,转身面对下方整齐的人群,“忘川,你现在准备怎么做?”

忘川侧头看台阶下,鸠雀在第一时间挥手让手下的仪仗队分开环绕整个高台,在四面几个节点的位置狠狠扎下一根铜柱,铜柱开启的瞬间,几根光柱冲天而起,将高台团团围住。而后鸠雀冲上台来,手中拎着满身血迹的春元扔到一边,面对暗鸦而立,怒目相视,“你做了什么?”

暗鸦单手托着下巴,很有意思地看那些坚固的光柱,他的人似乎被隔绝在光柱之外,无法进入,而高台上的人均是两城的老熟人,虽然目前阵营不同,但却一时间打不起来,“这不是很明显吗?我在讨伐试图颠覆黄泉的逆女。”

鸠雀抽出腰间的佩剑,单手劈出,半空却被一只坚硬的手拦截,手腕被牢牢控制住,他转头看阻止自己的忘川,“忘川,你也帮他?”

忘川摇头,“怎么可能?腾蛇的气息还在,没死呢。”

忘川的人以及姜家的家臣自然地将飞燕城和爵士的人隔开,将十余个珍贵的女性团团围住,一边怒火冲天蠢蠢欲动,一边态度轻松地等待最终可期待的胜利结果。

姜静流确实没死,无数层结界升起包裹她和青候两人,被击中的时候结界被一层一层冲开,巨大的撞击力、灼热的气流、狂猛的射线挥洒在空间中,呼吸困难,从鼻腔到喉咙似乎被粘滞的气体堵塞,胸腹中充满了痛苦。她将姜昊宇抱在怀中,单手捞起青候,“这是什么?”

“尽在设计的最初是为了打击太空飞船,高能射线产生高温高辐射,破坏金属内部结构,破坏一切生命体。”青候似乎比姜静流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两把钥匙的定向攻击力虽然减半了,但是以人力依然无法抵抗。”

“人力无法抵抗?”姜静流眉目冷下来,“既然挑了今天来,我倒是要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做人力不可抗拒。”她单手摸出一把符箓撒开,又布下千百层结界,将姜昊宇塞到青候手中,“帮我抱住!”

姜静流摸出一套符笔,咬开手指滴入鲜血,展开一卷流金一般的符纸,这是在琼枝顺利养成后用琼枝的树叶混入野草的纤维制成的符纸,也是目前姜静流所能制作的最高级的符纸,完全可容纳最强的攻击性能量。笔走游龙,艳红的血在纸面上挥洒,能量顺着笔尖渗入纤维和琼枝的成分最完美的结合,一个个符文浸染成金色的符号凝结。

这个小空间被一个金色的巨大笼子遮盖,空间被不断压缩,一层层结界破裂,每破裂一层空间中的能量便浓密一分,青候必须完全提起全身肌肉的力量才能抗拒这高压,但是,随着姜静流符文的完成,这空间似乎形成一个漩涡,混乱的能量自然而然地按照那些符文被划分开,旋转着凝结。

精神力的消耗剧烈,姜静流重重画下最后一笔,扯起卷纸扬在空中,太阳一般的光芒从纸面透射而出,穿越无数的结界,狠狠撞上巨大的笼子,爆裂的气以逆时针的方向切割,紊乱的能量在无限压缩的空间内膨胀,轰然爆裂,天地震荡。

“吁”忘川稳住身形,半空中无数石粉坠落,气流如刀割裂空间,几条巨大的裂缝凭空出现,空间震荡破坏了稳定结构,鸠雀设置的铜柱护阵开始晃荡,地面震颤,贱啸四起。

忘川伸手,慢悠悠打出几个简单的符箓,他最重基础,大量的时间花在研究基础符文上,进步不可谓不快,就算是和蓝深之类的女尊比起来,单论对能量的理解,他也许还要高出几分。于是,稳定空间和能量结构这种事情,他最擅长,只是几个简单的手印,拉伸柔化结界,残缺的高台便稳定下来。

忘川垂眼看高台之下碎裂的地面,几条深深的沟壑被拉开,不少来不及躲避的人坠入其中,怕是早已被狂猛的空间乱流吞噬了。

暗鸦双目爆射出精芒,“果然有意思,不过,这样的攻击,姜女能够抵挡几次?”

忘川道,“尽填充一次能量能够连续攻击十次,每一次攻击的间隔时间五分钟”忘川扭头,“鸠雀,带人去东罗,杀掉此刻在储能中心的全部人。”

鸠雀双手抱拳,闪身退开,扬手打出一个信号弹,集结了百余十山战士全速出发。

“林萧,带人查探此地方圆十里,务必找到设置定位的末端控制点。”

林萧起身,招了十余人消失。

“樊落,把你准备的东西架起来吧,想必姜女抗过这十次连续攻击后,文渊的飞船也该准备好进行后续攻击了。”

樊落躬身而起,闪身消失。

忘川最后侧头对一脸不耐烦的饿狼和屠夫道,“女尊们就交给你们保护了,少了任何一位,或者,有任何胎儿因此不能顺利出生,你们就拎着自己的脑袋来祈求姜女的宽恕吧!”

暗鸦勾起嘴角,“鹄,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鹄起身,“忘川先生,我真是非常不愿意和你对立,合作是三赢的事,你不该如此固执。”

忘川背手而立,凤目低垂。鹄无奈,飞身而出,半空落下铺天盖地的翅膀,如一团乌云飘向东罗。

樊落消失不久,广场之外的地平线上突然升起一圈钢铁制品,几个巨大的轮胎承重一个巨大的钢架,钢架之上铺满一块块正六面体小方块,小方块互相连接成一片巨大的储能器,钢架朝天,却是密密麻麻的能量喷射口。数量庞大的储能器高速运转,空气中的能量以飞快的速度被抽离,外围几乎形成一个能量的真空地带,能量缺失导致的空间不稳吸引爆炸产生的巨大能量漩涡,高能被集结以光速传送至全部武器口。

“那是什么?”暗鸦好奇道。

忘川笑眯眯,“这丑陋的玩意儿能完结你全部的辉煌。”

暗鸦挑眉,“来试试吧!”

“只要你的飞船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姜静流扛过一次攻击,深吸一口气,收起卷纸,想要接过姜昊宇。青候快速道,“尊者,还有九次连续攻击。”

姜静流复又掏出几卷符纸铺在脚下,双手执笔,艳红的液体在空中挥洒,瞬间便成一幅。

“五分钟间隔,第十次攻击最强烈。”青候呼吸急促,“定向攻击必须在方圆十里的范围内设置控制点。”

“所以我们要在每五分钟间隔的时间内搜寻方圆十里内的任何可疑点?”

“必然是在地面,需要强大的频率调节器,能量消耗强大,后备必须有超过一特以上的灵石。”

姜静流双目发光,“能量的事,我比较擅长!”

收起完成的符箓,姜静流具现空间,一片幽深的宇宙凭空出现在高台之上,她努力调整空间的运行,将一条几乎已经要愈合的裂缝对准之前一次爆炸产生的空间乱流,乱流被虚空吸引,似乎找到归家的方向,快速流向空间。姜静流撒出一把红色的种子,种子被风吹向四面八方,双手比划手势,种子坠落地面,沾土发芽,快速攀爬铺面地面,“这是红蒲,没什么用,依靠能量生长,能量越多的地方生长越是旺盛,空间被这个东西侵占会非常恼火,但用在这里就很好。”

姜静流运尽目力,红蒲蔓延开去,不同的方向生长的速度不同,最后长成一个巨大的箭头摸样,直指东北方向,以一个点为中心,红蒲层层叠叠铺天盖地。

“就是那里了!”

姜静流调出空间中的裂缝,开启,虚空似乎黑洞,贪婪地吸收周围的一切能量之物,一呼一吸之间,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沟壑,山石虚化入界。姜静流抹一把额头的汗,“找到了,被奇怪的能量保护着。”

青候惊骇地看向姜静流身后的虚空,那庞大无匹的空间,长满野草的荒原,高天阔地,天幕上两条狰狞的裂缝如最虚无的宇宙一般,她的空间只是半露而已,但强大的压力已经让他几乎消耗一空的身体不能承受。

“那是苏洛的能力,她对空间有一定的操控力。”

“只是一点而已,我倒要试试这一点能不能抵抗我这破碎的空间。”姜静流心下发狠,巨大的空间完全显现,空间和空间对撞,那薄弱的操控力顿时消散。

苏洛吐出一口鲜血,恶狠狠地瞪向碎裂屏幕上展现的高空场景,“姐们,你的尊者可一点也不考虑你的死活啊,既然如此,我又何必顾虑?”苏洛单手一抓,扣住蓝深的颈项,将她的身体甩出控制室,高高扬在半空中,顶向那庞大的空间撞击的方向。

蓝深心中操了一句,双手从袖中摸出准备好的一些符箓,可惜符箓等级太低,还没来得及使用便被吞噬。

苏洛笑一笑,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液,侧头看一遍惊骇的晴光,“去把那两个小子给我带过来。”

晴光低低应了一声,片刻拎着两个挣扎的小孩出来,顶天立地大声叫骂,晴光将他们甩在地上,垂手而立。顶天立地手握镇印,一边大骂,一边却在疯狂回忆上课的时候尊者教导过的镇印的使用方法,强迫静心,感觉铜牌中封印的符箓能量流动方式。

苏洛手指微动,将两个小孩掐住,试图继续扔出去,不料顶天和立地手中的镇印射出强烈的光芒,燃尽整个控制室,苏洛来不及遮挡面部,只觉双眼热烫痛苦,瞬间失明,而面部更是灼痛,她尖叫着,“杀了他们!”

晴光似乎有些胆怯地抬眼,握住袖中藏好的匕首,抽出,射出,利刃斜斜擦过苏洛的颈部动脉,剑气划破皮肤。

热烫的血液喷射而出,晴光白衣染红,转身飞快奔向大门。

苏洛疯狂地尖叫,一手捂脸一手捂颈项,干脆爆发全部能量,将顶天立地甩出控制室,自生自灭。

姜静流缓缓接近终端控制室,“有人!”单手打出几个符箓,符箓缠住蓝深、顶天和立地的身体卷向平台,蓝深瘫倒在地面,面色苍白,顶天翻身坐起来,连滚带爬过去,“你没事吧?没事吧?”

姜静流瞟一眼半空,又是一道刺眼的闪电****而来,她不管不顾撞向控制室,控制室瞬间粉碎。巨大的能量流如江河入海一般流入姜静流的空间,卷起草叶无数,空间中翻飞的狂沙渐渐聚合,一座座山脉初显。

闪电失去定位,似乎顿了一秒,姜静流收回空间,侧身打出一连串手印,高台硬生生被拉开十余米。但十余米的距离完全不够,她扬开符箓卷,又是一片金光迎击而上,更强劲的爆炸发生,空间坍塌,一层层虚空交错,狂暴的能量差点将姜静流卷入。青候一手抱住姜昊宇,一手搂住姜静流的腰,双脚勾住顶天和立地,狂风中飘摇。

姜静流回过神来,却见不远处的地平线,一个巨大的钢铁怪兽似乎欢快地吸收那些逃逸出去的能量,形成一个巨大的能量集结体,那是樊落的笨办法,无法顺利制造出二级三级的储能器,干脆用全部的一级储能器组成一个巨大的二级储能器,快速高效地运转压缩能量,达到三级储能的功效,为工坊提供充足的能源。这个简易的动力中心,居然被拿出来做武器的能源了,真是不知该说是天才还是土法炼钢。

姜静流稍事休息,还没喘够气,第三次第四次攻击相继而到。姜静流连续抗了两次,周围的空间塌成一团,扭曲的界限几乎将她孤立起来,若是再继续爆炸几次,她必然被强大能量硬生生撕开的空间吞噬。

“看起来,我倒是真的低估这位尊者了。”暗鸦神色严肃,掏出一个联络器打开,“聚集能量,齐射吧!”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暗鸦又拔出一个号码,“文渊,准备好了么,可以出发了!”

文渊的声音在联络器中异常清晰,“了解,立即启动。”

暗鸦关闭联络器,“怎么样,你觉得自己胜算有几分?”

忘川勾起嘴角,“不管你的胜负如何,我只知道你是死定了。”

暗鸦扬眉,“如何说?”

忘川淡淡道,“我从来不会让破坏黄泉环境的人多活一天,你看看周围我的黄泉我的血肉”

暗鸦毫不在意,身体跃跃欲试,那个女人,居然挑起了他长久以为沉寂的欲|望。

青候放开姜静流,低头看姜昊宇,这不知世事的婴儿居然睡得如天使一般,完全不知外面已天翻地覆,青候苦笑一声,手指轻轻戳上他娇嫩的皮肤。

姜静流咦了一声,“齐射?”

青候抬头,心中叫苦。

姜静流双目微沉,同时又感觉南方半岛自己设下的蔷薇阵有异动,心越发下沉,她默默掏出空间中的黑铁棒,双手轻柔地抚摸。

蓝深长叹一声,“总归是要死的。”

姜静流冷冷将铁棒插入地面,如刀切豆腐一般,铁棒半陷入石板,这铁棒似有万钧之力,只这一个动作,飘在半空中的高台便开始沉沉下降,沉重地落在地面上,飞尘无数,“我都没让你们死,你们有谁会死?”

沉入地板的铁棒,黑色的表面流光,一线线黑色能量线交缠射出,一圈圈虚影散开,能量线和虚影编织出一朵巨大的莲花,花瓣层层叠叠包裹几人。姜静流放开铁棒,端坐于前,双手拉开架势,以飞快的速度打出一个个繁复的手印,青候的双眼只来得及看那些手影,但身体周围能量的流动却明白滴告诉他,姜静流在干一件危险的事儿。

暗鸦伸手捞起酒壶,惬意地看天边五条流光,因为失了终端定位控制,流光的目的地不同,但是,同时爆炸的大范围攻击足够掀翻地壳,再强的防守只怕也要飞灰湮灭。文渊的飞船一到,再一次齐射,忘川身后的那些女人,便是永远属于他了。

忘川双手轻握,拇指和食指打出一个响指,双脚似乎只轻轻移动了一下。

流光眨眼便至,没入地壳后停顿一秒,地表如整块石板被从地下顶翻一般翻转,而后是连续不断的爆炸,空间坍塌形成一圈黑色的虚影,山石沙土瞬间化为无物。

“啊物质被虚化了。”暗鸦有些叹息,“尽的攻击力果然非常不错。”

忘川身后的女人们发出惊呼,恐慌里带有更多的绝望,那些被强行征召的姜家家臣更是丢人,大概是没有经历过如此的事,不少人瘫软在地,如果说没有加入姜家之前是活在生死边缘,那么现在几乎是直接宣告了他们的死期。

忘川冷哼一声。

暗鸦道,“你还不死心么?”

忘川抬起下巴,“你的耐心似乎越来越不够了。”

暗鸦沉沉一笑,突然,面色变了一变。

漫天烟尘之中,灰烬的余温中,似乎升起一股狂风,卷起沙土无数,推开山石,一条巨大的异兽尾巴从中射出,铺天盖地的青影凭空而降,狠狠打在地面。尾巴盘在地面,微微用力,烟尘中,露出两只高高扬起的肉翅,青色的羽毛似乎吸收阳光。

暗鸦退后一步,“那是什么?”

忘川笑一声。

暗鸦转头看忘川,“那是什么?”

忘川保持微笑,不语。

巨大的肉翅动了,半空中扇了一扇,风吹烟散,一颗巨大的蛇头仰天长啸,凄厉的兽鸣震彻天地。

肉翅再扇一扇,滚石乱飞,庞大的蛇体游移盘起,尾部固定,身体直立在半空,肉翅铺张天地,巨头低垂,两只金黄的兽瞳直视残缺高台上的众人。大蛇的动作异常灵敏,解开身体游动几次,避开樊落的钢铁怪兽,贴近高台,大头触向台阶,冰冷的瞳孔盯住暗鸦。

暗鸦身体动也不动。

蛇头上缓缓站起几人,赫然便是姜静流。

姜静流单手握一根黑色的铁棒,另一手打出无数手印,一条条巨大而美丽的能量流从虚空中被牵引出来,射向遥远的南方半岛,能量的洪流引动潜伏的蔷薇,巨大根蔓从深深的地底翻滚而出,粗壮的蔷薇藤攀爬而上,须臾之间,整个城堡被一株巨大的蔷薇环抱,无数平台被毁,停靠在平台上的飞船被坚韧的蔷薇藤环抱其中。生长,攀爬,热烈地开放,向虚空中索取,交缠的藤蔓延伸向半空,凝固成一株巨大的树,千万亿垂坠的藤蔓卷起无数的人和兽。

姜静流低头,冷冰冰地看向暗鸦,向身后的平台打出手印,从深深的沟壑中捞出哀嚎的人影,又打出一个庞大无匹的结界笼罩整个平原,渐渐收拢,无数奔逃的人被结界强力收缩,最后聚集在平台之下。

“跑什么呢?受降仪式只完了一半,而我,你们的尊主,还没来得及向你们宣告你们的信仰。”

巨大的蛇头亲昵地贴上姜静流,双翅环抱,线条妖异美丽。

姜静流仰头,冷清清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角落,“万川集海,万物汇宇,万理归一。姜家立世,利万物,毁万物,曰若水。”水音未落,姜静流空间具现,山影之后水影涛涛,万丈悬瀑奔涌而下,流淌环绕万千荒地,无匹巨力从空间中倾泄而出,一颗黑色的石头崩裂开去,密密麻麻填充在那条最小的裂缝上,直至消失不见。空间震荡,泄露的能量铺面而出,无数地底翻出的土壤中沉睡数年的种子迸发,叶成枝,枝生芽,芽成花,花结籽。

“居然升级了!”忘川似乎自言自语。

暗鸦惊骇地看平原成森林,世代更替,小树终参天,“如此声势浩大?”

忘川双眼微眯,“真是,捡到宝了!”

奔涌的能量汇成一线,直奔天外,环绕黄泉赤道运行的检测器红灯闪烁,一组信号以超越光的速度在宇宙中扩散开去。

边区十号,巨大的钢铁城堡中,银发女子身体一震,目光如电穿透空间,视线在宇宙中奔涌,从黄泉的上空俯视,冰冷的脸居然化出春花般的笑容,“原来如此!”

宇宙更深处的巨大殿堂,高挂圆形徽记的台阶之上,屏幕上如沙海一般的星空中,一个微小的点逐渐放大成一团星域,星域拉近成星系,一只苍白的手定住星图,“哦,高能反应。”

“一颗半熟的果实妄图逃逸,一朵蓓蕾半开半放,两种能力加成,高能反应。”

“是该到采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