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钱怎么分(1/1)

参加完何先生的酒会,与监察会的执行长愉快交谈一次,结果就是次日姜静流便接到了雪片一般的邀请函,各种商业团体的酒会,各种性质的交流,以及以品尝美食、交换收藏品等等名目进行的各种人脉资源交流。姜静流仔细看了每一张邀请函,从里面挑了几张关于能量作物售卖交流、物种交流、种子收集等等相关的,让春元学着去处理。春元拿了这些请帖,去人力市场雇了一个本地人,用那位本地人的联络器进行网络查询,按照标准格式回帖,在印花精美的手工纸上流畅地写下一行行漂亮的花体字。

鸠雀支取了一大笔钱,去老街订购最新流行的服装、首饰,又按照忘川提供的地址去找他的几个老朋友,前面一件事办得挺容易,后面一件事却不怎么顺利。鸠雀丢开第二件事,又去找了手工艺人打造专用的名片,地址落在租用的庄园上,名片上雕刻姜家的徽记并一些符箓的标志性符号。钱足够,效率就高,姜家一行人很快就穿上的兆丰最流行的衣服,俨然本土人,开始赶场一般的参加各种交流会。

姜静流最感兴趣的是能量作物交流会,收集资料的时候遇上何先生,何先生又从中介绍了几个兆丰最出名的交流会,引荐姜静流过去报了名,姜静流一下子对这个何先生极其敢兴趣,这年头这样热心大方的人已经不多了。

花都是兆丰一年一次的花卉类作物交流会,姜静流只带了姜昊宇和流川同行。流川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抵达城郊绿光森林的深处,搜寻了坐标之后才发现密林中的一个绿色藤类作物编织而成的拱形门。因为汇聚大量的能量作物,为防止能量作物在现实中能量溃散导致降低品级,会场周围做了周密的安排,高耗能的能量罩和各种隔绝气息的作物密密麻麻,只这一个拱形门上就分布了三层能量罩,但效果依然不好,远远就能感觉到会场扩散出来的能量。

“好浪费!”流川顺着沥青大道,穿过密林,把车停在会场侧面的停车场,已经有不少的陆地车占据停车位,空中还悬浮了不少样式独特的飞行器,流川下车将姜昊宇顶在头上,姜昊宇指着一架大红色的飞鹰哇哇乱叫,“比暗鸦叔叔的巨鹰漂亮多了!”

侍者引领三人进入会场,在签到处缴纳了能量耗损费,一人一灵石,姜静流感觉有点亏。

会场布置成纵横整齐的格子,格子中摆放了高大的透明罩子,罩中存放各种奇特的能量作物和种子,巨大的腾类作物攀爬在架子上,一串串洁白的花骨朵悬垂,又有不足手掌大小的盆栽作物,顶端一朵小小的粉色单瓣花。每一种作物的旁边都有一张标牌,详细地标明了作物的科系,等级,作用等等。

地方太大,流川拿了一张宣传单,将姜昊宇架在自己肩头,姜昊宇抱着流川的头,小脑袋贴着他的脸,好奇地看简图,“我们从东边走,一列列地,转一圈儿。”说完侧头道,“妈妈,这边还有吃的,我转半圈就要去吃。”

姜昊宇有一个黑洞一般的胃袋,消化速度惊人,姜静流已经有快要养不起的感觉,斜眼看流川也露出嘴馋的表情,更是叹一口气,自从这家伙成功变幻人形态和兽形态后,食量剧增,平时不进食,一旦进食那量就是以吨来计算。

姜静流看了几个摊位,大多数摆出来展示的均是一二级作物,有牧草类、草药类、观赏类、偶尔出现一两株三级的作物,围观的人不少。从人流量来看,最畅销的还是各种粮食作物和药材、能够萃取纯净能量的能量作物,以及可以在科技系统中使用的作物。姜静流对粮食和药材不太感兴趣,着重看了几样科技材料。

流川抬头看一株十余米高的笔直树木,书皮上有类似动物鳞片一般的外壳,发出温和的月晕一般的光芒,“唔,姜女,你看这是什么?”

姜静流凑近了看标牌,“楠木变种三代,二级作物,多年生乔木,无花无果,扦插繁殖,材质坚韧,多用于制造机甲的关节零件。”

“才二级啊,这架势看起来不低于三级呢!”

“我看看要多少钱”姜静流数了一下标牌最下面的价格,一长串的零,计价单位不是钱而是灵石,“好贵!”

“并不贵,这是最近几年培育出来的新品种,能将机甲关节质量提高百分之三十的品质,赢家最新一批战甲指定材料之一。”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来,“如果培育成功,这将是摇钱树。”

姜静流抬头,楠木下是一位看起来很严肃的中年男子,很刻板的神色西服,只有领口、袖口处露出一点白色的衬衫,“能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如果有购买的意向,请先交纳一百灵石的保证金。”

流川嘘了一声,“什么破玩意这么值钱?”

中年男子冷冷扫一眼流川,居高临下,流川敏感的兽类神经立即接受到来自对方的恶意,全身肌肉本能地绷紧了。

“不好意思,小孩子还不懂事!”姜静流皱眉,拉开流川。

流川很不爽道,“他那是什么态度呢?”

“我们可不是来吵架的。”

“也不是来受气的好吧?”

姜静流哭笑不得,“不管买不买的都让介绍,他就是有十个人也忙不过来啊,收保证金也只是挑选一下客户。”

“那我们摆摊的时候也要收。”

“你爱收多少收多少!”

流川一下子高兴了,姜昊宇拉拉流川的头发,“哥哥,那边有一挂好大的植物瀑布,好漂亮。”

三人挤过去,却是一家在做活动,女尊从空间中掏出几挂巨大的休整好的植物瀑布,一串串丝丝缕缕的串起无数米粒大小洁白的小花,远远看去如一挂碧水上点缀春花。

“没有南半岛上的蔷薇瀑布壮观啊。”流川挑剔了一下。

姜昊宇嘟嘴,“为什么要和妈妈的比?”

姜静流拍一下姜昊宇的小脚丫子,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她转身,正是何先生。今日何先生打扮得特别称头,大背头、西服、皮鞋、白手套,色彩搭配黑白灰,果然比晚上见面花花绿绿的样子看起来可靠多了。

“姜女果然也来花都了!”何先生笑眯眯,左右看了一番,“怎么没见鸠雀先生和暗鸦先生呢?”

“只是随便看看,用不了太多人。”

何先生抬头看重叠在一起的姜昊宇和流川,“这两位小先生怎么称呼?”

“姜昊宇和流川。”姜静流并没有多说,“花都里的植物非常多,我转了好几条街,几乎没有相同种类的,何先生有什么好介绍吗?”

“外面放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何先生非常懂行,“我每年为家里采购不少这些东西回去给尊者们玩一玩,主要是了解别的尊者空间的能量构成。这里大部分的作物都是一些试验性的产品,可升级性非常差,但是能给人提供不少有参考价值的东西。”

“那边有一株变种的楠木,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那算是这一次会场内能看见的比较好的玩意儿了。”何先生向姜静流道了个歉,抽出一支香烟,夹在指间,慢悠悠吸一口,“来自中心区域一个新生的家族,这个家族主要售卖武器,所以定向培育的作物也是和这个相关的。”

“听起来很不错的样子。”

“公开了三级以下的作物,赢家垄断了百分之八十的采购量。”

“那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参与这种性质的展会。”

“不不不!”何先生笑眯眯否认,“赢家的采购价格并不高,真正赚钱只有依靠零售。不知姜女是想买哪一方面的作物?”

“只是买一些少量的种子,回去研究一下。”姜静流仔细观察何先生的表情,“你知道,流放星的环境比较恶劣,普通的作物很难种植,这些能量作物买回去种植虽然能量溃散后会降级最后成普通作物,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可以稍微改变一下环境。”

“那牧草类和灌木类的作物不错,便宜又量大。”

姜静流笑,“是的。不过,我们的兄弟有深入外域,带回来一些比较特别的玩意儿,我们都不能处理,想找懂行的买主,以免浪费了。”

“哦?是什么样的东西?”

姜静流向流川抬一下下巴,流川从身后拎出来一个小箱子,就要打开。

“慢!”何先生忙阻止,“我们找个地方喝茶,慢慢谈。”

姜静流同意了,流川扣上盒子,凤目微眯。

何先生很会找地方,一行人在热闹的会场转了几个弯进入一条林荫小道,最后穿过一道白色花朵组成的拱形门进入一间极幽静的茶室。四壁均是绿柳编织,墙角挂满红花,阳光从屋顶射下来,偶然又有异样的花香。漂亮的侍者们温言软语,流川一路走一路大开眼界。

座位在隐蔽的角落,流川将姜昊宇从头顶上抓下来,姜昊宇乖乖在沙发上坐好,偏头看何先生,圆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

几人坐定,何先生掏出一块手帕擦擦额头上的汗,“会场太乱,也不太安全。”

流川冷哼了一声,将盒子搁在桌面上,打开。空间折叠,盖子一打开,一层层的平台从盒中升起,几乎铺了一米余高才算停止。共有三层,每层四格,每一格中均是一个小巧的花盆,盆中袖珍的作物看起来可爱极了。

姜静流掏出一个小花盆,递到何先生面前,有点可惜道,“能量已经流失一部分了,但还能看出它先天的资质。”

何先生掏出一个小巧的放大镜,接过花盆仔仔细细观看,作物只有指头粗细,十厘米左右高度,五片叶片,叶片浓绿,边缘带红。何先生心中有点惊诧,居然是三级能量作物。对现实而言,三级以上的作物不做任何处理措施的话,能量流失太大,如果能量的流失对本体发生破坏,将影响整个成株的品质,所以任何公开的场合均是看不到三级以上的能量作物。但是,他手中这一株,虽然有能量损失,但依然保持着非常旺盛的生命力,忍不住赞叹道,“非常漂亮的三级红果树啊!”

姜静流又抓出一株银白色的作物来,姜昊宇嘟嘴道,“妈妈,这个也要卖吗?”

姜静流摸摸姜昊宇的头,“我们自己也很难种出来。”

姜昊宇叹一口气,“好吧!”

何先生愉快地接过去,越看越是疑惑,“是变种还是”

姜静流摇头,“不知道,拿到手便是这样的,本来有三株,我们种了两株,都失败了。”

“姜女想怎么卖?”

姜静流有点苦恼,“何先生,你知道,我们也是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情。”

何先生习惯性看向流川,惯例都是男人和男人进行交谈,但是他的视线过去,流川并不看他,反而毫不在意地挪开,自顾自地掏出一个小小的花盆,牵起其中一株艳红色的花藤在手中把玩,如果没有看错,那玩意是三级的紫草。何先生心潮澎湃,面上努力保持平静,“流川先生怎么看?”

流川懒洋洋道,“外面那颗变种的二级楠木要一万灵石,我这三级的,价格在后面加两个零并不过分,你觉得呢?”

何先生脸都要黑了,忍了忍,不便在女尊面前发脾气,温和道,“变种楠木的价格是二级的顶级,大部分的二级作物只能卖一百灵石。三级作物成株从一千灵石至五千灵石不等,幼株的价格只有成株的三分之一。”

流川把盆栽从何先生手中收起,放回盒子中,按下开关,一层层架子叠好,盒子又变成小小一块儿,他从腰间挂的口袋里摸出一枚指头大小的果实,“这是那株银果的果实,你尝尝。”

何先生虔诚地接过来,放在鼻端,深吸一口气,纯净的能量的果香从鼻尖深入肺腑,能量冲刷身体,每一个毛孔均张开。

“吃吧!”

何先生道一回谦,将果子放入口中,牙齿轻轻咬开,晶莹的果肉化成汁水流入喉咙,延续刚才毛孔被打开的效用,身体每一根神经都被能量撩动,忍不住呻|吟一声。流川道,“就这样就受不了了?”

何先生双眼黑亮,带着**被撩动的湿润,“还要深入的感觉。”

“能量恢复速度也很快,这只是我们使种的那两株枯死之前接的小果子,还没长大呢!”流川有点向往,“如果是成果,不知道是多么**的滋味。”

何先生点头,流川得寸进尺,“你觉得这样的果子,不值我说的价钱吗?”

何先生笑,视线对上流川,“流川先生,请原谅我直话直说。”

“你讲!”

“所有能量作物的流通,有自己的通路。”

姜静流微微点头,因为母亲还算是个不错的空间携带者,产出的能量作物品质非常不错,所以对外售卖生意很好,每年开年便要向监察会提交当年的产出量、售卖量等等相关事宜,成株售卖更是要到监察会备案编号,然后交予监察会认可取得售卖资质的经销商进行买卖活动。买主和卖主成交的价格可自行协商,但必须缴纳通过监察会和经销商的费用。

“我只有金属材料的售卖资格,姜女的货想要卖出一个好价钱,咱们要好好计划一番。”何先生的眼中射出对金钱强烈的**来,“首先,我们先确定,钱怎么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