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什么好处呢?”暗鸦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第七星域的兄弟们已经抵达,今晚下地,会面安排在明天早晨。你看,我对目前的生活非常满意,冒险进入中心星域可不是什么好选择,要知道,监察会对流民从来不手软。”

“你必须去!”

“其实,你完全可以走另外一条路。”鸠雀捞过姜昊宇的小身体圈在自己怀中,“你在中心星域拥有合法的身份,只要向当地监察会报备取回备份的数据资料,重回姜家,一切都又回来了。”

“你是在试探我吗?”姜静流看鸠雀,“突然听见你这样深明大义的发言,感觉很不习惯。”

“这是嫉妒!”流川看姜昊宇银色的头发和瞳孔,“姬太?他是姜昊宇的父亲吗?”

姜昊宇听见了,好奇抬头,“我也有爸爸吗?”

姜静流笑,“你当然有,还有一个姐姐。”

“姐姐和我长得一样吗?”

姜静流停顿一下,“我也不知道呢,你们刚生下来,就被分开了。”

“是姬太吗?”暗鸦突然来了兴趣。

姜静流看他一眼,“是的,他无法忍耐依附女人的生活,我就被处理掉了。”

暗鸦手指点了点,“那么,姚女带回来的那些武器的样品和你在受降仪式上使用的那个神秘武器,有关系吗?”

“使用的是同一个能量体系,他很聪明,是机械天才,武力值也很强大。只是学会了一点基础,也许研究了一下我送给他的一件兵器,从结构上进行了优化,做出来的那些武器,只能说还行。”姜静流说得当之无愧,“我做出来的武器威力,你已经体会过了。”

“如果你为我定制一件武器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郁女已经迷上你了,非法带一个流民进入内域,并不困难。”姜静流没有正面回答。

暗鸦可惜道,“那位姬太先生,想必很年轻。”

“当然!”

“确实是太年轻了啊!”鸠雀感叹一下,“他应该再狠一点,就不会有如今的麻烦了。”

流川疑惑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为什么听不懂?”

姜静流起身,“没什么,你快去准备晚饭,看看春元怎么还没回来。”

春元带回来市场上无数新鲜的玩意儿,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但凡觉得不错的东西一模一样打包十来份给兄弟们带回去,各种影像资料准备了不少,还收集了从内域流传出来的各类明星的图片、影片资料,甚至还按照忘川的要求去搜寻了几个连载了几百年的漫画和小说的续集。林林总总,带了足足十余大包回庄园。

令春元特别兴奋的一件事是,他在市场上遇见了一位尊贵的少女,那位少女似乎对他特别感兴趣,不仅陪伴他一整天,甚至很慎重地进行了追求,还主动支付账单哦!春元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待遇,差点儿把持不住,表面上为了维护姜女的尊严拒绝了那些金钱,但是身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

“她问我有没有成年,有没有签约!”春元一边和流川收拾厨房,一边兴奋道,“签约是什么?”

鸠雀为姜静流两母子准备果汁,“可怜的少年,你是不是觉得那位美女让你感觉非常愉快。”

“是的。”春元想起黄泉上那些强悍的女人就皱眉,悄声道,“像鲜花一样娇嫩多汁,柔软咱们黄泉上的都是老叶梗了,又计较又精明,一点风度都没有。”

“花有什么好,吹一口气就残了,我喜欢有嚼劲的东西。”流川飞快运刀,薄薄的土豆片倒伏的菜板上。

“兄弟,你是腾蛇,你的牙口实在太好了。”

鸠雀将果汁倒入水晶杯中,“少年,越是漂亮的鲜花下面隐藏了越加锋利的毒刺。签约之后,你会为你之前享受到的一切优待付出代价,你的骨血、才能、精神全部都不自由,你完全属于那位少女。要像平常一样说尊者我今天想要吃土豆,对不起,尊者只会告诉你,她不喜欢土豆的颜色,请以后牢记,不要再犯。”

春元张嘴,“只是土豆而已。”

“哦,这可不是土豆的问题。如果哪一天在厨房中忙碌的变成了女人你也许可以和她们讨论讨论这个问题。”

流川皱眉,鄙夷道,“我完全不信任她们在厨房中的表现,每次姚女想要表达一下爱心,姚复就会拉肚子。”

“如果她天天表达爱心,就绝对不会发生这种让人遗憾的状况。”鸠雀笑眯眯,“少年们,想想啊,谁规定了什么事情必须是男人做,什么事情必须是女人做?”

“没有。”

“啊,去寻找你那位美丽的少女,你会发现你的生活被详细规定好了。”鸠雀愉快地端着果汁走出厨房。

春元和流川对看一眼,异口同声道,“外面的世界太奇怪了!”

对于这个奇怪世界的话题,到饭桌为止,晚餐的菜谱非常丰盛,春元和流川这两位正处于饥饿状态的青春期少年做了满满十几盆的各种肉。姜静流只捡了一盘一级蔬菜,一边喂姜昊宇,一边喝果汁。姜昊宇年纪太小,很快就把爸爸和姐姐的事情忘记了,但鸠雀显然记得很牢,晚饭后的例行会议心不在焉,视线一直落在姜静流的身上,探究。

姜静流安排完杂务,把姜昊宇丢到浴室清洗后哄睡,鸠雀双手抱胸,坐在床边看姜静流,“你在和谁赌气?”

姜静流将头发梳理整齐,“你在说什么?”

“你应该知道,你要回到正常的社会很简单,为什么不那样做?”

“你在怂恿我辜负黄泉上的一百万子民吗?”

“不要扯开话题!”鸠雀起身走到姜静流的身边,双手搭上她的肩膀,和镜中的她对视,“你懂我的意思。”

“是的,我要回归正常的女性世界当然很简单,但那不是我喜欢的。”

“你也可以向监察会举报那位姬太先生。”

“我不想谈他。”姜静流放下梳子。

“那么,我们换一个话题,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你觉得怎么样?”

姜静流叹一口气,“像这样的时候,我就会怀疑自己未来要走的路是否正确?”

鸠雀高高挑起眉毛,姜静流道,“给予你们过多的权利,导致我的决定被质疑,小心,你的行为会让我更多考虑节制男人的自由度。”

“是吗?”鸠雀完全不在意,双手滑下姜静流的腰,“这种问题,在床上解决就好了,外延到卧室以外,会让他们怀疑我的男性能力。”

姜静流还没来得及回答,卧室门被粗暴地踢开,暗鸦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打扰到你们了吗?我这边有点急事需要立即处理。”

鸠雀侧身,“你真扫兴,我正在哄她上|床。”

暗鸦跨入卧室,抬抬手,手腕上简单的联络器红光闪闪,“第七星域的兄弟发出警报,需要援助。”

鸠雀立即走过去,“什么问题?”

“飞船在这个坐标”暗鸦指出一组数据,“被监察会的船拦截了,我们要去接应。”

姜静流起身,抓起外袍,“走吧!”

将姜昊宇抓起来丢入空间继续睡觉,春元留守庄园应付突击情况,姜静流掏出塞进空间的小战舰快速充能,领着暗鸦、鸠雀和流川三人上船。这艘船对姜静流来说非常具有纪念意义,为了牢记某些事实,她和樊落合作,将非常的动力系统改装,大大缩减了充能时间,又在飞船的外壳上做了些手脚。

暗鸦毫不谦让地坐上了主驾驶的位置,拉开操纵台,手指飞快开始启动,流川检查非常动力系统,鸠雀帮忙计算航线,姜静流经过三年的学习,对飞船的操作已经有了大概的概念,在一旁帮忙做点辅助性工作。

兆丰内能接受到几十条航线的的信号,但没有得到授权,暗鸦也只有强行夺取,在主机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姜静流将飞船隐匿起来,只片刻功夫,充能完成,光速冲出大气圈。

“公用航线非常麻烦,私人航线又太贵,尊者,你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暗鸦半奚落道,“作为一个行星的拥有者,没有属于自己的航线,实在寒碜了。”

“那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段时间内无法完成。”姜静流一边输入计算公式,一边核对鸠雀传送过来的数据。

飞船绕过兆丰赤道上密布的卫星,在信号的缝隙中穿行,夺取了一条私人航线的信息,伪装成一艘货船,向坐标位置进发。

“求援信号更密集了,定向跳跃吧!”

流川从动力室跑出来,“真是烧钱啊”

“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暗鸦道,“去,百分百充能,咱们要跳跃了。”

流川心痛得抽抽,把成箱的灵石倒入动力系统。

姜静流来了兴趣,从空间中摸出一个指头大小的模型,“我有设想过自己的航线系统,建立在符箓原理之上,首先,飞船应该是这样的。”姜静流摊开掌心,一块光滑的金属板出现。

“它看起来是一块铁片。”

“是的,现在它当然是铁片。”姜静流笑,“上面密布上万层的符箓,涉及一点儿空间知识。我对这个不太了解,所以只做出来这一点点大的东西,但是很有趣。”姜静流手指微动,铁片发光,一个小小的能量罩笼罩,铁片慢慢变大,足有尺余见方。

暗鸦和鸠雀设置好跳跃的参数,坐到姜静流身边,“唔,这样有点意思了。”

变大的铁片上,中心位置一个圆形的花园,似乎种植了几样五级以上的作物,之外的区域被分隔成几块。

“前端是操作中心,利用各种符箓设置航线,中央位置是能源中心,这些能量作物提供飞行航行和飞船内人员生活用的一切能源。”姜静流慢慢道,那些微缩的植物似乎开始发光,整张铁片亮起来,漂浮到半空中,按照她的指示上升、下降,“不用的时候就只有这么大,使用的时候就放大了,携带方便。”

“听起来确实很不错。”

“驾驶的方法也和现在不同,我这是自由航行。”姜静流笑眯眯道,“舍弃信号塔定位,每艘船驾驶室有自己的星图,在每颗行星上设置专用的符阵,飞船只要检测到符阵便能将到达过的行星记录入星图。符阵不损坏,永久使用,怎么样?”

“监察会会愤怒的,你抢了人家的饭碗,他们完全丧失了控制权。”

“所以这样的大事,怎么能草率呢?”

“你在向一个稳固的社会发起冲击。”

“不不不,我只是给你们多一个选择,一辈子吃一种菜,也会腻的。我不想取代监察会,那太艰难了。”姜静流收起铁片,“这只是我的一个设想而已,目前连制作出能独立太空飞行的模型都很困难,掌握空间技术很难。”

“玄女也许可以帮你。”

姜静流心中有一丝恐惧,摇头道,“她很恐怖。”

鸠雀来了兴趣,“你见过她?”

“一次很奇妙的体验,她将整艘船的空间锁定了,时间似乎也停滞,船上的人停留在那一个瞬间,她隔着几千米的空间将我凭空抓到面前,又原样送回去。我身边的人,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确实很可怕。”暗鸦半晌道。

飞船跳跃之后,出现在一个陨石带的边缘,一颗巨大的陨石冲向飞船,鸠雀立即变幻方向,船体倾斜,流川跳出来,“搞什么呢?”

“被追到陨石带了,真可怜。”暗鸦在屏幕上搜寻,果然在陨石群落中发现一艘小小的艳红色飞船被三艘黑色的监察会巡逻船包围,双方僵持,武器口全开。

“姜女,现在怎么做?”

“能联系得上他们吗?”

“我试试!”暗鸦将船交给鸠雀控制,在信号台上调试波段,几次模糊的声音后,终于清晰起来,屏幕闪了两下,一个大胡子男人出现,“暗鸦,你来了。”

“我更乐意来为你收尸。”

“让你失望了!”大胡子爽朗道,视线挪到姜静流身上,做了一个躬身礼,第七星域的人长相很有特点,眉眼较平,毛发粗黑,“姜女,非常高兴认识你。”

“很荣幸。”

“别哈拉了,大胡子,怎么配合你?”

“这是巡逻船,携带的武器杀伤力不足,只要你们引开一艘,我的火力能压制剩下的两艘。”

“你是想让监察会的人发现自己少了三艘巡逻船,然后派更多的后续部队前来吗?”鸠雀毫不客气。

大胡子耸肩,“那你有什么好主意?”

“你冲出三艘船的包围,靠近这个坐标”姜静流将坐标数据指给大胡子看,“进入这个范围后,保持不动,听我的安排。”

大胡子看向暗鸦,暗鸦点头,大胡子道,“好吧,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把命交代在这里了。”

屏幕上大胡子的飞船开始动作,向左冲突之后猛然下沉变幻角度,后退几千米后又闪向右方,暗鸦道,“大胡子看起来粗壮,其实很灵活。”

姜静流抓出一把符箓,从交流道布向太空,布置了一个巨大的隐匿阵。

大胡子的船实在狼狈,躲闪中还是被击中了三次,外壳破破烂烂,奔命一般冲入隐匿阵,阵发动,整片空间消失。三艘船似乎呆了一下,在大胡子消失的空间处小心翼翼绕了几圈,又用各种信号排查,没有结果。

“哦,发生了什么?”大胡子在屏幕上表情惊讶地问暗鸦。

“不要多嘴,按照姜女的指示就好,现在,你要安静。”暗鸦道。

流川穿上外骨骼,按照姜静流的指示,跳上大胡子的飞船外壳,将几枚符箓按入金属外壳,又从随身带的符笔在符箓之间画了一些简单的线条,连成一个简单的符阵。流川的动作很快,半个小时不到完成任务,顺利回船。

姜静流撤销隐匿阵,“现在,没有任何船会发现我们,跟我们走吧!”

大胡子哇哇叫,“好神奇。”

两艘飞船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兆丰,一路畅行无阻,偶遇航线上的货船,灵活地绕过去,只给货船留下一组杂乱的信号波。

抵达兆丰大气圈,暗鸦挑眉,“哟,我们似乎被发现了呢!”

姜静流起身,鸠雀将屏幕调大,大气圈内,几个停靠点上,黑色的监察会飞行器聚集,似乎在进行检查,核对进出入编号。

大胡子道,“哦,现在又怎么做?亲爱的姜女!”

“不管,闯进去吧!”

两艘船硬闯入监察会飞行器的监视圈,从飞行器之间擦身而过,片刻后,飞行器发出震天的警报音,监察会在兆丰各城市的据点接到消息,“外域飞船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