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雀对巫有一种莫名的热情,即使眼睁睁见她毫无反抗地跟随安宇的人走掉,依然对她的指示毫无怀疑,迫切地带着姜静流回家。带着一种对宿命的认同感,鸠雀认为自己在历史的洪流中必然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被姚家两系的女人进行过指导的人,从来不是无名之辈,真是期待我会以何种面目出现在历史书上呢?”鸠雀一边驾驶飞行器一边幻想,看一眼姜静流,“王夫和伟大的驯者,你会选哪一个?”

姜静流耸肩,鸠雀自问自答,“好吧,虽然你很可爱,但驯者是自我价值的肯定,听起来更带感。”

飞行器很快,太阳还没有下山两人就回了庄园。鸠雀下船,见春元悠闲地在花间浇水,抓住他道,“家里一切都好吗?”

春元怪异道,“先生,你只出门两个小时而已。”

“再仔细想想,也许你疏忽了什么。”鸠雀不满。

春元摸摸脑袋,恍然大悟,鸠雀一脸期待,春元道,“先生,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昊宇要玩摩天轮,流川把咱们剩下的金属全炼那玩意去了,现在正在后院安装呢!”

鸠雀满脸不高兴,春元疑惑地看姜静流,姜静流笑出声来,“鸠雀先生的身心已经做了最好的准备,要接受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你的疏忽有可能让他失去名留青史的机会。”

“一切也许已经发生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鸠雀毫不气馁,“晚上吃烤肉吧,正好可以欣赏欣赏安执行长弄出来的玩意儿。”

各种新鲜肉类摆出来,春元在庭院中升起篝火,又准备了各样瓜果和饮料,姜昊宇围着桌子腿转圈圈儿,流川一边切生肉一边将最细嫩的部分塞自己嘴中。

除了姜静流在研究各种奇怪金属以及界木的种子外,一切都很美好。鸠雀将烤制好肥美的肉塞入姜静流的嘴中,她托起一个小小的符箓模型正要显摆,不远处的夜空中却闪烁灯火,一大批飞行器在接近中。

飞行器停在庄园的结界之外,几个人影飘落下来,剩余的飞行器悬停空中,姜静流评价道,“我真缺乏安女这样执着的精神,来回折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呢!”

“姐姐真是好兴致。”安女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短衫,带了两个全身罩在披风中的男人闯进来,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随手接了春元递过来的餐盘,捡了一根烤肉串,边吃边道,“我把人全带过来了啊,姐姐你的决定是什么?”

姜静流抓起餐巾按一下嘴角,“想了一下午,怎么算都是亏本的买卖呢。”

安女凑近了,“怎么会亏本呢?只要走出这里,姐姐就能获得想要的全部材料,无限量供应。”

“没有你,我照样来去自如。”姜静流丢开餐巾。

安女紧咬下唇,大眼睛看着姜静流,“如果再加上技术支持呢!”

“还是给出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来吧。”

安女想了一下,示意身后的两个男子揭开披风,“好吧,姐姐这么直接,我也就不说暗话了,这是来自边区的赤侯和管伯。”

姜静流侧头看了一眼,愣了一下。

“真是……好久不见……尊者显然还记得我。”粘腻的声音湿哒哒,一袭红艳艳的衣衫挣脱披风显露出来,“原来,你还活着啊!”

姜静流垂眼,她更在意的是第二个男子,当年在东昊星监察会大楼之外肆意杀戮的便是他,玄女赢霜的得意手下之一。

安女拍手,乐道,“是熟人?这事儿就好办了。”

姜静流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坐下说吧。”

春元忙在餐桌边又加了三个椅子并三副碗筷,倒水烤肉,忙得不亦乐乎。

流传把红艳艳的肉塞嘴里,道,“你殷勤得太过份了啊,姜女的脸被你丢完了。”

春元愤愤,“你除了吃,什么都不知道。”

赤侯双目如钩锁定姜静流,不放过她面上任何一丝表情变化,看了片刻,又把视线挪向靠在她腿边乖乖啃水果的姜昊宇,怪异地笑起来,“你姓姜啊!”

姜静流不理赤侯,看一眼沉默的另一个男子,“这两个人男人有让我冒险带你出去的价值?”

安女大口吃完一小盘烤肉,努力吞咽,不直接回答,“姐姐觉得监察会怎么样?”

“还行!”

“即使被流放?”

“这可和监察会一点关系也没有。”姜静流笑眯眯地让姜昊宇一边玩儿去,“以我个人的经历而言,监察会很好地保障了我作为废女的生存空间。”

安女嘟着嘴巴,没有戳穿姜静流废女的假象,“即使强制你离开出生地?”

鸠雀掩下笑,侧头压低音量对姜静流道,“这是在策反?”音量压低了,但在座均是耳聪目明,听得一清二楚,鸠雀说完抬头对赤侯和管伯勾起嘴角,“玄女的代言人就这个水平?”

安女娇声道,“我一看姜姐姐就喜欢上了,才不愿意花言巧语骗她。我知道姐姐肯定早就知道监察会怎么处理女人,但是,我不愿意随便怂恿她做没把握的事情。玄女是我们边区最出色的尊者,无论从能力还是个人魅力而言,我追随她,也愿意为她寻找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

“如果姐姐对监察会有想法,也许可以再某方面和玄女达成共识,我最多只是一个桥梁而已。如果姐姐不愿意,那我们也可以以另外的方式合作,不是吗?”安女歪头,“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我们肯定是互相需要的。”

“现在你们需要我们比较多。”鸠雀恶毒地戳穿。

“可是,等姐姐下一次升级的时候,就会迫切地感觉到有一个盟友会非常必要。”安女有点儿抱怨,“我现在才两级,我的潜力最多升到五级,所以,等四级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找人来收割我。我不怕死啊,但最讨厌人逼我去死。”

“玄女部下有多少空间携带者呢?”

“整个边区和东昊星系加起来,不下亿万,但大多数是废女和一级空间携带者,超过三级的都被收拢重点保护起来了。真正能用得上的,只有数万而已。”安女不满地皱鼻子,“她们还是习惯那种养猪的生活啦,得过且过。”

“这是当然,谁愿意放弃安逸地生活去打仗呢?”姜静流很明白双月星之类边区小星上女人的生活状态,因为能力不大,基本上处于放养的状态,监察会对她们的挟制可以忽略不计,人生的头等大事不过是签约、生育和死亡需要和监察会打交道。

“等安宇把空间锁建立完毕,她们就会有清醒的认识了。”安女声音略提高,“大规模的收割往往都是安排在外域,空间锁可不会分辨对象因为你是废女或者顺民就不要你的命。”

“而且,老实讲,我也稍微有私心。安宇在外域没有物资基地,内域的通路航线又被玄女掐住了。新开辟航线是不可能的事情,依靠走私量不够大,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姐姐你了。”安女诚恳道,“没有足够的能量,安宇坚持不了多久的。”

“你们能给我的,安宇也有;你们不能给我的,安宇也有哦!”

“安宇有什么?”

“和他合作,内域的监察会暂时会承认我的合法身份。和玄女合作……我不认为我有和整个第五星域监察会对抗的实力。千百万年来,层出不穷的女性大能,未必没有比玄女更厉害的,但监察会的统治地位从未被动摇过。你们在做的事情……毫无意义!”

安女愤愤,忍了片刻,猛然起身,“原来姐姐是个这样懦弱的人!我们女人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地位,从来都不是短时间的事情,从最开始的被豢养到现在有一定的自主权,就是这样一件件毫无意义的事情积累起来的。”

“踏脚石?我没兴趣!”

安女毕竟年轻,虽机敏却也沉不住气,“我真错看你了!”

安女冲着走掉,姜静流转头看专心吃肉的赤侯和管伯,“你们不走?”

赤侯眉眼有一种凌厉的美感,“她会回来的。”

管伯开口声音便响亮得很,“玄女如果亲自来,会非常喜欢姜女。”

“她的口味倒是独特得很。”鸠雀吃了半饱,懒洋洋靠桌上,“不过,咱们姜女虽然升级了,但是距离玄女的要求还远得很,短时间内可能没法当她的挡箭牌。”

“有玄女在,姜女才不用担心被收割的事情。”

姜静流插话,“我对边区男人的现状更感兴趣。”

“没有监察会在头顶上唧唧歪歪,自由的空气非常好。”管伯中气十足,“保有边区和东昊星系旧有领土之外,新开辟的疆域,将按照比例分派给功臣。”

“哦?”姜静流稍微提高尾音,“崔家十几年前的平权运动,不就成了笑话?”

“那不过是雕虫小技,麻痹无知。玄女大人要做什么,从来不在口头上争锋。”管伯双眼凌厉地看向姜静流,“对姜女在黄泉所做的一切,我们玄女大人,一清二楚。她认为,你非常好。”

“兆丰的空间锁完成之后,锁定兆丰星系的空间,逐渐蔓延至边区星系和东昊星系,这个过程需要四年的时间。”管伯伸出四个手指,骨节分明,“这三年,我们驱逐海盗,开辟航线,外域环境已经肃清,接下来就要在各个次级行星派驻人手设立行政机构开始征兵。一旦这个程序启动,姜女的黄泉……”

“这是威胁吗?”

“不,这是玄女的要求,她认为和你志同道合,与其强压不如坦白。以玄女的势,不针对任何人,只要开始了,周围的小势力总会感觉到压力。当然,玄女还说了很多,如果有需要,姜女完全可以和她进行面对面的交谈,但是……你敢吗?”

深入边区和大BOSS交涉,姜静流目前还没这需要。

“那就是合作了?有什么好处?”

“好处?”赤侯吃吃笑,“让你们活着就是最大的好处。”

流川直哼哼,显然想直接将赤侯人道毁灭了,鸠雀以眼神制止了这个冲动的家伙

“男人的自由当然可贵,能够拥有行星和土地也非常艰难,但是,这和收割玄女后具现出来的庞大财富相比不值一提。据我所知,具现后的星系,签约者进入监察会后,能够直接成为执行长;女种的后代和相关族系在行星上拥有一切优先权利。”姜静流不是圣人,自认不能拒绝这样庞大的利益诱惑,“玄女死掉,符合大部分人的利益需求。”

管伯闭口,显然不想接下来的谈话透露过多信息。

赤侯伸展一下胳膊,“人性本贱,白白给的好处总被怀疑别有居心;直接压制吧,把姜女带回玄女身边,想要怎么做都可以。”

管伯眯眼看姜静流,似有意动。

不远处,暮色中,安女又气冲冲回来,愤愤道,“姜女就是想找两个点,第一,你们为什么放弃这么大的利益诱惑;第二,怎么把这场反对监察会的战斗蔓延到全部女性阶层。我说得对不对?”

姜静流扬起眼睛对上安女,显然回复是肯定的。

“有你这样做生意的吗?世界上哪有稳赢的事儿?”安女恨恨,“赤侯,管伯,我看不上这样人,走了,少了她就多花点儿能量的事,谁还非得要靠谁吗?”

这是要一拍两散的节奏。

姜静流在安女身上看到了年轻气盛的自己,端起水杯喝一口水,“生意,不是这样做的。”

“我当然知道,但我可不想做甲方做成乙方的姿态,哼,谁求谁还不一定呢。”安女丢下狠话,又踩着大步子往外走。

鸠雀扬起下巴冲赤侯,“玄女是这样调教手下的?”

赤侯回答得轻佻,“也不过是因为她姓安。”

鸠雀眼睛一闪,暧昧地笑起来。

管伯抬头,“第二个钢铁堡垒也要成了,间隔时间越来越短了呢。”

几人安静围座在餐桌旁,片刻后,身体周围又出现能量真空的情形,这一次持续的时间更久,效果更吓人,一直盘旋在姜家庄园结界外的飞行器似失去控制一般,自由坠落在围墙外的草地上,烟尘一片。

待一切过去,姜静流抬头看夜空中新亮起的一个光点,“鸠雀,去联系何先生,确定一下我们第二张订单的交货期啊。”

星辰之上,空间站安静地按照既定轨道运转,停机坪上起起伏伏飞行器和机甲,一队黑色飞行器抵达后,通道门大开,姚女巫走下来。

安宇张开双臂,亲热地抱上去,“巫,又看到你了。”

“这不是值得庆祝的惊喜,几百年前就预告过你再回的情形。”巫推开安宇的身体,大步向前走,“有吃的吗?我很饿,你的人太不会办事了,一路上什么都没有准备,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当然,我没有忘记你最爱的芦荟膏,我亲手做的。”

巫熟门熟路穿过通道,走向布置温馨的起居室,这里一切依旧,连沙发旁边摆的盆景也保持了记忆中的姿态。巫坐下后,一碟碟精致的点心端上来,安宇亲自递到巫面前,温顺得过分。

巫吃完两碟才慢慢住口,长舒一口气。

“你能来,我真高兴。”安宇心满意足。

“不要有期待,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这不重要。”

“也不要指望我像别的神棍那样说一些模拟两可的话,我只负责吃吃喝喝。”

“没有问题,你在一边看着就好了。”

“现在的环境真是越来越差劲了,想要升级,真是难啊。”

安宇认真地看着巫,“如果这是你真实的愿望,我会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