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旁观(一)(1/1)

姜静流还在为自己的飞船苦恼的时候,忘川便将自己负责的两个工作内容分类汇总,姜静流觉得这个老家伙无论做什么事情天生便带了三分的算计。他只查了一下姜静流的行程,在某个她决定陪伴姜昊宇进行一些基础符箓教育的时候碰巧在山坡下遇到她,然后闲聊了一番最近的杂务,又大概算了一下让暗鸦带到兆丰去的物资抵价几何,以及赤候在独自游览了黄泉公开的疆域后,终于决定将自己的地方建在南方半岛废墟旁边,据说他一眼就看中了那个高挂在悬崖废墟乱石上开放得热热烈烈的蔷薇瀑布,即使是花朵依然掩盖不住石缝中的森森白骨。

聊完这些闲话,忘川就随口提了一下东罗城下午有非常有意思的辩论,邀请姜静流去看一看,他已经准备好了飞行器和可口的点心。

姜静流便去了,这是自受降仪式后她第一次踏入东罗。

没有城墙的东罗不断向外扩张,在平原上修建起几个卫星小镇,条条柏油马路通达四方,城主府的高塔依然骄傲坚挺。

行政中心横在东罗市的主要大街上,早已不复往日的寥落冷清,远远便见人群汇聚,各个小团体聚拢,拿着什么东西热烈讨论。

飞行器停在行政中心顶层的停机坪上,屠夫亲自来接姜静流,接过姜昊宇的时候和他做了一个超级丑的鬼脸当着打招呼。

屠夫对由他负责的行政中心很是上心,管理风格略显粗暴直接,但却大气极了。这里没有多余的装饰,墙壁显示出石头的本色,表面一些原始的简单线条浮雕,从扶梯向下,整整齐齐的办公室外便是挑高的大厅,满墙的电子屏幕不断滚动各种最新的政策和雇佣信息,最新的粮食价格,最新的野外任务等等。

姜静流被引到三层一个突出的平台上,下方可见川流的人群,屠夫和姜昊宇玩着抛接的游戏,自然有小侍卫殷勤地送了热茶和点心来,小侍卫们热切又小心翼翼地打量姜静流,充满了崇拜和热爱。

下方大厅中央一个三层的小平台,不时有人站上去说一些话,又不断有人站上去反驳,周而复始。

“你这里看起来很不错。”姜静流请忘川坐下,夸奖屠夫。

“当然我不是饿狼那种没头脑的家伙。”屠夫很坦然接受了领导的赞美,将姜昊宇放在小凳子上,给他捧出一堆小玩意来。

忘川淡色的眼眸看向屠夫,屠夫点点头,“每天下午两点各个团体会在这里聚集提出各种议题,下班前会形成具体的文本资料上交给我,涉及到女尊方便的议题白玫就会过来。”

“这是他造的孽,他该当面接受质询。”忘川话音一落,行政中心大门拥挤的人群自然分开,一个大摇大摆的人影进来,后面又跟了另一个更妖娆的人,正是白玫以及目前无所事事的赤候。倒是不知什么时候这两人搞到一起去了。

姜静流抬头看墙壁上巨大的挂钟,一点三刻,好戏即将上演。

忘川伸手给姜静流倒上香茶,屠夫略告退便下楼,悠闲的午后,阳光从天井照下来,两声钟响,四周便安静下来。

屠夫的声音中气十足,“上午讲到什么地方了,继续啊。”

穿着代表城主府制服的男子高声道,“这是无意义的工作,没有总纲的定义和领导,再多的议题都是空中楼阁。每一个议题到最后争执不下总是卡在同一个地方,姜女需要什么,姜家需要什么,我们能为姜家做到什么程度。”

姜静流端起茶杯喝一口放下,拣起一个轻巧的七巧板和姜昊宇一起拼接,试图找出最绚丽的图形。

“不要再意识形态上争执了,你这都是借口而已。法律不是一个人的意志,法律又是怎么定义的?你的基础教育难道是你妈妈给你做的?”另一个男子起身大声反驳,一堆人发出赞同的笑声,“上午谈到哪里了?啊,一个女尊一生产生的价值几何。”

白玫拨开人群,在平台上找了个位置,屠夫立即让人安排了椅子,他便和赤候施施然坐下。

“这是女尊的资料。”男子左手举起一本厚厚的数据表格,“第五星域七大星系三百年内全部女尊从出生至死亡的全部资料,平均成活年龄,平均生育次数,平均的能量产出,甚至详细到她们每三年便更换一个审美厌倦一个男人。”

“这是男人的资料。”男子右手举起另一本资料,“同样是第五星域七大星系三百年内每一个在册的男子从出生至死亡的全部资料,平均成活年纪,子女数量,三十岁之前能量消耗量,三十岁之后能量消耗量,签约数据。当然”男子发出笑声,“被流放的以及最后女尊死亡进入监察会的那些怪物的资料被删除了。”

“量化分析是一个好手段,将女尊的产能数字化后分配在对应男性的身上,大致能得出相对公平的价值。”

“这是内域的数据,只有参考价值。我们只有十七个女尊,相同的物质在黄泉的价值点比在内域高一倍以上。”

“这不是降低男性价值点的理由,我们可以从别的流放星购买女性”

姜静流笑一下,将最后一块小板子放在缺角上,而后和姜昊宇击掌,小声道,“到了练习时间啦,你给鸠雀叔叔保证过什么?”

“每天完成三十个符文。”姜昊宇乖乖掏出装家庭作业的本子,“然后他就可以把青鸾的蛋给我摸一下。”

忘川不知从何处翻出一叠公文,戴上无框眼镜,认真翻看,似乎没有听见下面的吵杂。

白玫在平台上坐得无聊,赤候道,“嗯,买女人,真是个好主意。”

白玫懒洋洋道,“一群蠢货,女人买回来也是姜女才有办法解除生育限制,按照他们的计算方法,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请得动姜女出手一次呢?啊,我想想,当年只是帮一个女尊取出肚子里多余的一颗肿瘤,我便收了足足一特的灵石,真是门好买卖。”

“有意思。”赤候眨眼,“女尊价值量化居然能被这样公开讨论而没有讨厌的女尊权益维护会出来捣乱,真不错。不过,买回来的女尊地位怎么算?”

白玫耸肩。

拿着两叠数据的男子满头奋笔疾书,最后得出了一串长长的数据,他双手举起,开始大声念各种兑换等式。城主府的人似乎极其忍耐,无法容忍这些男人|裸裸地将女尊和物质对等,站起来几次试图打断又被身边的人按下去,不过随着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厅内倒是越来越安静。

“一级女尊和男人的能量兑换比例一比一,二级一比二,三级一比三,四级以上比率上升以十倍数增长。五级以上的女尊数量稀少,没有建立合适的能量模型,没有数据参考。”

“男人的基因等级呢?”有人阴森森丢出一句话,“一个一级女尊是万万比不起一个忘川先生或者白玫先生或者任何一个山主、城主。”

“你是想要恢复监察会等级对比那一套吗?告诉你,老子不愿意。”

“数据可以参考,意思到了便好。”

“公平,是绝对的公平还是相对的公平?是男女两性的公平还是人人的公平?”

姜静流待姜昊宇写完一篇才指出他写错的几个地方,耐心修正后抬头,正碰上忘川探究的眼神,姜静流道,“先生在看什么?”

“你看起来很烦恼。”

“是啊。”姜静流抓紧机会诉苦,“人手严重不足,本来该是找你询问人事问题的,但你怕是分不开身,我就自己解决了。”

“怎么说?”

“我在做飞船,能量体系、空间体系以及物质体系,我差点就要崩溃了。本来这样一个难得的下午休息时间,应该是抱着姜昊宇晒晒太阳喝喝茶,却还要被你抓过来听这些东西,我当然很烦恼。”

“我这不正在关心你?”

“那我就不客气了。”姜静流立即开始正经的吐槽,“外域无限大,几个流放星相隔遥远,要加强联系,需要足够快的飞快,足够安全稳定的航线。我们没有庞大的人力和物力重新建造航线和大型飞船,只有利用手头的这些资源。像这样”姜静流摸出自己的模型,小飞船在她细白的手心忽大忽小,“大小随意缩放,按照万物均有来处的理论,物质是不可能凭空出现的,那么这玩意无论怎么变化体积,必须提供其上限多的物质。这样一个模型,我使用了上万公斤的金属材料,扩张到最极致,确实无法超越现实中这些材料最大利用率后造出来的飞船体积。”

“嗯,听起来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从能量的角度而言,又不是这样的。”姜静流道,“能量在宇宙中无处不在,流动自由,宇宙有多大,能量便能覆盖多大的空间。”

“这个听起来也很有道理。”

姜静流黑线,“你说的话真是没有任何建设性。”

忘川失笑,“我大概能理解你听机械理论时候的心情。”

“总之,只有两个体系结合才能解决体积问题。”

“那你有没有想过,女尊们的空间,是在什么情况下膨胀、充实?”

“时间、空间以及物质”姜静流陷入沉思,手中不由自主地画出一些符箓,散落的符文四处飘散,如落雪一般。

“白玫先生你说,该如何计算?”男人们无法得到统一的结论,最后不得不寻求平台上人的帮助。

白玫似笑非笑,“我向大家指名了方向,你们拿不出具体的东西来,却要找我?是让我一个人从头到脚把这项事包完?”白玫看向理论数据派的男子,“还是,要抓住我这样一只出头鸟?”

男人们纷纷摇头,白玫伸出纤细的手指指向那男子,“你是哪个团的?”

男子挺胸,“城卫队的。白山主,以屠夫执行长的规矩而言,进入这个行政中心的人不存在身份诧异,没有地位的高低,大家畅所欲言尽情发表各自的意愿。我的意愿与我是哪个团的没有任何关系,你这样横加指责,我不服!”

白玫侧头对赤候道,“看!”

赤候笑而不语。

“我事情可多了,今天还拿不出来,便维持以往的规矩好了,怎么能为了一个男人的命失去一个珍贵的女尊?”白玫痞痞道。

“这是提案,表达我们的意愿便好了。”

一群人便开始附议。

“这样不就是了?开始吧!”白玫高声。

屠夫便示意身边的书记官开始记录,“第一,以姜女为领导,家臣为基础;第二,一切权利属于姜家成员以及家臣;第三,民主制度;第四,姜家一切家臣平等;第五,法治;第六,社会公有制;第七,全民所有经济;第八,一切自然资源均为土地所有者所有”

白玫有一搭没一搭听完,手指在椅扶手上敲来敲去,赤候嗤笑一声,“你们真是拥有雄心壮志,我也想来参一脚了。”

白玫伸出食指竖在嘴唇生,“嘘!”

“谢谢你带我来参观这样一个如何合法地将女尊资源公共瓜分伟大的会议。”

提案很快形成书面文件,交到每一个提案者手中,字字阅读后,大部分人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只有城主府的人拂袖而去。白玫想了一下,大大方方地落下了自己的名字,赤候探头去看,“哈,你写的什么?”

“鸠雀!”

“啊?”

“大部分时候,我代表的是鸠雀先生呢!”白玫吃吃笑,“虽然我很不喜欢他。”

屠夫收了文件,盖上签收的章,“你们继续明天的议题。”说完转身上楼。

屠夫将东西交给忘川,忘川大概看了看,连同自己刚才看过后分拣的公文一起交给姜静流,道,“姜女,请看一看吧!”

姜静流随手放在一边,道,“哦,放着吧!”

两个男人便看着姜静流用手上那些符文不断组成一个又一个玄奥的符阵,最后溃散开去,姜静流深深叹一口气,“要建立一个新的体系,阵的非常困难呢!你们说,是不是?”

“当然。”

姜静流单手托腮,“其实,我觉得目前最紧急的倒不是这些问题,怎么换物资建飞船修航道修防御工事,重要多了,是不是?”

忘川挑眉,“是的!”

姜静流拍手,“哈,老家伙,你也同意我,我就知道你有眼光。好了,屠夫,就这样吧,你去发布一下信息,从今天开始,每个月把能量作物的兑换价格上调百分之十吧。”

忘川端起茶杯,深深喝一口,“好茶。”

“大概,吃不饱,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姜静流起身,“我下去听听,真是好玩儿。”

姜静流似乎完全忘记桌上放置的公文,迈着轻快的部分走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