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捕食(一)(1/1)

巫对眼前这一切都意外地新奇,绕着空间塔转了一圈,流川比较热情地尽了地主之谊向她陈述姜女与玄女之间的协议以及建造空间塔的初衷。巫对两位女种之间的妥协没有发表意见,但在听说建造空间塔只是方便物质运输的时候,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出来,流川诧异地看巫,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女尊居然会发出如此不雅的声音,“有什么不对劲吗?空间物质传输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陌生的高端技术,当然是人家说什么我们信什么。”

巫点点头,并未多说什么,流川心中自然明白此处南方半岛早有姜女布置的各种符阵,隐而不发。趁黎明未到,流川又带巫去看新建的信号塔,信号塔顶端的指示灯明明灭灭,大功率的发动机不停运转,向太空发射连续的信号。

“你想要做什么,我也许帮得上忙。”

流川上下打量巫,巫笑,“小家伙,不要疑心太重,我只是很无聊,想找点事情作为融入黄泉的突破点。”

“你和安宇是一伙的,我不放心你才正常。”

“他是他,我是我。”巫操纵着星光在脚下铺出一段飘渺的路来,路在黑暗中延伸向远方的田野和山林,“上来啊,为我指点方向,我想看看这个地方。”

“有什么好看的。”流川觉得这玩意实在新奇,也不放心这样一个人大摇大摆在黄泉来来去去,想阻拦自己肯定是没本事的,只得小心踏上去,却如踏入韧性非常的棉花路,他向前一指,小路自动前移,不过瞬间便从南向北深入大陆,掠过高山森林进入原野。

太阳从地平线升上来,一个清明的世界呈现在巫面前,流川领着她从飞燕城逛到东罗,越接近姜域景致越是不同,大片大片的能量作物铺在黑色的土地上,一条条从作物中散逸出来的能量带四处漂移,田野中间或又有各样高等级能量作物构成类似能量阵的装置收集这些能量。巫稍微探了一下,很满意其中高效的能量转换率。

流川日日看这些玩意,无趣得很,东拉西扯介绍了一番,又转到恶山山巅上,一边是被九天和忘川弄出来的乱石堆,一边却又是人间极致的美景。

“玄女那只凤凰和忘川前一段打了一架,从恶山北麓一直到北方大陆全是这副样子。”

巫来了兴趣,“去看看吧。”

流川指点了方向,星光铺就的路延伸到北方大陆,飞跃崇山峻岭,掠过无数兽群的头顶,最后停在雪山山巅。星光将风雪和低温阻挡在外,流川呼出的白气成霜,道,“更北方我就没有去过了。”

巫眯眼远望,“那是她的兽场,外围布置了一圈飙风。”

流川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巫笑得温柔,“她当年要驯化战兽,我们一起讨论什么样的环境才能长出最强的兽,最恶劣的自然环境,最强的族群争斗,最旺盛的食欲以及七分充足的食物来源,物种自我循环淘汰不过设得太晚了,大战的时候连一批合格的战兽也没出。”

“她是谁?安远!”流川奇怪道,自兆丰回来,他除去和忘川别扭了一段时间互相不说话之外,有空便要去打探一番,自己从哪里来的,谁生的,可惜那个老无奈从不肯正面回答。流川有许多猜测,但未经证实,这玩意就当不得真。

“是的。”

“想去看看吗?”流川笑嘻嘻问,心中对忘川的怒火更盛一层。

巫知这小蛇好奇得很,心里必然想看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又不直说,就想逗他一逗,温和道,“没有必要”

流川略有点失望,但很快就丢开了,“回去吧,我今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没看完的地儿以后再说。”

巫操纵着星光一路往回走,接近恶山乱石场的时候突然扬起星光,布置出一副瑰丽的图画来,图画在流川眼前缓缓流动,又蕴含了千万中变化。流川初初看过去还以为只是一副星图,细看却很眼熟,回头看几眼巫,巫只是向他点头,流川奇怪道,“这是什么?”

“记住了吗?”巫卷起画卷,画面缓缓收起来,在晨风中化开。

“一点儿。”

“这是当年我们使用的物质传输技术,玄女使用的在这个基础上有进行一部分修改。你回去自己研究研究”

流川眼睛瞪得溜圆,回忆一番那图画的变化,确定记住了一半这才回话,“你这人真奇怪。”

巫叹一口气,回首道,“一千年了,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再见”巫伸手摸向流川的脸,流川本能向后退一步,爪子抓过去,刺出五道风刃,巫用星光化开攻击,射出一组星光罩在流川头顶落上他的皮肤,很快消失不见。

“那是什么?”流川运行血脉,并未觉得身体有不妥,看巫的表情似乎没有恶意。、

“以后都会在黄泉常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在心里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如果我想要你陪伴,也会这样叫你”巫一伸手,流川身上就飘出几朵星光指引方向,“别担心,只是指路的小玩意。”

流川还想回几句,不料巫根本不和他多说,身体化为点点星光消失不见。

流川摸着下巴想了半晌,眼见日头升高,这才往姜域赶,趁人不注意溜到后院的池子里泡了泡,整个人清爽起来才去食堂吃饭。

在食堂开伙的都是还没着落的年轻人,不知按什么规则分了几块儿,春元和一群在姜域长大的小伙伴一桌,顶天和几个镇的管理者一桌,希光和从各城抽调上来的年轻人一桌,又有几桌是姜静流和忘川从各城选出来的学生。流川晃荡过去,在春元桌子上抓了一个大馒头侧身坐在顶天身边,一胳膊肘撞上他的后背,“大个,还打不?”

“当然要打。”顶天很不客气道,“那天是鸠雀先生在才给你面子,咱们找个没人的地儿好好亮几招,你要是输了就跟我去向蓝女道歉。”

“那你要是输了呢?”流川顶上去,挑衅道,“啊哈,大家肯定都知道你是要输的。要不,让蓝女来给我道歉?”

“你真不讲理。”顶天受不了流川的任性。

“我就不爱给人道歉,要不,咱们换一个比试的方法?”

春元看这场面就知道顶天算不过流川,放下碗筷打圆场,“还打呢,被先生们知道了都要去采石场搬石头了,咱们快去教室吧,今天是姜女的课。”

流川眼珠在食堂内溜了一圈儿,一手勾起春元的颈项,一手抓起顶天的衣领将两人拉出去,“别说兄弟不照顾你们,有好东西和你们分老家伙说九天受伤”流川看一眼希光的方向,见那边的人听得认真,故意就不往下说了,拖着两人跨出食堂大门。

顶天扯开流川的手,整整衣领,这是蓝女送的衣服,坏了可不好交代,“有事好好说。”

“咱们干一票大的,敢不敢呢?”

“说!”春元和顶天异口同声。

“希光找过你没?”流川一手拍上顶天的脑袋,无礼极了,“有没有帮你说委屈。”

顶天摸一下脑袋,“不是希光,是那边一个叫无畏经常来和我说话,我觉得他说得很对,你这人很不好。”

流川继续打顶天脑袋,“那就好啊,你继续和他们玩儿。”

“不是要干一票大的吗,先说正事。”春元不耐烦了。

流川视线对上希光,挑衅地笑起来,食指指向空间塔的方向,“咱们把凤凰抓起来吃了吧!”

姜静流按例在上课前找忘川下棋,推开他的房门却见窗边的榻上有两人相对而坐,棋盘摆在两人中间,黑白棋子被晨光照得晶莹发亮。老家伙下棋从来轻松从容,拈子的动作优雅得很,难得见他将视线纠缠在各路棋上的时候,现在摆出这样一副表情,显然是遇上了难得的对手。而当得上他对手的人,除了安宇,别无他人。

钟舒敏抱着姜昊宇坐在侧面,姜昊宇帮忙捡棋子,姜静流招呼道,“安执行长,你要来,怎么没有提前通知,这样我们太失礼了。”

安宇捏着一颗白子,笑得温婉极了,“昨天晚上到的,时间很不凑巧,也就不麻烦你了。能和忘川这样相对下棋,比什么欢迎仪式都好。”

忘川落下一颗子,围死了一颗白棋,姜昊宇欢喜地拣起白子,摊开胖胖的小手对姜静流道,“妈妈,你看,白的死了四颗了,黑的才死三颗。”

姜静流看一眼棋盘,黑白纠缠,杀得正热闹。自己又搬了一根凳子坐在钟舒敏身边,低头便见他左手手腕已接好,只手腕上一圈浅红色的印记,手指修长漂亮。钟舒敏注意到姜静流的视线,伸手亮给她看,“白玫先生补得很好,再修养几天就和原来一样了。”

姜静流点头,白玫的本事自然不用再夸奖。

安宇一边落子一边道,“暗鸦先生送过来的东西我们已经收了,很不错。又委托他去另外几个流放星检查卫星设备的运行情况,三途上有一种还不错的矿石,内域的资源没送过来之前,也能当当替代品。”

“暗鸦先生可不是帮你跑腿的小兵,我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回来做呢。”

安宇看一眼姜静流,也不戳破她的托词,又落下一子,“玄女借道黄泉?”

“是啊,据说外域有宝藏,去探险。”

安宇浅笑一下,见流川落子针锋相对,便停下来想了一番。

姜静流道,“安执行长此次来是有要紧的公务,还是”

“巫在我那里住得厌烦了,想在黄泉定居。我只好先把她送过来,现在,她大概是去拜祭好姐妹去了。”

忘川惊讶地抬头,和安宇视线相对,安宇为难道,“别看我,她并没有和我说为什么。不过,对你们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这又从何说起。”

安宇毫不在意道,“本来锁定的空间和黄泉边线接近,现在我要考虑换一个方向了。”

“还顺利?”忘川关切道。

“嗯,还行玄女的人丢了一个塔在空间锁内,我研究过,算是楔子,如放任不管空间锁不死。”

“丢着没管?”

“不想开始就把他们掐死了,不然多无趣?留着吧,等最后再打开空间送到亚空间去。哎呀”安宇叹一声,食指按在白子上,“这一颗落错了,允许我毁一步吗?”

忘川挑眉,“你说呢?”

“算了,错便错吧,总归结局都是一样的。”安宇丢下棋子认输。

忘川打乱棋盘,姜昊宇把手中的棋子也丢上去,安宇起身让位,忘川示意姜静流坐上去。

钟舒敏道,“阿流,你在流放星间还没有建立物资运输的通道?”

“事情太多,分不开手。”姜静流将棋子清干净,和忘川猜子定黑白,“等我的飞船弄差不多了,再找合适的人来做。”

“我去吧!”钟舒敏淡淡道。

安宇扬眉,“嗯,那你就再多给我送点物资来。”

姜静流摊手,“总共就这么多土地产值,你也看见了的,没办法增量了。”

安宇笑,“监察会流放的人,不分男女,全送给你,怎么样?”

“可以。”忘川不等姜静流考虑,答应下来。

忘川和姜静流摆开架势,便要开战,忘川执白,后落子。姜静流将第一枚黑子落在星上,忘川道,“流川呢?”

姜静流发出一个符箓追踪一番,“好像向南方去了,怎么了?”

忘川将白子丢回棋盒,“凤凰九天回来了,果然受伤不轻。”

安宇轻笑,“果然是去找归元星,那人不是好惹的。”

忘川略点头,正要说什么,南方一串剑光由地底射出,直冲云霄,忘川抬眼看姜静流,一脸平静。姜静流惊诧,“我的蟠龙阵,谁动了?”

忘川抬手端起茶杯一口喝干,“不下了,流川第一次捕食,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