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极距离边区十号只有三天的旅程,姜静流完成防御体系后将后续的调试工作全部移交给姒元和魏先生,又留下春元和希光作为交换生实习三个月后,计划独自开船与在那边的钟舒敏汇合。www.Pinwenba.com钟舒敏对新式的飞船操作系统整合,出了一个非常简单明了的模板,姜静流用起来非常顺手,对独立在宇宙中来去的未来非常期待。飞船一切准备妥当,向各位先生告别的时候却接到了玄女的邀请,希望能够在告别前见一次面。

玄女没有在自己的宫殿招待姜静流,她亲自降临空港中心,巡视了自己领土,将这一次会面做成顺便。

魏先生将姜静流领至空港中心的VIP休息室等待了一个小时,玄女才从私人通道进入。姜静流起身行礼,玄女做了一个免的姿态,很自在地坐上了首座,拍拍身边的位置让姜静流过去,很亲切地看着她,仿佛关注一个中意的后辈。姜静流被这样的眼神看得忐忑,玄女挥手让魏先生和九天等人全部出去,偌大的房间只剩两个女子相对而坐,安静极了。

“之前说好的军演计划可能要修改一下。”玄女声音清淡,“你准备好自己的军队,几年后直接实战吧!”

姜静流动动嘴唇。

“这一次不同以往,没有几十年战争结束不了。”玄女长舒一口气,“监察会那边也觉察到事态的严重性,已经派人和我接触,我把会面安排在一个月以后的满月之日,到时候监察会会汇聚座下的几路大军,收拢全部能量商人,集中武器供应商。归元那边的异能量扩张得非常厉害,贯穿了三个星域的交界处,如果不及时阻止,界大开后,会逐渐将物质世界拉入虚无之中,第七星域的人非常着急,按照惯常的做法,他们会主动收割其余星域的女种去填补那些空隙。”

“需要我做什么?”

“按你自己的计划,建立你自己的能量体系,不到时候我不会动你。”玄女手抚上自己的手腕,白得近乎于透明的皮肤在灯光下有玉石的光泽,她似乎在思考某些东西,表情略有纠结。

姜静流知道她不需要自己说什么,只安静地等待。

玄女仿佛做出某种选择,从空间中掏出一颗拳头大小雕琢得非常精巧的黑色物质,说是物质只因姜静流根本看不出那玩意是生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它被一层薄薄的膜包裹,非常有规律地跳动收缩,但却呈现金属的质感。玄女向姜静流摊开手,“收下吧!”

“这是”

“别问,收起来就好!”玄女仿佛解脱一般,“总会有用得上的时候,但是没有必要向任何人提起,你心中有数就好。”

姜静流感觉沉重,默默收起来,玄女笑,“这就好啦。接下来你有什么计划?”

“去边区十号汇合,停留半个月返航。”

玄女起身,“我也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希望下一次见面的时候”玄女视线移向姜静流硕大的肚子,“但愿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

每一次和玄女相见姜静流的感觉均不相同,从最开始的神秘强大到现在近乎于平起平坐,从最开始的仰望到现在切身体会到的沉重,姜静流知道自己成长并开始感受到这个宇宙给予女种的压力。这种压力让她有一种奇怪的兴奋感,身体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吞噬着她心中的荒凉,让她突然沉静下来,而这玄妙的情绪困扰着她,直至通关准备启动飞船。

春末和立地兴奋极了,将飞船启动的全部工作准备好,叫了姜静流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笑一声,坐到驾驶台前,调出操作模型准备启航。却见交流道上一条流光闪动,很快接近,在关闸的最后一秒冲入船中。

“呀,终于赶上了!”石龟抚着门框喘息,“你要走也不打个招呼,我要搭个便船!”

姜静流点开模型,闭合舱门,“后面的议程先生不参加?”

“没什么意思!”石龟将一个庞大的行李箱甩入后舱,坐到姜静流身边研究这飞船的操作模式,“去边区见几个老朋友,伏波让我召集人手组建军队,我这边还抓瞎呢!姜女有没有什么好推荐?”

“我自己也缺人得厉害!”

石龟笑一笑,“我有拦截到一条很有意思的消息。”

“是什么?”姜静流将边区十号的坐标调出来输入目的地,飞船启动,根据塔台的指示进入航道,飞快地消失在星光之中。

“有一大波民用飞船跨越漫长的封锁线抵达边区,他们正在和边区的各个军政府交涉,希望保有自由民的身份落地生活。”

姜静流设置好模型,将剩下的工作交给春末,舒服地半躺在座椅上,不自觉地用手捏着酸软的腰部,“你去那里招人?内域安稳的生活培养不出来合格的军人。”

“那有什么困难的,丢上战场几次,真刀真枪干几次就好了。”

姜静流失笑,石龟又絮叨起来,喋喋不休向她陈述当年怎么训练从内域丢出来的菜鸟,话题转过几次又从战争到社交,囊括女性装扮、首饰和保养各方面。石龟年纪够大,经历够多,只服装这一项就能从某一流派的起源讲到它的衰落,又很够行动力,手边但凡有材料便能做出样品来逗得姜静流开心。姜静流很喜欢这样一个几乎没有菱角的石龟,八卦中也说了自己许多的往事,这更拉近了几个人之间的感情,到最后石龟几乎真的将姜静流当成后辈看待,干脆亲自接手了照顾她身体的事情来,安排每日三餐和定例的产检等等事宜。姜静流几乎没有任何抗拒地便接受了石龟的存在,不知不觉间,三天的旅程已经让石龟侵入了她的近身生活。

飞船没有走固定的航线,而是按照场的效应选择了几乎近于直线的航行方式,一路避开陨石和黑洞,很顺利地接近了边区十号。这颗巨大的星球安静地浮在太空中,老远便见有密密麻麻蜂窝一般的小型飞船聚集在空港之外,更有许多制式的机甲组成一道道封锁线隔开小型飞船。几人将飞船停得远远的,春末拦截了边区十号的网络信号收看新闻,却是这些小型飞船推举出一个代表团,代表团的成员要求和边区军政府对话。围观这次热闹的媒体不少,各种猜测和现场播报充斥了上百个公共频道。

石龟一边削水果榨汁,一边将零碎的水果片塞在嘴巴里,“边区不削掉他们一层皮是不会同意他们的要求。”

“魏先生有承诺免费进行基因治疗。”

“哈!政策在落实的过程中总是有偏差的嘛!再说了,什么时候治,怎么治,谁优先,这可大有学问。”石龟将果汁递给姜静流,“归元给玄女的能量配额只有那么多,又要军事贮备又要日常消耗,她养不起这样多的闲人。”

“别看人笑话了,入港吧!”

空港被流民堵成了筛子,从获得入港准许到被牵引进入港口足足花费了四个小时的时间,下船的时候姜静流更是几乎感受到流川实质化的怨气。流川表情极其不耐烦,见到姜静流的第一时间便跨步上前,长臂将她圈在怀中,几乎不理人就往外走。姜静流拉开他的手臂,冲关内的钟舒敏笑,又侧头看后面拎着大行李差点被舱门卡住的石龟。

“人真多啊!”姜静流环视四周,巨大的空港大厅几乎全部被流民占据,各种标语各种申请各种要求的横幅在半空中飘扬,尊贵的女尊们被好好地保护在人墙的后面,男人们挤在前线和政府的办事人员交涉着。偶然有情绪激动之辈,不断发生争吵和斗殴。

钟舒敏早就安排好了专用通道,回道,“从十天前起就不断有冲出来的人在边区各个星系降落,人实在太多,根本来不及安排。这些人里又有不少携带基因病毒的患者,政府那边也很慎重,要求等待进行统一的病毒检测,通过检测的人才能根绝贡献点等等分配驻地和身份。流民那边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借口,认准了两个要求,第一,无限量供应基因药水,第二,保留自由民的身份。”

“这边闹得热闹,我们的事情也就进行得更顺利。”钟舒敏很满意目前的状态,“玄女的手令很好使,我召集了不少匠人和机械师,接下来还有两场商会,顺利的话我们缺的设备也能定下来了。”

石龟情绪高昂,“我眼睛里闪闪发亮的都是钱啊!你们看那些无助的女尊们,再看看那些恍然无措的男人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刻着什么字?”

流川对上石龟,倒是收敛了几分,“什么字?”

“肥羊啊!”石龟握拳,“你真是太不敏感了,人都来了这么久,拖家带口,装满了金银细软,商机啊!”

“你想做什么?”

石龟粲然一笑,“那要看你给我多少基因药水了啊!”

姜静流皱眉,“这个事儿,我不怎么想插手。”

“唔”石龟摸摸姜静流的头,手刚提起便被流川打开,石龟诧异抬头却正对上流川的双眼,金色的兽瞳被黑色包裹着,几欲喷薄而出,石龟手指弹开流川的手,“安宇那边我会帮你解决的,那小子在我面前”石龟收起笑脸,气势猛然变化,锐利的气擦着姜静流的面部皮肤冲向无礼的流川,“绝对不会这样无知又无礼。”

“在搞钱之前,有必要对自家不听话的小兽调教调教,失礼了!”石龟单手扣在流川的后颈上,拖住他的身体,破开一条丈余长的空间裂缝消失。

姜静流头痛地叹一口气,对上春末和立地惊恐的双眼,和钟舒敏苦笑,“我们都要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