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静流给石龟的时间并不多,数着标准时间的秒针,卡着最后一秒发动飞船,石龟也够绝的,正好在这一秒钟急匆匆地破开空间冲上船。www.Pinwenba.com姜静流看外面汹涌澎湃聚拢的飞行器,自己的船似乎成了那些人追随的目标,好奇道,“你还做了什么?”

流川操纵着飞船的系统,钟舒敏习惯性地调出星图并检测能量场,道,“奇怪,边区十号外面的能量场发生变化。”

石龟笑嘻嘻坐到姜静流的对面,这个飞船偏向自然色的装饰让他感觉非常舒服,“我就是让情势稍微向我这边偏了偏!”

姜静流立即检查能量场,流川反应快得很,拿着笔算了一刻低低向她道,“是空间裂缝。”

姜静流扫一眼自信的石龟,“你疯了,兆丰的空间锁定让边区的空间稳定程度大大降低,你现在又搞出几条裂缝来,是想在第七星域的人到来之前给他们开路?”

“你在危言耸听,我只是稍微加快了兽潮抵达的速度,让我需要的人尽快做出好的选择。对了,我留了一组人引导那些流民向更外域的地方扩散,会穿越你的地盘,到时候就当没看到吧!”石龟弹弹手指,“从这些人里选合格的战士并不容易,后期的训练会花费我很多的心思,但他们也不吃亏啊!能够成为归元的初始属民,他们的女尊睡着也会笑醒的,归元的能量浓度足够成千的女尊升级。”

强大的野兽撕裂空间最薄弱之处,能量震荡水波一般层层荡漾冲击着行星体系,形状奇怪的野兽肢体从缝隙中探出来,急吼吼向着能量聚集之处奔涌。纯净的能量、充足的行星之力、能满足兽性一切妄想的血肉滋味,哪一种对野兽都是极端的诱惑,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地,兽潮分割为几个梯队,默契地冲向边区星链。

流民的绝望来得快,但当他们眼前出现晃晃悠悠的胡萝卜以及身后又有不知何时穿越的兽潮,追随一个强大自信的人几乎是本能的选择。没有时间冲击行星的防御体系,当第一艘飞行器冲出空港奔向遥远的星空,尾端浓烈的尾气指示了行进的方向,无数追随者紧跟脚步。

“你看!我都不要浪费口水他们就马上做了选择,很有效率!”石龟满意地观察着屏幕上传回来的画面,流川道,“第一艘船是你的人?”

“当然!”石龟没有否认,“我来看看,第一批兽潮全是低级的虫兽,虽然数量繁多,但还不足以冲破边区的行星防御体系,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调整防御强度并且申请获得玄女的支持。当第二波兽潮抵达之前,玄女的西极防御体系就能很好地完全防住了。啊,我还差点忘记了,应该联系一下媒体的朋友们,他们可以实时转播,站在人民的力场进行选择,监察会抛弃了他们,玄女在敷衍他们,只有我们外域才是人世间的天堂,是他们最后最安全的归属。”石龟回头灿烂地看姜静流,“你能在第一时间联系到安宇吗?”

“你要做什么?”

“我们三方开个小会啊,商量一下以后要做的事儿。”石龟满不在乎,“玄女把她那边安家的人介绍给我认识,还挑了几个人让我带回去适应归元的环境,我没同意。”

流川挑了挑眉,“我不会给她们任何好处。”

“别那么激动,你只是一个男人,不能代表安家,除非”石龟笑,转向另一个话题,“最后联军的时候,伏波肯定会考虑从安家那一堆女人里找一个出来延续元女的血脉。”

流川双手抱胸,“你们真可笑,男人怎么不能代表安家,我会实实在在做给你们看。”

石龟嗮一下,没有和流川争斗,向钟舒敏道,“小家伙,你留一个分屏给我观察边区的情况,接下来咱们全速前进啊,把追不上我们的软脚虾都给淘汰掉。”

太空中瞬间出现一幕奇景,一艘小小的飞船远离航线,不断穿越陨石和乱流以直线行进的方式向外域进发,后面庞大的尾巴跟随着,绵延不断如一张巨大的网。凶猛的战士恶狠狠地咬住为首的飞船,无数来不及反应的飞行器被甩开又聚拢,能量聚集搜索最近的信号塔,选择别的方式继续向外域进发。

男人们看得很认真,从飞行器的追击速度、路线等等多角度分析,重点观察了上千艘,闲聊中居然就开始订立军队的建制。姜静流只是稍微打了个盹儿,船体稍微有点晃荡,她被惊醒,张开眼看过去,几个男人讨论的话题已经进行到了针对第七星域人的特点采用小规模战队狙击,以及狙击队伍的人员配置和装备。

姜静流打了个哈欠,摸一下肚子,刚想开口说什么,船体又晃荡一下,仿佛撞上了什么。姜静流趔趄一下,甩出一根能量线,线刚入太空便被拉住,几乎被拉出她的识海。姜静流切断能量线,眨眼,“你们没感觉吗?船撞上东西了!”

钟舒敏扭头看她一下,瞄一眼操作频幕,“是航线上的小颗粒陨石,高速的冲击力会将它们粉碎的,不会有问题。”

“不对,我感觉很不对!”姜静流起身,她制造了这一艘飞船,对飞船本体的控制力超越任何人,扬手一招,船体中镶嵌的各种符箓浮现出来,船体居然开始显现出特别的折射效果,影影绰绰出现船外的状况,姜静流甩出一根能量线在那些影子中穿行,绕过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碎石,“这里有个东西,在吞噬我的能量线,居然能够拉动它们离开我。”

姜静流的话还没完,一个浓黑的小点在陨石后出现,飞快膨胀变化,边缘出现收缩的虚光,屏幕上的能量场急速变化。

“啊”石龟摸一下额头,稍微有点儿尴尬,“兽潮”

姜静流转头,“你不是已经引向边区那边了吗?”

“唔,也不是,我只是把距离边区最近的兽潮稍微引导了一下,这个是新的。”石龟有点儿苦恼。

“怎么做?”钟舒敏道,“我已经准备好能量,随时可以穿越虫洞。”

“他们呢?”姜静流向身后一指,数万飞行器缓缓聚拢,以飞船为中心,无数要求对话的信号传递摩擦,生成一个个星点。

“看这个能量强度,起码是六级以上的野兽,没有被驯化过的野兽攻击性太强,我们这样侵入它的地盘,怕是不能善了”

飞船又是一阵抖动,这一次的撞击更加强烈,船体硬生生退后一个身位,散逸的能量波冲散远远追随的飞行器,有部分脆弱的金属外壳居然缓缓裂开。

“你真啰嗦,快想办法!”姜静流也忍不住吐槽石龟了。

石龟起身,拉开外套正要做做热身活动,钟舒敏大大地咦了一声,“我有接收到一段游离的信号波,等我转换密码”一连串的破解码输出后,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一阵咔擦的杂音后,是一个极年轻的男声。

“穿越陨石海从坐标”一连串的模糊不清的数字,“外域迷航遭遇兽潮的兄弟们向兆丰方向跳跃遭遇监察会联合船提供兽潮的坐标、强度时间,可获走低维空间通道权限。”

钟舒敏仔细听完,转头对上流川和姜静流懵懂的脸,笑一下道,“看来这是船队留下的公共求救信号,监察会的船队已经抵达外域开始布防,只要联系他们就可以打开低维空间进行穿越,比虫洞定位更准确更安全,而且不需要消耗多余的能量。这是战时的互助政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唔”石龟想了一下,“我一点也不想去见监察会的那一波人,我出去啦!”

石龟拉开舱门又关闭,外舱门打开,跃入虚空中。石龟的动作干净利落,他飞向黑洞的方向,身体似乎直入中心的漩涡,单手探入其中似乎在拉什么东西,一个庞大的利爪被硬生生拔出来丢弃在一边,而后是背甲、尾巴等等。

姜静流看得咋舌,光从**力量而言,伸手确实比人体强了许多。

“阿流,又有一段信号。”钟舒敏一边接收一边破译,很快屏幕闪烁几下,居然出现零式的脸。

看见姜静流安然无恙,零式大大舒了一口气,“尊者,你一切都好?”

“挺好!”流川代为回答了,“你怎么有我们的信号?”

零式苦笑,并没有直接回答流川的问题,“尊者,姬太先生在寻找姜先生,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

姜静流把玩手指,并不看他。

“尊者走得实在匆忙,姬太先生来不及从西极赶过来,我便亲自开船追出来了。现在,我距离你们只有05光年的距离,前方突然出现了兽潮的能量波动,我很快就可以赶到了,请尊者稍等。”

流川看一眼船外凭借**力量封锁空间裂缝的石龟,“我想,我们可能不需要你。”

“一直以来都是我需要尊者。”零式笑得天真坦率,“我和尊者签了死契,尊者可不要想甩掉我。我给姬太先生留下信号,他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如果尊者不等我们,我们也可以直接去黄泉等待。因为这次中标了玄女的武器供应商,内姜的大部分产业会向外延伸,姜顺尊者会亲自来见你。”

钟舒敏手抖了一下,姜静流终于抬眼,“用母亲来压我?”

“姬太先生只是将自己所做的一切向姜顺尊者坦白而已。”屏幕上的零式向身后做了几个动作,扬起微笑,“尊者,刚才接收到姬太先生的信号,我们向外域转移的流民已经顺利抵达黄泉的空港,因为尊者的人拒绝这些流民入港,部分人的基因病发作空港在驱逐这些流民并且开始无差别攻击,已经有上百手无寸铁的平民丧生”

零式的话还未说话,钟舒敏立即联络空港信息台,漫长的拨号后,终于通了,姜静流起身对着屏幕,“白玫,空港发生了什么?”

屏幕一闪,白玫娇媚的面孔出现,艳红的指甲哒在金属表面发出刺耳的声音,“你的消息真快!”

姜静流挑眉,白玫道,“我只是拒绝携带不明致病体进入黄泉而已,值得你亲自过问?我想,在空港上,我有绝对的权利。”

“你无须强调你的权利,我只要知道最近黄泉上发生了什么。”

白玫不看姜静流,嘴角勾起一个微笑,伸手挪了挪屏幕的方向,背景上出现黄泉空港简陋的线条,一个个飞行器飘在半空中飞速驶离,但还未来得及逃出便被不知名的能量击中,如烟花一般散落。

姜静流眼角抽动,打开舱门从空间另外丢出一艘飞船,急匆匆道,“流川,你留下,外面的船留给你和石龟先生用,我和爸爸先回黄泉。”

流川抿嘴,“不,我和你回去。”

姜静流转眼看钟舒敏,钟舒敏笑,“你回去吧,有你的船,我在这宇宙里都会很安全。”

姜静流点点头,人员迅速转移,流川操纵飞船,打开虫洞,瞬间消失。

白玫伸手关闭屏幕,侧头对另外一个屏幕上冷着脸的姚启泰道,“阿姚,姜女要回来了,你们和他的大清洗要加快速度了哦?”

姚启泰抿唇,“阿姜最是心软,看不得人受苦。黄泉内忧外患,我和蓝深会把所有反对她的人杀得干干净净!飞燕城的人我已料理完了,现在就剩东罗里的那些零碎,你给我拖延一下阿姜!等她回来,我会给她一个干干净净的黄泉,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她一个不字!”

“亲爱的,我就爱你硬憋着心狠手辣的这股劲儿。”

姚启泰冷漠地转脸,“他和忘川先生在外域打得天翻地覆,别忘了通知他,姜女要回来了。”

“阿姚,要是有那么一天,我看姜女不顺眼”

“我会杀了你。”姚启泰伸手关闭屏幕,“不要和我矫情。”

白玫耸肩,“真是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