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的轨迹告诉了姜静流一切,她只不过不肯定相信要求一个确认。www.Pinwenba.com

鸠雀的血肉和青鸾卵内的血肉混合,一个人的灵魂和一个蒙昧的兽魂无意识地碰撞重组,原始的**以及旺盛的生命力在互相争夺地盘。人的本能和兽的本能各不想让,它们纠缠着,找不到出口,撕扯着最后化成一团混沌。这是不公平的战争,物种起源和个体遗传的基因密码决定了能力的峰值,无论鸠雀对自身力量的操控多么精密有效率,也改变不了总量远远小于神兽的事实即使它只是一枚在发育中毫无个体意识的卵。

一人一兽在争夺身体的支配权的战争中,姜静流偶然的插入透露了鸠雀即将拥有一个意外到来的孩子,节节败退中机会是本能地,他改变了自己目标。鸠雀在自毁中寻求千万分之一的成功几率,成功了于他是双赢,失败了那么姜静流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地得到一只完全忠诚于她的神兽。

他主动放弃了对血肉的控制权,将身体和灵魂的全部力量集中在血肉中央形成大脑的部分,深入至基因的层级,将对姜静流以及孩子的爱编写入密码中,这将成为青鸾的本能,甚至高于它的生命。完成这一切,鸠雀用仅剩的力量绘制出一个虚幻的符箓,姜静流记得,他说过很多次,他想要拥有一只青鸾,然后带着她穿越宇宙蛮荒,天荒地老。

姜静流五内俱焚,从头到脚如入冰窟。

因为想要得到而被伤害,因为不想被伤害而失去,她进入了一个怪圈,无法挣脱,求而不得。

姜静流本能地调用空间内的全部能量,一个个翻找从玄女那里得到的技术资料,关于空间的技术,关于时间的回溯,关于这个宇宙的本源力量,她撕开空间的天幕,将精神触角探入无尽的虚空,无尽的能量汹涌而至,充斥她破碎的空间,原本趋于愈合的三条裂缝被拉扯开,露出天幕后由无尽的灵石符箓组成的星空。

细碎的微小符阵编织成绳索穿梭成网成界,将涌入空间内的一切能量梳理,包容这宇宙的全部物质和无,物质在空间的回溯中演化虚影穿梭在质能二态之间,她的空间开始在时间之外流动,世界仿佛回到了最初。

以一个点撬动整个宇宙的时间,支点承担所有的反作用力,必得足够强大,姜静流的界在无尽的虚空中游荡,掠过一个又一个陨石海和新生的星系,物质和能量对撞,不够强大的顿时飞灰湮灭。她飞跃千万星系,茫然四顾,居然找不到这样的位置,低头看脚下的土地,无数的符箓依照她的思想纷纷潜入地底开始改造整个世界。

空间被稳定,物质被固化,能量循环趋于完美,时间的流逝也控制在最缓慢的范围内,一个支撑点在虚空中形成,架起她空间的界几成碎片,她便是整个虚空,一切将为她所用。她开始触摸到这个宇宙的真相,时间变幻成金色的线条在指间流动,空间内的作物和物质层层退去,回溯成为过去的影像。

姜静流心生欢喜,安静地坐在空间中等待,当设定的时间值来临,叮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起身欲跨出空间,脚步却停止。鸠雀从来喜欢将她打扮得无一处不美,全副武装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他不喜欢看到一个不完美的她。她画出一面等身长镜,掏出全部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梳头,整面,描眉点唇,做好一切准备,这才放心地迈出去。

“我现在不想见你。”鸠雀身体踉跄一下立即站稳,拒绝钟舒敏的帮忙,冲向琼枝的方向。

姜静流微笑,她回到了她想要挽回的时刻,鸠雀冲向了琼枝的方向,她扬起万千符箓追随而去,速度不快不慢,她可以看见鸠雀的影子射向高高的琼枝树冠,摸出了一个在夜色中散发青幽光芒的卵。姜静流提高速度,飞速的接近,在半空中滑行了几分钟,姜静流开始觉得不对,距离总是那么不远不近,无法靠近,无法触摸。鸠雀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的她,头也不回地冲入了研究所,姜静流远远地看见研究所屋顶上冲天而起的光芒,绝望让这个虚构的世界破碎,一切都无法挽回。

一次无法成功,姜静流重振旗鼓,她从空间中抽取更多的能量,构件了一个更坚固的支点,撬动更多的时间节点,整个宇宙围绕她旋转,她又回到了想要的节点。

“我现在不想见你。”鸠雀身体踉跄一下立即站稳,拒绝钟舒敏的帮忙,冲向琼枝的方向。

姜静流再一次追逐,这一次的距离又靠近了一分,绝望少了一点。

姜静流不知自己重复了多少次,空间的界碎成飞灰,整个世界凝实几成黑洞,但她非常高兴,因为她和鸠雀的距离已几乎触手可及,她伸出雪白的手掌,在鸠雀说出那一句“我现在不想见你”之后,她的指尖触摸到了他的衣角,五指合拢,她的微笑还来不及展开便止住,她身体周围的符箓居然层层溃散,回溯的时间褪去,金色的时间线变得稀疏,鸠雀的影子越来越淡。

姜静流怒而回头,时间的尽头,一个迷糊的影子,她厉声,“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你认真看看你的头顶,再看看你的脚下!”

姜静流抽起时间线甩向那人,密合的线条将那人驱逐的世界之外。

“你再看看你的肚子”那声音莫名冷酷,而后是一个幼儿的哭声,那一声惊叫穿透她的世界,“你在用消耗鸠雀的孩子的生命力量来维持你的界,你想继续失去鸠雀的血脉?”

姜静流低头,肚腹平坦,她双手环抱,惶惶然,“我的孩子呢?”

姜静流整个人僵止,围绕她旋转的世界缓慢停止,连时间也无法流动。

“她用能量给自己构件了一个世界,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用扑捉到的残余能量扣住时间线倒转时空,我暂时还没有找到突破她的界的方法。”姬太的精神被弹出空间,几乎崩溃,他用力忍住奔涌的血脉,咽下口中腥甜的血液。

“她在回溯时间。”巫的星光点点,“在我的时间结界内,她做了一个小的闭合时间循环。能量还不足够强,时间回溯的范围仅限于她的世界内,但已经开始蔓延至现实了。”

姬太挥开欲上前扶他的零式,视线对准被钟舒敏抱住的姜昊宇,姜昊宇似乎没搞懂目前的状态,懵懂地看着远处如在烟雨中朦胧的山影,又看向姬太。姬太向钟舒敏伸手欲抱过姜昊宇,钟舒敏警戒地向后退了一步,“你要做什么?”

“直系亲属之间的血缘力量会破坏能量的平衡,我需要这个来进入她的界。”

“我是她的父亲,用我也一样。”

“那不一样。”姬太坚持,指尖弹出一个符箓点在钟舒敏眉间,钟舒敏避开,不料那符箓化开成锁将他定在原地,身体似被控制,不能动弹,姬太拉开他的手臂,拎起姜昊宇的衣领,对钟舒敏道,“先生,请你安静地看着就好。”而后姬太转头,和颜悦色对姜昊宇道,“乖孩子,现在该靠你了。”

姜昊宇小胳膊小腿挣扎着,“你是坏人,我才不要听你的。”姜昊宇抓起手上的命符射向姬太,姬太微微一笑,但掌托住射向自己的金色玫瑰,“妈妈被界控制住了,不要你了,你不拉住她的话,她回不来了。”

姜昊宇僵住,“骗子,我才不相信你。”

大人们用沉默表示肯定,姜昊宇没有得到支持,立即转头问半空中的忘川,“忘川先生,这个是骗子,你打他!”

“他说的是真的。”

姜昊宇双眼含泪,张嘴欲哭。

“现在还不是时候,憋着!”姬太抱起姜昊宇,飞身射向界,一条磅礴的符龙从他袖口中钻出来缠绕他的身体。这是一个新的完整的立体符阵,较之在兆丰时的那一条,更庞大精巧,甚至在龙的双瞳部出现了类似灵智的光芒。符龙蛇行,身体缠绕界,一张张阵图展开环绕姜静流的身体,形成一个个独立的亚空间将那些环绕姜静流身体的符阵封闭。

姜昊宇身体凌空,本能地抓住姬太的衣角,姬太捏住姜昊宇的手腕,“怕不怕痛?”

姜昊宇才不会示弱,摇头。

“很好,真是个乖孩子!”姬太微笑着夸奖一句,同时弹出指甲在姜昊宇娇嫩的手腕皮肤上划下一条伤口,血线出现,鲜血滴滴答答落入一张符阵,符阵变得赤红妖艳,阵中一阵机械的声音,爬出一条条如活物一般扭动的链条束缚在姜静流的符阵之外。

姜昊宇瞪大眼睛,眼见那些链条隔离了符阵被封闭在亚空间内爆裂,界开始震荡,反作用力冲击空间,姬太将姜昊宇甩在身后,首当其中,能量反噬几乎吞噬他的身体,令人惊喜地,一个小裂缝随之出现。

“你现在可以哭了!大声一点,不然,妈妈就永远回不来了!”

姜昊宇抽噎着点头,放声大哭,童音锐利如刀,又被姬太用一个小符阵来回放大环绕在界破开的那一条小小裂缝之内。

山风静止,时间停止流动,扭曲的空间渐渐趋稳定,只有姜昊宇的声音来回折射。

“界内的时间回溯变慢了,内外压力不平衡,要爆裂了,躲开!”巫的声音来得很快,她的身形退得更快,甩出一把星光卷起半具现的空间以及爬在空间上的三兽。

几声咔嚓,如玻璃碎裂,时间乱流和空间乱流喷涌而出,姬太小心操控符龙,身体在乱流的缝隙间穿行,护着姜昊宇的身体,躬身更加接近姜静流的身体。

“退开,有东西要出来了!”巫一直镇定的声音开始出现异样。

姬太本能地感觉到危险,抬头看去,却是姜静流身体周围被隔开的符阵居然蠢蠢欲动地冲击封闭的亚空间,他的控制在姜静流的符阵面前虚弱无力,几乎只维持了几分钟的时间,那些细碎的符阵结成一张网,弹开他的符龙。同时,姜静流的身体缓慢地动起来,她虚弱地抬起手落在高高隆起的小腹上,似在确认胎动,感受到胎儿强劲的生命力后,那只无力的手向半空中一指,半具现的空间恍然露出真容,只一瞬间又隐没。但这一瞬间已足够众人惊讶,那空间中无垠无际的星空旋转,几个庞大的星系生成。

“居然又升级了!”忘川庞大的身体落在姬太身后。

忘川话音一落,以姜静流身体为中心,一个以纯能量构建的符阵漫撒开去,能量线飞快地穿越星球,将黄泉包裹完全。

忘川大惊失色,“她要吸收整个行星的力量来抵消升级的能量真空!”

果如忘川所言,一个庞大的能量漩涡出现,包围着姜静流,灌入她的空间中。

忘川面色苍白,双翅展开,顶天立地,振翅欲飞。

巨变又起,一瞬间,能量漩涡消失,包裹行星的符阵溃散成凌乱的能量线,一切消散,能量回归原位,仿佛什么都未发生?

忘川惊疑不定地看向随之落下的青羽和石龟,石龟擦一把额头的虚汗,“吓死个人了,差点就交代在这里了啊!”

姬太伸手拍拍哭得喘不过气的姜昊宇,“乖孩子,不哭了,妈妈回来了。”姬太后背已被冷汗浸湿,他的精神只探入姜静流的界中一秒,但这短短时间便足以让他被那浩瀚得无可探测的能量世界抓住,不是他唤醒了姜静流,是姜静流控制住了自己。

几双眼睛调转视线,正对上姜静流缓慢张开的双眼,黑瞳如墨。

巫叹一口气,洒出星光收集还未完全稳定的时间线,消除时间回溯的能量残余,侧身跨入空间裂缝,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静流半坐,手搭在小腹上,腹中的生命体旺盛,小胳膊小腿挣扎,肚腹上不断浮现一个个小小的印记,她抬眼四顾,“别担心,我回来了。”

忘川几乎被吓瘫,“你再多来一次,我就不用活了。”

“抱歉,差点毁了你的星球,以后都不会了。”姜静流缓慢起身,肚腹又是一阵抽动,“现在别着急找我算账,这小家伙要出来了,你们得先给我找个地儿,等我生完了,咱们再来一笔笔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