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真是个急性子(1/1)

许盛辉倒笑了,还说是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不想却是个心机深沉的小狐狸,这是要跟自己玩欲擒故纵呢,要是别的女人跟自己玩这一套,早晾一边儿去了,不过,这丫头倒让自己颇有几分期待。怪不得那天会在门口看见她,原来她就是杜嵩给自己找的生活助理。

杜嵩见老大满脸兴味的望着路口的温暖,不禁提醒了一句:“总裁,温小姐是您的生活助理。”

许盛辉点点头:“这次你工作完成的不错,这个月的奖金给你翻一番。”

“谢谢总裁。”杜嵩虽然高兴能够领钱,却总觉得哪儿不对了,见总裁仍然盯着温暖,一直到车子开远,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心里不免琢磨,莫非老大看上温暖了,不能吧,怎么看温暖都不是老大的菜啊。

老大不一直喜欢□□童颜,有风情的女人吗,跟老大以往的女人比起来,温暖可是连清粥小菜都算不上。

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安份的女生,只怕不会跟总裁玩什么男女游戏,想到此,又道:“总裁,温小姐大学刚毕业,这是她的头一份工作。”

许盛辉终于意识到杜嵩话里的含义,挑了挑眉:“她有男朋友吗?”

杜嵩摇摇头:“这个倒是没问,想来有吧,毕竟温小姐也二十三了,这么大的女孩就算结婚也不新鲜。”

许盛辉却不以为意,不管这丫头有没有男朋友都一样,他许盛辉看上女人,没有弄不到手的,尤其,这丫头明明就对自己有意思吗,只不过手段耍的还挺高明,不是今儿在街上偶遇,杜嵩认出了她,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本来还有些遗憾,如今倒不着急了,他很期待这丫头接下来会做什么,既然这丫头想演戏,自己就陪她演演,反正最近无聊,逗弄逗弄这个小丫头,也是不错的选择。

杜嵩跟在总裁身边不少年了,对于老大的没一个表情都相当熟悉,老大如今的表情,绝对是对温暖有兴趣,这倒是杜嵩没想到的情况,当初找温暖还怕她跟别的女人一样,骚扰总裁呢,如今看来,自己不用担忧了,瞅老大这意思,仿佛巴不得被骚扰呢。

若是两厢情愿,倒省事了,只不过,如果温暖真成了总裁的女人,这生活助理恐怕还得另外找,一想到还要找杜嵩脑瓜子都疼。

许盛辉心情极好,低头看了看表,中午是赶不上了,晚上倒是还可以,他真想看看这丫头晚上见了自己,这戏还演不演的下去,想到此,跟杜嵩道:“这几天我都回别墅住。”

杜嵩一愣:“总裁是说,需要给您准备晚餐吗?可是今天晚上您有个要紧宴会,只怕推脱不开。”

许盛辉这才想起来,今天晚上是有事儿,不免有些遗憾,想了想,又觉得不这么快揭穿这丫头也不错,就照这丫头的剧本演下去,他异常说期待,她下一步怎么做。

一想到这丫头勾引自己的手段,竟有些燥热,而且……许盛辉颇讶异的低头看了看一眼,自己竟然有了反应,多少年没这种感觉了,就冲这一点儿,这丫头也是他的,想到此笑了起来。

温暖送了一天传单,结算了工钱,心满意足的回家了,刚进家就发现姑姑竟然在,看见她笑眯眯的道:“温暖回来了,听你妈说,你招聘上了盛辉集团,是真的吗?姑姑可听说盛辉集团是大公司,你表姐当初应聘的时候,都因为只是个本科生,第一关就刷了下来,你表姐说,盛辉的职员最基本都是硕士生。”

“大姐,您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还能拿这种事儿开玩笑不成,我们家温暖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偏就赶上了人盛辉集团这拨不看学历,瞧着我们家温暖厚道,品质好,就招进去了。”

姑姑嗤一声:“这也不是做慈善,厚道品质好,管什么用,这可是大公司,看的是能力,温暖你跟姑姑说实话,是真的假的?”

温暖有些烦不胜烦:“姑姑,为了这种小事争执有意义吗,盛辉集团再大也有小职员,不都是精英,像我这样打杂的,有必要招什么硕士博士吗。”

姑姑仿佛明白了,笑道:“我说呢,原来是办公室里端茶倒水的小妹啊,怪不得不看学历呢,依着我说,还不如找个小公司干点儿实在事儿呢,即便在盛辉集团干一辈子也没出路啊,是不是弟妹。”

温妈妈气得脸都红了:“端茶倒水怎么了,大姐可别忘了,当初你们家温馨想去端茶倒水,人家还不要呢。”

“你说什么?我们家温馨怎么了,我们家温馨可是正经的名牌大学,跟你家温暖能一样吗,就一个端茶倒水的工作罢了,瞧把你得瑟的,我家温馨下班了,我得赶紧回去做饭,这个礼拜六还得相亲呢,这次介绍可是一中心的主治医师,年轻有为,家里条件还好,要是成了,往后我可跟着闺女享福了。”撂下话走了。

温暖一见她妈的脸色不对,急忙躲进自己房间,锁上门,接着就听见拍门声:“温暖,你给妈开门,开门,我告诉你,从这礼拜你也给我相亲去,多大了还成天在家待着,想当一辈子老姑娘啊……”

温暖把耳机戴上,音乐开到最大,让她妈唠叨去,反正让她相亲也不是一两次了,从自己大学毕业,妈妈就开始张罗,温暖都不记得自己见了多少,有时她真想不明白,自己不过二十三怎么比人家三十二的还着急。

瞥见手机闪了闪,是杜特助,急忙把耳机子摘下来:“杜特助,您找我有事儿?”

“温小姐,我是通知你一声,总裁今天晚上回别墅住。”

温暖点点头:“好,那我明天一早过去准备早餐。”反正就是三明治橙汁呗,简单不费事,这么一来,自己明儿仍然可以去兼职,一份工作两份工资,往哪儿找这样的好事儿去。

撂下电话,温暖瞄着妈妈做饭的功夫,去冲了澡,吃饭的时候,不管她妈怎么唠叨,都只当没听见,倒是爸爸看不过去,喝斥了一句,妈妈终于不唠叨了,温暖感激的看了爸爸一眼,看见爸眨了眨眼,不禁笑了,她知道爸从来都是向着自己的。

温暖回屋玩了会儿游戏就睡了,毕竟明天还得早起呢。

转天一遭,温暖仍然是五点出门,到别墅的时候正好六点半,刷开门进去,准备好早餐,放到餐桌上,下意识瞥了眼泳池,差点儿没喷了,急忙转过身,心说,这男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大白天的就算在自家里游泳,多少也该穿件泳裤吧,更别提,还有自己这个生活助理呢,就这么□□的裸泳,真好意思。

温暖撇撇嘴,躲进了保姆房。

许盛辉自然看见了她,还琢磨她今天会用什么手段勾引自己呢,不想,一转眼人就没了。

许盛辉估计这丫头还打算跟自己这儿演戏呢,既然她想演戏,自己就陪着她演好了,也当是个情趣儿了。

温暖听见车响才出来,收拾了碗筷,跟昨天一样,去楼上又收拾了一下房间,就走了。

只不过,她前脚上了公交,后脚许盛辉叫司机跟着她,看着她取了小电动,仍去昨天的街口发传单。

许盛辉笑了一下,这丫头倒沉得住气,却越发期待接下来的剧情。许盛辉心情愉悦的交代司机去公司,心里真是越来越期待这丫头的表现了。

只不过许盛辉的愉悦心情并没有维持太久,第一天如此,第二天如此,第三天如此,一连四天天如此,许盛辉未免有些不耐,这丫头打算演到什么时候,难道这丫头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这么下去得等到什么时候。

许盛辉正琢磨,是不是给这丫头一些暗示,或者直接揭开谜底,这么耗下去,自己的兴致都快磨没了。

决定之后,周五早晨,许盛辉让司机先回公司,自己就坐在餐厅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

温暖哪知道他还在,听见车响,以为他走了,从保姆间出来,打算收拾碗筷整理房间之后,接着发传单去。

不想,刚走出来就看见餐桌前坐着的男人,不禁愣了愣,平心而论,这男人的长相气质的确很出色,就算没有盛辉集团这个巨大的光环,光看这个男人本身,也有相当的诱惑力。

尤其,这男人身上有种从骨子里透出的高贵,加上得体的衣着,让他看上去很有几分儒雅风度,却一想到他当街搭讪自己的行径,温暖实在对他没什么太大的好感。

只不过,毕竟是自己老板,礼貌还是要的,温暖觉得,鉴于之前搭讪的事太过尴尬,自己还是直接略过的好。

想好了,温暖礼貌的微微躬身:“许总早上好,我是您的生活助理温暖。”

许盛辉挑了挑眉,自己都送上门了,这丫头还想继续演下去不成:“我怎么瞅着你有些眼熟呢,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温暖低下头:“大概我长了一张大众脸,许总今天不上班吗?”

许盛辉笑了一声,站起来走到她跟前,手撑住她后头的墙,用颇为诱惑的声音道:“如果有别的节目,不上班也可以。”

温暖吓了一跳,脑子里警铃大作,急忙从旁边一闪,躲开他,站的远了些,才道:“如果许总没什么事,我先去收拾房间了。”撂下话转身跑上楼了。

许盛辉吃吃笑了起来,这小丫头还真知道怎么取悦自己,这个戏要是这么演下去,就有意思多了,楼上,自己房间?看来这丫头还是个急性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