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三个月后两清(1/1)

温暖想着赶紧把屋子收拾了好走,省的跟这男人待在一起,利落的把床铺好,进了浴室,把用过的毛巾跟换下来的衣服,丢进脏衣篮,刚要拿下去,身后一个人贴了过来。

许盛辉看着小丫头挺翘的臀,部,异常心动,真是看不出来,这丫头外表看上去挺清纯,骨子里却很有情趣。

本来,他还以为小丫头会脱光了在床上等着自己呢,不想,这丫头却来了浴室,莫非头一次就想来个鸳鸯浴?

悄悄跟进来,见小丫头弯着腰,绷紧的牛仔裤,勾勒出挺翘的臀,部,那弧度完美的曲线,让他浑身燥热,忍不住从后头抱住她:“小丫头勾哥哥的火儿是不是,看一会儿哥哥怎么收拾你……”

温暖寒毛都竖了起来,屁,股后头那个硬硬的东西,傻子都知道是什么,想不到这男人长得人模狗样,却真是个衣冠禽兽,直起身用力推开他,迅速往后退了数步,一伸手抄起洗手台上的水晶花瓶,指着他:“你,你离我远点儿。”

许盛辉愣了愣,不禁笑了:“小丫头,戏再演就过了,哥哥的耐心有限,过来让哥哥好好亲亲……”

温暖气得直哆嗦:“你,你胡说什么,你是谁的哥哥,你再过来,我可不客气了,我只是你的生活助理,你这样可是职场性骚扰,我能告你的。”

许盛辉忍不住乐了:“小丫头,你还真是演戏上瘾,这么着,等会儿哥哥再陪你演,这会儿先过来让哥哥亲亲……”说着往前一步。

温暖吓坏了,尖叫了一声,手里的水晶花瓶用力丢了出去。

许盛辉做梦也没想到,这丫头跟自己玩真的啊,眼睁睁看着那个水晶花瓶飞过来,正砸到自己的脑袋上,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杜嵩正在公司等着许总过来开会呢,高层可都到了,可就是许总迟迟不见,刚要打电话过去问问,电话就顶了过来。

杜嵩扫了一眼,是温暖,温暖极少给自己打电话,这时候打过来莫非有什么事儿?

杜嵩接了起来:“温小姐,你找我。”

“杜,杜特助,你,你快过来,许,许总晕倒了……”

杜嵩吓了一跳,心说,许总的健康报告昨儿自己才看了,各项指标都相当正常,加上许总平常颇注意锻炼,怎么也不至于晕倒吧。

忙让人先散了,叫了司机坐上车就往别墅区赶,听见话筒里的哭声,杜嵩安慰她:“温小姐你先别哭,你跟我自己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许总会晕了?”

温暖只是哭,杜嵩没辙了,只得让司机开快点儿,到了地儿进到屋里,楼下没见着人,三步两步上了二楼,听见温暖的哭声是从浴室传出来的,忙跑了过去,推开门看见里头的情景,杜嵩只觉脑袋嗡一下。

温暖蹲在洗手台下面,抱着胳膊,吓得直哭,总裁却倒在血泊里,旁边一个碎了的水晶花瓶,杜嵩吓的魂儿都快飞了,也不想问发生了什么,叫司机上来把人先弄到车上去,回头看见温暖还蹲在地上哭,脸色一沉:“温小姐,事到如今,咱们丑话得先说在前头,不管事情是怎么回事,如果总裁有什么闪失,别说你一个小丫头,恐怕谁都担待不起,这里你别管了,先回家等着消息吧。”撂下话走了。

温暖又哭了一会儿,才缓缓站起来,心里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这件事绝不能让爸妈知道,即便事情的起因不怨自己,可许盛辉是什么人啊,他可是盛辉集团的总裁。

而且,刚杜特助那几句话,温暖听得明明白白,恐怕除了盛辉集团,许盛辉身后的背景也不一般,这男人不仅有钱有势,还长了一副儒雅的外表,自己就算说出实情,他想骚扰自己,自己才用花瓶打破他的头,估计也没人相信。

自己该怎么办?如果他死了,大不了自己给他抵命,只要不牵连爸妈就行,想到此,抹了抹眼泪,找出手机给杜嵩拨了过去:“杜特助,我是温暖,许总在哪个医院?”

杜嵩:“你问这个也于事无补,还是回家等消息吧。”

“杜特助,求求你告诉我,我会负责,我真的会负责,无论什么后果我都能负责。“

杜特助叹了口气:“一中心vip病房。”

不是半道儿上总裁醒过来非要来一中心,如今这件事恐怕已经闹大了,杜特助放下手机看了眼里头正缝针的总裁,心里真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交代。

见医生缝完了,推到了病房输液,杜嵩才有机会问:“总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盛辉也没想到,自己活了三十八年,都全须全影儿的,最后却给这么个小丫头给开了瓢,而且,这事儿还真没法跟杜嵩细说。

怎么说?难道说自己误会这丫头对自己有意思,想过去抱她,却给这丫头开了瓢,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自己的一世英名可全毁了。

到了这会儿,许盛辉终于知道那丫头真不是跟自己演戏,人家就是确确实实对自己没意思,不仅如此,甚至因为别墅外那次自己兴之所至的搭讪,给这丫头留下了极其不好的印象,这丫头完全把自己当色狼了。

不然,也不会躲着自己,非等自己走了,才出来收拾碗筷,所以,自己想抱她的时候,这丫头才毫不客气的把自己开了。

想到此,看了外头一眼:“那丫头呢?”

杜嵩道:“吓坏了,刚打了电话来,说要承担责任,一会儿就过来。”

许盛辉想了想:“一会儿她来了让她直接进来,另外,这件事不许让家里知道。”

杜嵩就知道,总裁非要来一中心就是想瞒着家里,却为难的道:“可是您这脑袋上这么大个口子,只怕瞒不住……”

许盛辉挥挥手:“能瞒多久瞒多久,瞒不住了就说我自己摔的。”

杜嵩咳嗽了一声,摸了摸鼻子,心说,摔的?谁家摔跤能摔脑袋顶啊,这不明摆着的瞎话吗,既然总裁这么说了,自己也只能先瞒着了。

看见温暖在外头被特护拦住了,急忙出去解围。

温暖找了两圈才找到一中心的vip病房,如果不是发生了今天这样的意外,这种地方估计她一辈子都不可能来。

好容易找对了地儿,却给护士拦住了,小护士年纪不大,长得很漂亮,只不过态度不大好,眼睛仿佛长到了头顶上,瞥了温暖一眼:“你找谁啊?走错地儿了吧!这里是闲人免进的vip病房,要是看病人的在旁边的楼。”

温暖:“我是来看许总的。”

许总?小护士愣了愣,上下打量她一遭,怀疑的道:“你不是蒙事儿的吧。”

正说不清呢,温暖一眼看到了杜嵩,急忙打招呼:“杜特助。”

小护士一看杜嵩,立马笑的温柔极了:“原来这位小姐真是来看许总的,对不住,我误会了,小姐里面请。”

温暖懒得跟这种人计较,怪不得许盛辉觉得所有女人都该顺着他呢,就是因为有这种势力的女人存在,才会让许盛辉自信心盲目膨大,逮谁骚扰谁。

跟着杜嵩走到病房门口,心里不免有些忐忑:“那个,许总他怎么样了?”

杜嵩看了她一眼:“缝了六针,打了破伤风,有轻微脑震荡症状,具体的还要入院观察几天。”

温暖倒松了一口气:“他,他没死。”

杜嵩皱了皱眉:“温小姐,容我提醒你一句,如今的状况已经相当严重了。”说着,又不禁问了句:“到底怎么回事儿?”

温暖咬了咬唇,没说话,她觉得,自己即便把事实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尤其,眼前这位还是许盛辉的特别助理。

杜嵩刚要再问,忽听里头许总的声音传来:“让她进来。”杜嵩只得不问了。

温暖进了病房,刻意站的老远,抬头飞快看了病床上的男人一眼,低下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许盛辉哼了一声:“不是故意的就把我开了瓢,要是故意的,我这条命还有吗。”

温暖猛然抬起头来:“明明是你对我性骚扰,我只是自卫。”

许盛辉看了她一会儿:“小丫头,你自己也知道,这话说出去没人信吧,所以,你才会给杜嵩打电话,说要全权负责,只是,我很好奇,你打算怎么负责?”

温暖:“我,我可以赔偿。”

赔偿?许盛辉笑了:“你不会以为我许盛辉会缺你这点儿赔偿吧,更何况,不是我看不起你,这事儿要是较起真儿来,恐怕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温暖咬了咬唇:“那,你想怎么样?”

许盛辉目光闪了闪,落在她脸上,看得出来,这是个倔丫头,别看柔柔弱弱的,却有股子宁折不弯的劲儿,明明心里怕的要死,却仍放着胆子来跟自己谈判,她眼里有愤怒,有不屑,更有无奈,这样的她,竟比之前更吸引自己,他甚至想亲她。

脑袋上隐隐的疼痛,一再提醒着自己轻举妄动的后果,异常惨烈,或许自己可以换一种方式,先把误会解开,把这丫头对自己的坏印象扭转过来,再想别的事儿。

他相信,只要这丫头在自己身边待一阵儿,就会知道自己是个多有魅力的男人,而自己瞧上她,是件多幸运的事儿。

想到此,开口:“这件事说穿了,不过就是误会,我以为你对我有意才那么做的,并不是有意骚扰你,既然说开了,我也不想难为你。不过,我这脑袋总是被你开的,于情于理,你也不能袖手旁观,而且你还是我的生活助理,照顾我本来就是你的工作,这么办,等我出院你就搬到别墅去照顾我三个月,三个月后,咱们这事儿就算两清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