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什么不在一起(1/1)

许盛辉摸了摸温暖的脸:“给我打个电话去接你过来多好,看晒得脸都红了。”温暖扒拉开他的手:“大庭广众之下,你庄重点儿行不行。”

许盛辉乐了:“我摸我媳妇儿谁管得着,更何况这里是盛辉集团。”

前台的两位小姐一脸震惊的看着温暖,总裁称呼这位媳妇儿,总裁的媳妇儿不就是总裁夫人吗,那刚才她们拦着不让这位上去,以总裁疼媳妇儿的样儿,她们还不得被炒鱿鱼啊。

见总裁扫过来的冷光,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是你们俩刚拦着我媳妇儿,不让她上去吗?”

温暖见他面色不善,生怕他迁怒,急忙拉住他:“这是她们的工作,如果人人都不经预约就上去找你,不是麻烦了吗,而且,她们并不认识我,走吧,我们上去。”说着把他往电梯拖。

难道小宝儿主动牵着自己,许盛辉立刻眉开眼笑,也不追究前台小姐了,跟着温暖进了电梯。

唐安琪阴晴不定的望着电梯,半天才仰起头,踩着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哒哒的走了出去。

两位前台小姐彼此看了一眼,拍了拍心脏:“可吓死我了,你说咱们许总什么时候结婚了,我怎么没听说啊。”

“估计还是男女朋友吧,瞧着年纪可不大,像是大学刚毕业的,不过,看许总这意思,估计早晚的事儿,对了,我想起来了,她不是上次杜特助给总裁招的那个生活助理吗,面试的时候,我见过她。”

“那这位可真有大本事,从生活助理一下成了总裁夫人,这可是一步登天了,以后咱的长点儿眼色,看见这位别拦着了,直接放行,不然,早晚回家吃自己,之前还以为唐安琪跟总裁有戏呢,闹半天不是一回事儿。”

“谁说的,唐安琪明明就对许总有意思,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只不过运气差点儿,半截让个小丫头给截胡了。”

“别说了,有人下来了……”

不说两位前台姑娘八卦,再说温暖,一进电梯就给许盛辉按在墙上,不等她反抗,许盛辉就堵住了她的嘴……

温暖一开始还推他,后来被他亲的有些浑身发软,这点儿温暖也挺瞧不起自己的,明明不喜欢许盛辉,却总是对他的亲近有反应,感觉他的手探进自己的衣服里,温暖忙推开他:“你疯了,这里是电梯,有摄头的。”

许盛辉却不放开她腻歪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小宝儿你自己算算,多少日子不让哥哥近身了,嗯?哥哥这有了女朋友,还当和尚可不行,你今儿不给我,甭想出这个门……”说着,更为放肆……

温暖生怕他胡来,急忙道:“那,那也不能在这里。”

许盛辉眼睛一亮:“这么说,小宝答应哥哥了。”

温暖咬了咬唇:“反正这里不行。”她可没有勇气在电梯里表演活春,宫。

许盛辉一把抱起她:“成,都听我家小宝的,咱不再电梯里……”

两个小时后,温暖终于知道许盛辉之所以这么痛快的答应她,是因为他的办公室里有个偌大的休息室。

温暖从浴室出来,许盛辉手里拿着吹风气拍了拍床:“过来,我给你吹头发。”

温暖琢磨自己来找他商量方宏宇的事儿,最好还是顺着他点儿,这家伙心情好,或许好商量一些,便走过去坐在床凳上,让许盛辉帮她吹头发。

许盛辉爱极了这种感觉,他家小宝儿今天乖得实在招人疼,吹干了头发,用梳子梳顺了,转到前头端详了一会儿:“小宝儿,你散着头发好看,以后别梳马尾了,看着跟个小孩子似的,跟哥哥走在一起不搭配。”

温暖才不理他,三两下扎了起来:“梳起来凉快。”小孩子似的别扭。

许盛辉抱着她亲了一口:“我家小宝儿的脾气真不小,行了,说说吧,今儿怎么想起找哥哥来了。”

许盛辉心里是高兴,可对小丫头也异常了解,哪怕两人如今已经成了正式的男女朋友,心里也知道,是自己逼迫的结果,不然,小丫头不会这么跟自己别扭着。

许盛辉不在意,就算是块石头,搁在身边的日子长了,自己也能捂热乎了,更何况,这么招人稀罕的小丫头了。

温暖看了他一眼:“方宏宇……”

她刚提了一个头,许盛辉的脸色就阴了下来:“少跟我提这小子,我不爱听。”

温暖急了:“许盛辉你讲不讲理?”

许盛辉哼了一声:“我怎么不讲理儿了,亏了我刚那么高兴,原来是为那小子求情来了。”

许盛辉脸色更沉:“还说跟他没关系,跟他没关系,你大热的天跑来找我,说,你跟他是不是上高中的时候就眉来眼去了?”

温暖给他气乐了:“许盛辉你有病吧,就算我跟方宏宇上高中的时候有什么,你管得着吗,我管你了吗,你过去多少风流账,光杂志上的搜集搜集,都能组建个后宫了。”

温暖一句话许盛辉倒高兴了,抱着她坐在腿上:“原来我家小宝儿这么在意哥哥啊,还翻杂志查老公的旧账。”

“谁耐烦翻你的旧账,是你的花边儿太多,随便翻都能看见。”

许盛辉嗤一声乐了:“行,行,是我家小宝儿随便翻看见的行了吧,小宝儿,哥哥跟你说,那都是认识你之前的事儿了,自打稀罕上我家小宝儿,哥哥可是守身如玉,除了我家小宝,别的女人看都不看,真的,我发誓。”

温暖懒得跟他废话,刚在楼下还跟那个唐安琪眉来眼去的呢,这会儿就赌咒发誓,当她傻子啊,不过,许盛辉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她还是摸到了一些,脸色缓了缓,尽量柔声道:“方宏宇是转学过来的,就在我们班待了一年,如果不是他主动跟我说话,我都不记得高中同学里还有他,我跟他根本就不熟,你这么费尽心机的对付人家做什么?弄的人家方宏宇的妈妈都来找我了,多不好意思。”

许盛辉没好气的道:“你对他没意思,他可对你有意思,隔了这么多年,还能一眼就认出你来,不定在心里怎么藏着呢,以前他肯定暗恋你。”

温暖脸都红了:“你胡说什么,我也不是天仙,人家堂堂宏宇集团的老总犯得着暗恋我吗。”

许盛辉吃吃笑了,凑过来亲了个嘴:“谁说的,我家小宝儿可比天仙还漂亮。”说着哼了一声:“方宏宇的路子倒野,找了这么多人出来说情,得了,看在我家小宝儿的面子上,哥哥这回就放他一码,只不过,小宝儿得答应我件事儿。”

温暖看着他:“什么事儿?”

许盛辉凑到她耳边咬了一下:“搬到别墅去陪我。”

温暖蹭的推开他站了起来:“不行。”

许盛辉看着她:“怎么不行,以前你也不是没住过,你忍心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郊外吗,再说,男女朋友在一起住,不是应该的吗,难道我这儿好容易混成了正牌男友,每天想抱媳妇儿还得偷偷摸摸的。”

温暖摇摇头:“算我比较保守吧,我不赞成婚前同居。”事实上,不是没辙了,她根本就不想跟许盛辉有任何联系。

“那我们结婚。”许盛辉倒是说的轻松。

温暖瞪着他:“许盛辉婚姻是儿戏吗,你就为了跟我上床就结婚,你有病吧。”

许盛辉抱着她:“小宝儿,哥哥没病,哥哥就是稀罕不够我家小宝儿,也不瞒你,哥哥这心里啊总患得患失的,就算这么抱着你,也不安稳,小宝儿,你说你给哥哥下了什么药,怎么哥哥就着魔了呢。”

温暖皱眉看着他,一时不知道他说的是是假,如果许盛辉起了跟自己结婚的念头,自己该怎么办,不,不可能,他就是随口一说,他这样的人,他们这样的家庭,怎么可能会娶自己这样的女孩。

温馨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大实话,这个社会虽看似人人平等,其实不然,尤其像许盛辉这样的家庭,大多固守着门当户对的传统。

许盛辉的手钻进她的衣服里悄悄解开她的内衣扣子:“小宝想什么呢,是不是想哥哥怎么疼你……不用想,哥哥就在这儿呢……”一翻身把温暖压在床上……

温暖给许盛辉一直缠到了晚上,去陈前哪儿吃了晚上饭,才送她回来。

温暖不想让他上楼,妈妈现在看见许盛辉热情的吓人,温暖觉得不舒服。

半夜的时候,温暖睡得迷迷糊糊,电话响了,温暖接了起来,方宏宇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温暖,我是方宏宇,抱歉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

温暖坐了起来,仿佛听见那边儿像是机场:“你,在哪儿?”

方宏宇静默片刻:“我在机场,一个小时后之后我就回美国了。”

说着顿了顿:“温暖,其实转到一中之前,我就见过你的,我看见你跟林隽在一起,林隽坐在你对面看书,你喝饮料,你喜欢喝猕猴桃汁,每次都喝这个,你总是看着林隽笑,笑的比窗外的冬阳还温暖,我看见你胸前的一中校徽,就逼着妈妈把我转到了一中,你跟林隽在校外见面的时候,我总跟着你们。

那时候我很自卑,想着林隽对你那么好,又那么优秀,我赶不上他,就远远看着你好了,后来,妈妈觉得我状态不对,把我带出了国。

温暖,我知道你跟林隽很好,但我还是忍不住回国了,本以为你大学一毕业就会嫁给林隽,却没想到你们并没有在一起,这才让我觉得有了机会,却没想到发生这些事儿。

温暖,我知道你不喜欢许盛辉,我见过你望着林隽的目光,那才是喜欢,我快走了,但我还是想问你,为什么没跟林隽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