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老朋友过生日(1/1)

林隽刚回到家,手机就响了,林隽看了一眼是唐安琳,略踌躇还是接了起来:“安琳你找我有事儿?”

唐安琳嘟嘟嘴:“林哥哥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女朋友哎,非得有事儿才能找你吗?”

林隽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教案来,翻开:“我还要看教案,你如果没事儿我先挂了。”

唐安林急忙道:“下周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林哥哥总不能空着手去拜寿吧,我去陪你准备礼物好不好?”

林隽按了按太阳穴,如果可能,他真不想把自己置于这种境地,林隽从小就知道自己是私生子,别人有爸妈接送的时候,他只有身边的保姆,甚至连妈妈也不能经常见到。

一开始他还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许家的私生子,许家声名显赫,他的父亲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是妈偷着生下自己,怕许家知道,才把他藏了起来,一直到他十八岁那年,自己才知道父亲是谁。

许家把他们母子送到了国外,去年才回来,他知道妈妈的想法,想让自己认祖归宗,林隽有时理解不了妈妈,这一辈子追求的就是如何让许家承认自己,这有何意义。

其实,没了许家私生子的名头,他们母子也能过的更好,而且,他妈还想让他娶唐安琳,林隽说不上对唐安琳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说喜欢吧,少了心动的感觉,说不喜欢,有时候她望着自己的时候,竟又让他觉得莫名熟悉。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鬼使神差的没有拒绝她以他的女友自居,可是像妈想的跟唐安琳结婚,他也没想过。

在他的认知里,结婚是两个彼此相爱的人,互许一生相守的承诺,他对安琳并不反感,但却清楚的知道,不是这种感觉,忽然脑子里划过一张脸,她定定望着自己,那么伤心那么委屈,看着她哭,自己竟然觉得有些心痛。

“林哥哥你听见我说话了吗?林哥哥,今年你头一次参加老爷子的八十大寿,没有像样的寿礼可不像话。”

林隽:“我已经准备好了。”

唐安琳不满了:“怎么不让我陪你去买。”

林隽:“不是买的,我还要备课,先不跟你聊了,再见。”按了手机,想起什么,从包里翻出那本书看了看。

很基础的素描入门,还是旧版的,翻了翻,忽的一张卡片飘了下来,林隽捡起来,不禁愣了愣,是一张书签,背面是手绘的素描肖像,正是刚才那个女孩儿。

她变化不大,仍是高高的马尾辫,唯一的区别是刘海,书签上的女孩是齐刘海,现在都梳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更显清秀。

即便只是寥寥几笔,却把女孩儿的神韵勾勒的异常传神,女孩笑得很甜,有一种暖暖的感觉,像冬天窗外落进的暖阳,他想,画这张肖像的人肯定很喜欢这个女孩儿,不然,绝不可能画的如此传神。

林隽忍不住抽了一支画笔过来,在纸上几笔就勾勒出一个女孩的影像,看了看,不禁失笑,自己这是做什么,合上书放到自己的包里。

想起今天在东门看见的人,如果她是许盛辉的女友,自己大概还能见到她,到时候再找机会把书还给她好了。

一想起许盛辉,林隽微微皱眉,许盛辉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跟自己这个私生子不同,许盛辉是许家光明正大的儿子,老爷子再霸道,再专横,在这个儿子面前也无计可施,因为许盛辉比老爷子还霸道,当初把他们母子送走的就是他。

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自己实在不信,那个温柔对着女孩儿笑的男人,就是自己那个无比冷酷的兄长。

不过,女孩为什么跟自己说那些?难道真是认错了吗?

他忽觉头有些疼,从抽屉里找出药来吞了一颗,感觉头痛慢慢缓解,吁了口气,如果今天的女孩将来嫁进许家,也算是自己的嫂子了。

嫂子……林隽下意识排斥这个称呼,却又不知这种排斥从何处而来,站起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出神。

这是一栋有些年头的老楼,当初自己受聘来美院任教,学校是安排了公寓的,条件很好,还在学校里,但他还是选择了这里。

这里距离美院不远走路大约十分钟,条件自然不如学校提供的公寓,但当初踏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就决定要住进来。

一室一厅的格局,并不大,但厨房浴室都有,最让他喜欢的是窗外的景色,窗外是一颗蓊郁的梧桐树,自己是去年初春来看的房子,当时粉色的桐花簪满枝头,美不胜收。如今桐花没了,满树阔叶,风一过,簌簌落了一地,不知不觉已经入秋了。

恍惚有什么闪过脑海,再想捕捉却毫无痕迹,最近总莫名会闪过一些画面,很模糊,大概是当年车祸的后遗症,提起车祸,又不禁想起今天的女孩儿,她如泣如诉的说着那些,如此悲伤委屈,她的男朋友也出过车祸吗?所以他才跟许盛辉在一起,可她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吧,不然,怎会哭的如此伤心。

自己今天怎么了,怎么总想起这个女孩儿,林隽摇摇头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对一个只有两面之缘的女孩,竟然产生了这么多联想,大概是因为她是许盛辉的女友,自己才会如此。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林隽看了一眼,接了起来:“妈,您找我。”

“小隽,你爸的寿礼准备好了吗,记着别太寒酸,也别太张扬?最要紧是心意。”

林隽微微叹了口气,说实话,对于那个父亲,他没什么感觉,如果可能,他甚至不想跟许家扯上关系,只是妈妈很在意。

“小隽,妈的话你听见了吗,你爸的八十大寿是个好机会,许家的亲朋好友都会去,你爸既然让你去,就是有意让你认祖归宗。”

林隽:“妈,为什么非要我认祖归宗?现在不是也很好。”

林丽:“什么为什么,你本来就是许家的儿子,老爷子好容易吐口,你千万别犯倔,进了许家,往后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可比你教书强的多,等你跟琳琳结婚,妈也能跟着你享几年福。”

林隽:“妈我可以养活您。”

“好了,好了,妈知道你能养活我,可你是许家的儿子,这点儿错不了,行了,妈还有事儿,得出去一趟,回头再给你电话。”不等林隽再说什么,那边已经挂断。

林隽叹了口气,自从许家让自己去参加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他妈就开始兴奋了起来,自己姓许对妈妈真这么重要吗。

觉的头又有些疼,瞥见桌子上自己刚画的那张肖像,拿起来看了一会儿,竟觉心里平静了不少,头也不那么疼了,仿佛女孩的笑容有安抚功能,自己想什么呢,顺手夹在教案里,合上,决定去洗澡睡觉。

夜里下了雨,林隽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情境很清楚,他梦见自己跟一个女孩站在开满桐花的树下。

女孩仰脸看着树上的桐花,脆声声的念着:“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林哥哥,你觉得这首诗好不好?”

自己笑着点头:“好。”

忽的一阵风过,摇落满树的桐花,仿佛落雨,女孩转着圈笑,桐花在她身畔飞舞,美的惊心动魄,他甚至能感觉到当时自己心里的快乐。

他努力想看清那个女孩,可她的脸始终隐在迷雾里朦朦胧胧的,再想看,女孩忽然消失了,林隽陡然惊醒,侧头望向窗外,秋雨连绵打在窗外的梧桐叶上,滴滴答答让人无端生出一种悲凉,湿冷的空气透窗而入,有些料峭的寒意。

自己竟然忘了关窗,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六点,该去晨跑了,上完今天的两节大课,明天就是周六,下周一是老爷子的寿宴,自己得请天假,老爷子八十了。

温暖上了车,还没等问去哪儿,车子已经开了出去,等温暖后知后觉的发现车子上了高架,忙道:“不说去吃饭吗,怎么上高架了?”

许盛辉侧头看了她一眼,眼睛都眯了起来,自从上次两人吵过和好之后,他家小宝儿听话多了,果然穿了自己昨天送过去的衣服,水蓝色的薄羊毛裙,正适合这个乍暖还寒的时候,外头搭配一件白色风衣,头发放下来,化了清淡的妆,整个人坐在哪儿,像一朵初绽的幽兰,清新美丽。

听见温暖的话,笑道:“是去吃饭,只不过去邻市。”

温暖一愣,刚想发火,想想自己那天想的,既然答应跟他交往,就不能太敷衍,忍了忍火气:“许盛辉,以后这种事儿能不能提前跟我商量一下,我总得有个准备吧。”

许盛辉伸手握住她的手:“小宝别生气了,下次我一定提前跟你商量还不成吗。”

温暖真拿这男人没辙,推开他的手:“别闹,开车呢。”

许盛辉:“放心吧,你老公可是专业赛车手的水准。”

温暖想想觉得不对劲儿,不禁狐疑的看着他:“吃个饭非跑邻市做什么?”

许盛辉含糊的道:“一个老朋友过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