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心竟有些扑腾(1/1)

“常苳你说我该怎么办?”

常苳:“其实这件事儿也不一定有我说的这么严重,你跟林隽再怎么着,也是过去的事儿了,这都多少年了,要真是倒前账,他许盛辉的女人更多,不说上学的时候,就是之前的女人有多少,数都数不清,你不就是个初恋吗,跟他比起来算个屁啊,只不过,温暖你跟我说句实话,你现在对林隽还有感觉吗?”

温暖咬了咬唇,常苳就知道不好:“你这么多年不理会追求者,是不是一直想着他呢?”

温暖:“当年他出车祸的时候,我赶去邻市,听见护士说抢救无效的时候,觉得天都塌下来了,我甚至想过跟他去,后来这么多年,我连想都不敢想他,自己骗自己忘了他,想就这么自欺欺人的过一辈子也好,却没想到他会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他没死,只是忘了我,常苳你不知道,我看到他陌生的目光,比当年听见他的死讯还要难过。”

常苳:“你是说他忘了你?不记得你了?”

温暖:“之前是这样,可是最近他又想起来了,虽没想起来全部,但记得我这个人。”

常苳忽然道:“那天晚上你去医院是跟林隽?”

温暖点点头。

常苳扶着额头:“温暖你这是玩火知不知道,听我一句,离林隽远点儿,不管你跟许盛辉如何,就林隽那个妈,你跟林隽也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据我所知,林隽的妈妈正极力撮合他跟唐家二千金。”

温暖:“我知道,我会跟他保持距离,我今天找你是有件别的事儿。”温暖把自己即将上节目的事儿说了。

常苳高兴的道:“还真是件大喜事儿,以后我们温暖说不定就成大明星了呢。”

温暖脸有些红:“什么啊,就是做菜罢了。”

常苳:“能上电视节目做菜的可没几个,而且,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就值得庆祝,对了,庆祝,这么大的喜事儿,光喝咖啡可不行,必须热烈庆祝一下,我定个餐厅。”

说着,就要拿手机,温暖急忙拦住她:“餐厅也没什么好的,要不然我做几个菜吧。”

常苳点点头:“也好。”

温暖在车上给许盛辉打了电话,许盛辉正琢磨怎么让温暖答应不上这个节目呢,看见温暖的来电,急忙接了起来:“小宝儿想哥哥了啊。”

许盛辉的声音颇大,车里又是密闭空间,常苳听得异常清楚,扑哧一声乐了,听见有别的人,许盛辉眉头皱了起来:“小宝儿你在哪儿呢?跟谁在一起?”

温暖有些脸红:“我在外头呢,跟常苳在一起,晚上我邀了常苳来家吃饭,你早点儿回来。”

家?听见这个字,许盛辉满心的不痛快顿时烟消云散,这还是头一回从小丫头嘴里听见这个字,家,他跟小宝儿的家,想想都叫人舒坦,心情忽的好了起来。

知道温暖就这么一个闺蜜,自己得好好表现表现:“既然是你朋友,咱们得好好招待,不能失礼,这样,你把需要的食材发给我,我叫人准备好送回去。”

温暖刚想说自己去买就好,许盛辉已经先一步道:“听话,东西多,太重,回头累着小宝儿,哥哥又得心疼了。”

温暖怕他又说什么,只能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常苳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没看出来,许盛辉这么肉麻,小宝儿,小宝儿,哎呦,我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都快四十了还哥哥,我看叫叔叔还差不多。”

两人嘻嘻哈哈的进了小区,停好车上楼,进了屋,温暖让常苳随便坐,自己去厨房给她倒了茶,两人坐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喝茶聊天。

常苳略打量了一下四周,装修风格虽简单却极有品位,看温暖自如的样子,常苳暗暗点头,温暖只看到了自己的变化,却忘了她自己。

今天看见温暖的时候,常苳就知道这丫头过的相当不错,虽说有些愁事儿,脸色却很好,满面红光的,虽然还是牛仔裤帽衫,但质感已经完全不同。

温暖一向不怎么在意穿着,对于牌子也没什么概念,常苳敢打赌,她并不知道她今天这身衣裳的价值,就刚才这丫头脚上那双皮鞋就得五位数往上了。

常苳不禁叹息,果然,女人是需要男人呵护的,从温暖如今的样子,就能看出许盛辉真是精心养着这丫头呢,不管之前常苳有多不喜欢许盛辉,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许盛辉或许是真爱着温暖的。

下午三点,小周送了食材过来,除了鱼是鲜活的,剩下的都是处理过了,不禁道:“怎么都是半成品?“

小周:“是许总吩咐的。”

常苳笑道:“肯定是你家许哥哥怕累着他家小宝儿呗。”

温暖脸一红,等小周走了才道:“常苳,当着小周你胡说什么?”

常苳从冰箱拿了苹果出来咬了一口:“我可没胡说,本来我还有点担心,瞧这意思,你跟许盛辉过的还挺有来道去的,不过,你也得防着点,唐安琪知道吧,之前都说唐安琪是许家内定的儿媳妇儿,虽说许盛辉没表态,看那意思两家有点儿默认,唐安琪年纪可不小了,三十好几还没结婚,就是想嫁进许家,如今你从中间斜插了一杠子进来,许家自不会说什么,许盛辉是许家的独子,只要他肯结婚,许家高兴还来不及呢,娶不娶唐安琪,许家当然不在乎,但唐安琪能甘心吗,估摸这女人得找事儿。”

温暖想起许家老爷子过寿的时候,唐安琪跟许盛辉的近乎劲儿,不免有些烦躁。

常苳只不过提醒她一下,拍了拍她:“你也别多想,像许盛辉这样的男人,就是想洁身自好也不易,架不住往上扑的女人啊,总之,你自己多长个心眼,别叫唐安琪那女人算计了就好。”

两人正说着,门开了,许盛辉走了进来,后头跟着陈前刘同。

看见常苳,陈前刘同两人眼睛同时一亮:“这位大美女贵姓?”

许盛辉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对两人不怕死的举动深表敬佩,就算自己都不想招惹常老大,那可不是个好惹的人物,常家这笔烂帐,他们自己都算不明白,别人敢掺合绝对找死。跟常苳点点头,去厨房找自己媳妇儿去了,根本不管陈前刘同在常苳跟前儿现眼。

温暖却有些担心,觉得陈前刘同不怀好意,生怕常苳吃亏,刚要过去,被许盛辉拉住:“放心吧,你朋友吃不了亏。”

温暖:“他们俩怎么来了?”

许盛辉:“今天的食材是从陈前哪儿弄过来的,他跟刘同知道你下厨做菜,就死皮赖脸的跟了过来,我也不能把他们赶出去吧。”说着搂着她的腰:“怎么想起请你朋友来家吃饭了?”

温暖含糊的道:“就是临时起意,你不喜欢我朋友来吗?”

许盛辉亲了她一口:“傻话,这是你家,你喜欢邀谁来就邀谁来,我怎么会不高兴,我帮你做菜吧。”

温暖摇摇头,推他出去:“不用你帮忙,你出去看着点儿陈前刘同,让他们离常苳远点儿。”

许盛辉笑了一声:“那你亲我一下。”

温暖脸一红,别过身子,不搭理他。

许盛辉凑过来:“小宝儿,你要是不亲我,我可亲你了啊,到时候刹不住你可别生气。”

以许盛辉过去的表现,温暖绝对相信,他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想到此,急忙亲了他一下,被许盛辉扣住后脑亲了够本才放开她。

常苳过来帮忙,笑道:“刚才我可看见了,我们都在呢都这样,完全可以想象我们不在时候的许总的表现。”

见温暖脸通红,常苳笑了起来:“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有什么可害臊的。”

温暖白了她一眼,塞给她一把香菜:“摘你的菜吧。”却忍不住看了客厅一眼,正对上许盛辉看过来的目光。

温暖急忙错开,心里竟有些扑腾。

许盛辉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陈前坐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不禁道:“我说许哥,你不至于吧,你跟嫂子天天睡一起,什么事儿干不成,还用得着眉目传情啊。”

许盛辉:“你懂什么,我跟我家小宝这是心有灵犀。”

陈前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许哥您这也太肉麻了,不过,小嫂子这闺蜜可长得不赖,比上回那俩学舞蹈的妞都漂亮,这眉眼儿,这身材,绝对极品货,这要是能弄到手,得多*啊。”

许盛辉点点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陈前愣了愣:“这话从何说起,不过找个女人罢了,跟死有什么关系?”

许盛辉笑眯眯的道:“知道这丫头叫什么吗?”

陈前点头:“知道啊,刚她自己说了,叫常苳。”

许盛辉:“你就没觉得这个名儿有些熟吗?”

旁边的刘同忽的开口:“许,许哥,这丫头不会是常老大那个童养媳吧。”

许盛辉点点头,两人哀嚎一声:“许,许哥您怎么不早说。”常老大的人谁敢惦记啊,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