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误会还是嫉妒(1/1)

许盛辉也气的够呛,本来想听听小宝的声音,这倒好,惹了一肚子气,转身发现唐安琪,不禁皱了皱眉:“你怎么还没走?”

唐安琪脸色一僵,继而笑道:“盛辉哥这般小气,连顿宵夜都不请。”

许盛辉挥挥手:“你自己去吧,我还有点儿事儿要处理。”

话说到这个份上,唐安琪脸皮再厚也不好留下来,只得悻悻然出去了。

许盛辉坐着生了会儿闷气,越想越憋屈,自己才出国,这丫头就跟自己闹上了,连个原因都没有,还是忍不住拨了过去,根本打不通,一定是拔了电话线。

杜嵩进来的时候,看见老大那张黑成包公的脸,心里直打颤儿,琢磨老大要是这个脸,怎么跟人家谈并购啊,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温暖哪儿又闹别扭了,记得老大出国之前,瞧两人的意思还挺好的,没道理这会儿闹别扭啊。

忽然想起刚看见唐安琪从老大房间里出去,当时自己还愣了一下,琢磨老大这刚离了温暖,就跟唐安琪搞在一起,是不是有点儿过分,如今想想,要是老大真瞧上唐安琪,哪用等到这会儿啊。

唐安琪在总裁身边儿待了这么多年,还顶着青梅竹马门当户对的名头都没成事儿,那就是老大压根不喜欢,更何况,自从有了温暖,老大真是一门心思守着温暖了,哪会跟唐安琪胡来。

如果不是这事儿,唐安琪刚才从老大房间出去就有些问题了:“许总,刚我碰上唐小姐了。”

许盛辉:“嗯,她来找我吃宵夜。”

杜嵩想了想:“总裁您刚才洗澡的时候,唐小姐如果再的话,若正赶上温小姐打电话过来,只怕会有误会。”

一句话提醒了许盛辉,拿起手机翻了翻来电记录没有温暖的电话。

杜嵩提醒:“总裁不如打电话查查。”

唐安琪的为人杜嵩是相当清楚的,虽说唐家有些势力,可能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没点儿手段是绝不可能的,更何况,这么多年唐安琪都惦记着老大,打的主意就是等老大玩够了,娶她,如今给温暖截了胡,能善罢甘休才怪。

以他看,这次在这里巧遇,估摸也是唐安琪精心安排的,毕竟总裁的行程不算什么秘密,而且每次出国,老大都会住在这间酒店,所以,这个偶遇里有多少水分就难说了。

想来唐安琪也是逼急了,才想出这招儿来,是想趁着温暖不再,跟总裁生米煮成熟饭,造成既定事实,好成功上位。

杜嵩从心里觉得这招儿没用,要是上了老大的床就能当上许太太,如今可不知有多少许太太了,这么多年,老大身边的女人来来去去,唯一让老大动了娶媳妇儿念头的,也只有一个温暖。

要说温暖究竟哪好儿,也未见得,可老大就是稀罕,恨不能早早娶回家过日子,杜嵩甚至都觉,这两人弄不好就是前世注定的,不然,怎么好好的一个生活助理,就变成这样了呢,所以说,唐安琪再用多少心机都白搭,反而更招老大的嫌。

果然,许盛辉打了电话查出三十分钟前,温暖的打过一次电话,而那时自己正在洗澡,自己洗澡出来唐安琪已经在房间里了。

许盛辉脸色阴沉非常,直接给唐安琪打了过去。

唐安琪看见来电,颇有些惊喜,以为许盛辉想通了,要跟自己吃饭,忙接了起来,甜甜的叫了声:“盛辉哥,是不是改主意了?”

许盛辉毫不客气:“唐安琪,收起你那些没用的小心思,以前我不理会是看在唐家跟许家世交的关系上,却不代表对你有什么想法。”

唐安琪愣了愣颇委屈的道:“盛辉哥这是从何说起,可是安琪做错了什么?”

许盛辉冷哼了一声:“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这次我给你留点儿面子,下次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儿,别怪我不念两家的情分。”撂了电话直接打给小周。

温暖正洗澡呢,就听见门铃一声紧似一声跟催命似的,匆忙套了浴袍出来,看见是小周才开了门。

小周直接把手机递了过来:“温小姐,许总的电话。”

温暖皱了皱眉,有心不接,却见小周满头大汗,想来是着急跑过来的,以许盛辉的性格,自己如果不接,倒霉的绝对是小周,对上小周祈求的目光,温暖只能接了过来,没好气的道:“你烦不烦。”

许盛辉这会儿弄明白了原因,哪里还会生气,急忙解释:“小宝儿我跟唐安琪是偶然碰上的。”

温暖冷笑了一声,心说,真当自己好糊弄呢,大半夜接对方的手机,这偶遇的还真是时候,这样没有逻辑的解释,傻子都不会相信。

想到此,冷声道:“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许盛辉你跟谁偶遇是你的事儿,跟我没关系,我还有事儿,先挂了。”说着直接挂断,还没等递还小周,又响了起来。

温暖看了小周一眼,递给他:“你就说我睡了。”把手机丢给小周,哐当把门关上了,小周只能硬着头皮接起来:“许总,那个,温小姐说她要睡了。”

许盛辉这个气啊,这才几点就睡,明摆着是不想接自己电话:“你把她叫起来接电话,今儿她不接电话,你就甭干了。”

小周急忙敲门,好容易等到温暖开了门,小周都快哭了:“温小姐,总裁说您今天要是不接电话,就开除我。”

温暖叹了口气,自从认识许盛辉,自己总是在屈服后退,从没有一次坚持过立场,因为自己没有他无耻,卑鄙,所以注定节节败退。

温暖有些颓败:“你告诉他,我给他打过去。”

小周战战兢兢的道:“许总,温小姐说给您打过去。”

许盛辉挂断就拨家里的电话,拨不通就打温暖的手机,果然通了。

温暖接了起来,颓然道:“许盛辉我求求你,放过我行不行,你既然有了别的女人,还缠着我做什么。”

许盛辉:“小宝儿,我跟唐安琪真没什么,你不信,可以问杜嵩。”

温暖忍不住道:“许盛辉在你眼里我的智商是负数吧,杜嵩是你的助理。”言下之意你的助理自然向着你说话了。

许盛辉:“我说了没有就没有,小宝儿别无理取闹行不行,难道你对我连这点儿信任都没有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想借这次机会又想跟我分手,我先把话撂着儿,想分手,绝无可能,这辈子你都是我媳妇儿。”

温暖沉默了,她早就顿悟,当初跟许盛辉那个约法三章,根本毫无约束力。

“小宝儿咱别闹了成不成,唐安琪的事我承认一时疏忽,让她钻了空子,但我跟她如果有什么,也不会等到现在了,这件事我会处理,以后不会让她再接近我,如果再有下一次,任凭你处置,我说到做到,咱就别气了,回头气坏了什么,哥哥得多心疼。”

温暖这会儿想想,也觉得许盛辉说的有些道理,如果许盛辉想跟唐安琪上床,根本不用等到现在,这么多年呢,有的是机会,而以唐安琪的心计,干出这样的事儿应该就是冲自己来的,自己较真儿反倒中了她的阴谋诡计。

想通了心情好了不少:“并购案子谈的如何了?”

许盛辉心里一松,肯问这个,就说明小丫头回心转意了,忍不住叹了口气:“再大的并购案,都不是问题,哥哥你这辈子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家小宝儿,只要小宝儿乖点儿,听话点儿,哥哥就没问题了,对了,今天节目录的怎样?”

温暖莫名有些心虚,支支吾吾的道:“还好。”

许盛辉倒也没多问,反正不过就是一两个月的事儿,就当让他家小宝儿放放风了,省的天天在家闷着,有时真怕她闷出病来。

电话足足讲了四十分钟,许盛辉才依依不舍的挂了,侧头跟杜嵩道:“尽快跟对方接洽,我要再最短的时间内回国。”

杜嵩急忙应了,并且交代酒店服务生,以后不管是谁哪怕是哪位唐小姐,一律不能打扰。

唐安琪转天过来的时候,连楼都上不来了,服务生根本不听她,只说许先生不见客,唐安琪道:“我可不是客。”

服务生毕恭毕敬的道:“许先生特意交代过,唐小姐也不行。”

自打出生到现在唐安琪也没受过这种侮辱,气得脸红脖子粗,气匆匆回自己下榻的酒店儿了。

一回房间就打开邮箱,看看调查的如何了,她如今只有一个想法,就算自己不能嫁进许家,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温暖得意,她就死看那丫头不顺眼。

点开邮箱里私家侦探发过来的照片,唐安琪不禁冷笑了一声,就说温暖跟林隽不对头,看看两人这亲密劲儿,医院里,林隽租住的小区,还有地铁站……亏了上回两人还装不认识,这像不认识的吗。

唐安琪琢磨怎么把这事儿捅出去合适,她就不信,许盛辉看见这些照片还能娶那丫头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