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不知怎么收场(1/1)

杜嵩直嘬牙花子:“总裁,温小姐已经跟电视台签了合同。”

“签合同怎么了?”许盛辉可不管什么合不合同,大不了违约不就赔钱吗,钱他有的是,就是不能眼睁睁看着温暖跟别的男人在一块儿,录节目也不行,更何况,那个男人还是林隽,这不上赶着膈应自己吗。

温暖看不下去,过去抢过许盛辉的手机直接挂断。

许盛辉看了温暖一会儿,想起前头温暖还特意去美院听过林隽的课,顿时打翻了醋坛子:“小宝儿,你不是看上那小子了吧。”

温暖低下头:“我只是觉得该言而有信,合同是我签的,现在节目都上档了,我再毁约,让电视台怎么办,而且,已经录了大半,再有一周就结束了。”

许盛辉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既然是自己答应的,半截反悔也有些说不过去,反正就剩下一周了,大不了自己盯紧着点儿,就不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能出事儿。

想到此,脸色缓了缓,拉温暖坐在他腿上。

温暖早趁机把电视关了,许盛辉的性格她相当了解,别看这会儿缓和了,不定要是看见自己跟林隽做菜,一不爽又要找茬儿。

生怕他绕着这个话题不放,先开口道:“怎会这么巧会碰上熟人?”

许盛辉愣了愣,才明白温暖说的熟人是唐安琪,怎么听都有点儿酸溜溜的,许盛辉顿觉浑身舒坦,搂着她亲了一口:“我还说这辈子就哥哥吃醋呢,没想到我家小宝儿也是个醋坛子,唐安琪是去哪儿拍广告片,或许也是借口,管她呢,反正跟我没关系。小宝儿,遇上之前,我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急巴巴的想娶媳妇儿,以前我可是独身主义者,更何况,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哥哥就是色心再大,也不会动唐安琪。

唐家跟我们许家也算世交,我又不傻,唐安琪对我那点儿意思我还是能看出的,只不过之前没觉得如何,只是看着两家的面子偶尔吃顿饭罢了,本说我这都快娶媳妇儿了,她那些心思也就没了,没想到她还没死心,小宝儿放心,这次的事儿给了我极深刻的教训,以后哥哥绝不会给任何女人可乘之机,一准离他们五米开外。”

说着笑道:“其实以后哥哥再出差无论去哪儿,小宝儿都跟着不就行了,有小宝儿在身边,别人一见我这名草有主了,自然不会往跟前儿凑了,你说好不好?”

本来许盛辉还以为自己得说服一会儿呢,他家小宝儿自来就喜欢跟自己别扭,他说东,小丫头非往西边走,不想,这次自己猜错了,小丫头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那样儿可人疼的不行,许盛辉忍不住亲了过去……

一直到晚上,温家老两口才回来,跟许盛辉说要搬回去的事儿,许盛辉:“您二老是不喜欢这儿吗?”

温妈妈忙摇头:“这可是高档社区,环境好,配套设施也好啊,我们那儿能不喜欢呢,只是在春水里那边儿住了大半辈子,街里街坊的都熟,串个门儿说个话的也方便,再说,这是你们要结婚的新房,我们老两口占着算怎么回事儿?”

许盛辉:“这里不是新房,我有些怕吵,婚后大多时候会住在郊外,别墅正在重新装修,再有一个月就差不多了,如果小暖想住市里,也还有十几处房产,您二老现在住的这套。我已经让人过户到小暖名下了,您二老就踏实的住吧。”

温暖一愣:“过户?我怎么不知道?”

许盛辉:“我就是想孝顺孝顺咱们爸妈,其实我的就是你的,这套房是给爸妈住的,过户到你名下比较方便罢了。”说着给她夹了一块鱼肉,仔细把刺儿挑出去。

温家二老对看了一眼,温爸爸道:“我们知道你的心意,只不过还是想先搬回去,这房子太大了,我们老两口住着空的慌,等你们将来有了孩子,我们再搬过来也一样。”

许盛辉并未勉强,心里知道老人的想法跟他们不同,这个社区虽好,没有那些平常说话下棋的老邻居,也会无聊,笑着点点头:“爸妈高兴就好。”

回了屋温妈妈不禁道:“当年那个算命的还真准啊,说咱们家小暖是个富贵命,我还不信呢,就咱家这意思,小暖能富贵到哪儿去,你看看如今,我瞧着盛辉对小暖简直爱到了骨子里了。”

温爸爸点点头:“之前我还担心来着,担心盛辉家世条件太好,咱们跟他门不当户不对的,怕小暖跟着他受罪,这会儿瞧着两人格外般配,而且,做事周到有章法,是个肩膀能担事儿的。”

温妈妈翻了白眼:“你这说的什么话,盛辉可是盛辉集团的大老板,什么事儿担不起来啊。”

温爸爸也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呵呵笑了两声:“我就是打了比方罢了。”

温妈妈却叹了口气:“只不过小暖嫁给盛辉,之前咱们给她存的那些嫁妆,可拿不出手了,本来前些日子我还想找你温馨家里借一些的,后来出了那件事儿,这嘴也不好张了。”

温爸爸:“借什么,尽咱们的能力,能置办多少就是多少,咱们就算置办的再多再好,在许家面前也拿不出手,何必打肿脸充胖子。”

温妈妈觉着有理,想开了也就不再发愁,开始收拾东西,也就是一些衣服被褥。

温暖却想不开,回了房间问许盛辉:“你怎么把房子过户到我名下了?”

许盛辉挑眉:“不过一套房子罢了,我只是想让爸妈安心。”

不过一套房子?温暖忽然发现,自己跟许盛辉的价值观相差太多太多了,这套房子的地段环境面积,几百万都不一定买的下来,许盛辉轻飘飘一句话就送了,这让温暖无比清晰的认知到两人的距离:“许盛辉这房子我不要。”

许盛辉皱着眉:“什么意思?”温暖咬着唇,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不能接受这种馈赠,那一瞬间给她的感觉极不舒服。

许盛辉微微眯起眼:“小宝儿你不是还想着跟我分手呢吧。”

温暖听出他的语气不善,忙摇头:“我爸妈有房子。”

许盛辉想了想:“就当是我这个女婿的一点儿心意吧,我都把他们的宝贝闺女娶走了,一套房子又算什么,小宝儿大好时间别浪费了,咱们干点儿正经事儿……”直接把她抱起来丢到床上……

温暖用了一晚上时间才说服许盛辉答应不送她去电视台,温暖实在不敢冒险,只不过她不知道自己早被人惦记上了。

许盛辉心情极好的进了办公室,杜嵩战战兢兢地进来,昨儿他可是一晚上都没睡好,一想到郑主任说的那句,温暖跟林隽好上了,就怕的不行,总裁对温暖什么样儿,没人比他更清楚,要是听见郑主任的话,杜嵩想都不敢想。

刚听见外头的秘书说,许总看上去心情不错,杜嵩还有些不信,进了办公室见老板椅上的老大,惬意舒展的笑,不禁松了口气,看来还是温暖厉害。

杜嵩放松下来,刚要走过去,忽见许总的脸色不对,刚才那个舒展惬意的笑转瞬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阴冷。

杜嵩从没见过他的脸色如此阴鸷冰冷,心惊之余更为好奇,忍不住走过去探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杜嵩忽觉脑袋嗡一下,眼前都有些发黑。

照片里是林隽跟温暖,看得出来是偷拍的,角度不是很好,但足够看清楚两人,杜嵩生怕许总一怒之下冲出去杀了林隽,急忙捋了捋头绪道:“总裁,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您忘了您跟唐安琪的事儿吗,不就是误会吗。”

这人怒到极致反而冷静了下来,指了指电脑里的照片:“你觉得什么误会能半夜三更的一个女人会跟男人拉拉扯扯?”

杜嵩仔细看了看:“许总,我没瞧见拉拉扯扯啊。”

杜嵩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许盛辉看了一眼接了起来,那边儿传来唐安琪的声音:“盛辉哥,怎么样邮件收到了吧,这件事本来我不想告诉你的,却又不忍你被人蒙骗……”

话没说完就被许盛辉打断:“真是多谢你的好意啊。”接着声音一沉:“唐安琪,你倒真是闲在,还有功夫调查这些,给你个忠告,以后少掺合我跟我媳妇儿的事儿,不然,别怪我不留情面。”直接挂断,站起来就往外走。

杜嵩吓了一跳,急忙跟了过去,一边打电话让小周,到电视台的时间,杜嵩本来想给温暖打个电话,却被许总一个冷厉的眼神止住了。

进了电视台直接去录影棚,并没有声张,而是站一边儿看着,杜嵩也是头一回看见温暖跟林隽录节目,在电视上看,只是觉得两人分外默契,可如此近距离看,才发现两人岂止默契,简直就是熟悉。

不说老大就是杜嵩都觉两人之间不单纯,满打满算温暖跟林隽认识了一礼拜,没道理会这般熟络,尤其温暖的性子,杜嵩是知道的,并不是那种外向型善交际的,甚至有些内向,更何况,两人的目光虽偶尔相交,即便即可错开。那种属于男女之间的暧昧也看得出来。

杜嵩心说,温暖这丫头莫不是吃了豹子胆儿了,这一场轩然大波,真不知怎么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