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爸温暖怀上了(1/1)

看着温暖跟常苳出了病房,林隽抬头缓缓开口:“肇事者是不是跟我母亲有关?”

许盛辉:“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林隽:“出事的那天我一直跟着温暖的,我看着她进了饭店,本来我想回去,却发现那两辆车里的人不对劲儿,肇事车里的司机我曾经见过,在我妈那儿。”

许盛辉挑挑眉:“既然如此,你还问我做什么?”

林隽:“果真是她吗。”

许盛辉:“你不是早就猜到了,林隽,你妈是什么人你比谁都清楚,你明知道你妈不可能接受温暖,却执意接近她,当初你把温暖藏了三年,最后决定跟你妈摊牌的时候却出了车祸,也幸亏你出了车祸,你妈才放过了温暖,不然,今天的事情六年前就发生了,在医生说你脾脏破裂必须切除的时候,你妈以此要挟拿走了我一千万,她连你的命都不在乎,更何况温暖,林隽你有这样一个妈,你带给温暖的只能是伤害。”

林隽:“我爱她。”

许盛辉哼了声:“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可你做了什么,让她以为你死了,痛不欲生心如死水的过了五年,你重新出现的时候,却又忘了她,这是你爱她的方式吗,而你妈却想要温暖的命,林隽你有什么资格爱她,你的爱对于温暖来说只会是灾难。”

林隽脸色惨白,半晌才道:“许总的手段果然高明,几句话就把我爱的资格都剥夺了,你到底想说什么,不用如此拐弯抹角?”

许盛辉:“既然林老师如此直白,那我也不兜弯子了。”说着把伸手的文件袋递给他。

林隽抽出文件袋只瞄了一眼脸色就是一变:“你想怎么样?”

许盛辉笑了:“你还真是个孝子,既然如此,我给你一个建议。”伸手把另一个文件袋递给他:“这是罗马郊外一栋别墅的转让书,只要你签了字,这套别墅的产权所有人就是你林隽,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一张五千万的□□。”

林隽:“许总还真是慷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许总的慷慨恐怕是有附加条件的吧。”

许盛辉:“当然,我的条件很简单,你必须保证,终此一生都不能回国。”

林隽看了他许久,忽的笑了起来:“原来堂堂许少也会为情所困,做出如此可笑的事来,你是怕温暖忘不了我,还是怕她仍然爱我。”

许盛辉:“她早就不爱你了,这一点儿你很清楚,我只是不想再看见你们母子,你明天可以出院,这是后天的机票,你不用担心你的伤,那边儿的医疗条件比国内更好。”

林隽却道:“如果我不走呢。”

许盛辉脸色一阴:“我是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你母亲也有些年纪了,这个年纪要是进去待上几年,老命保不保得住可就难说了。”

林隽脸色变了变,终于道:“我……答应你。”

林隽的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林丽的号码,林隽过了会儿才接起来,话筒里却是个陌生的声音:“请问是林丽的家属吗?”

林隽:“我是她儿子。”

对方道:“我是公安局刑侦科的,昨天晚上接到报案,某某酒店有聚众毒趴,我们赶到的时候,发现了你母亲的尸体……”

不等警察说完,林隽已经出了病房,许盛辉脸色阴沉,就差一步就把这小子弄走了,却功败垂成,看见杜嵩进来开口道:“你打个电话问问,某某酒店今天出了什么事儿?”

许盛辉就听见了酒店的名字,其他都没听清,不过,估计跟林丽那老*有关,能让林隽这么失常的,除了温暖就只有他那个妈了。

很快杜嵩就问出来了:“许总,据可靠消息,某某酒店昨晚发生了涉毒事件,有人举报,警方到了的时候其中有位吸毒者已经死亡,就是林丽,死前曾跟多人发生过性关系,而那些人都是同一家店里的牛郎,据他们招认,常跟被林丽召来一起过夜,法医初步断定是吸毒过量致死。”说着把手机递过来:“这里有现场照片。”

许盛辉接过看了一眼,是现场高清图片,一个女人□□的躺在大床上,腿,间露出丑陋的情趣用品,旁边除了吸毒用具还有许多异常变态的东西,她脸上的表情异常淫,荡,能清楚辨别出来正是林丽。

对于林丽靡乱的私生活,许盛辉早有耳闻,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一天少了男人都不行,年轻的时候用身体换取舒适的生活,如今年老色衰就开始找牛郎了,最后这么个死法还真是死的其所。

只不过这件事必须压下去,给温暖这丫头知道,不定更觉林隽可怜了,那自己什么年月才能娶媳妇儿回家啊。

想到此,跟杜嵩交代了几句,故此,温暖并不知道林丽的事儿,只是发现林隽办事回来之后情绪有些不对,一天都没怎么说话。

转天就能出院,出院手续是杜嵩办的,林隽的东西是特护收拾的,温暖根本插不上手,唯一能做的就是送林隽回去,当然,除了自己还有怎么也赶不走的许盛辉。

车子停在楼下,许盛辉抬头看了看,这儿还是自己第一次来林隽住的地儿,自从知道林隽六年前一直住在这儿,他心里就膈应的不行,连带这个小区看着都不顺眼起来。

林丽一死,自己跟林隽谈的事也算黄了,许盛辉自然不能让温暖照顾林隽,特地把医院的特护找了来。

许盛辉给林隽找的特护极漂亮,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还温柔体贴,配合度高,在这样的大美女面前,温暖真有些自惭形秽,没想到医院也有这种媲美明星的美女,还给许盛辉请到了林隽家里来。

温暖真想不明白,是怎么做到的,她问了常苳,常苳道:“你傻啊,这年头有钱什么做不到,而你家男人,穷的就剩下钱了。”

温暖别扭的道:“谁男人,你别胡说。”

常苳:“我胡说什么,你跟许盛辉都睡这么长时间了,不是你男人是什么?”说着,拿出手机,打算跟温暖聊天的间隙顺便看看八卦,她如今可就剩下这点儿爱好了。

刚点开立马坐的笔直:“温暖,出大事儿了,你跟林隽许盛辉的事儿给人翻出来了。”

温暖:“什么翻出来了?”

常苳把手机塞给她:“你自己看吧。”

温暖接过越看脸色越白,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这样一个无名小卒,有一天会出现在八卦新闻上,这则八卦新闻有个异常吸引眼球的题目,红颜祸水致许氏兄弟阋墙or共妻,下面是三张老大的照片,一张是自己跟林隽的,看得出来背景是林隽住的小区,第二张是自己跟许盛辉在度假村,最后一张是前天她跟许盛辉送林隽出院,取景的人相当专业,照片的角度看上去三人之间颇为暧昧。

温暖盯着那个大大的共妻发呆:“常苳共妻是什么意思?”

常苳翻了白眼:“你真傻假傻,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了,发这则新闻的人可够毒的,无论阋墙还是共妻,可都是许家难以接受的丑闻,这个人得有多恨你啊,这分明是把你往死里头整啊,顺带还揭开了林隽的身世,许家老爷子要是看见这则新闻,估摸能晕过去。”

事实上,老爷子没晕过去,而是直接给许盛辉打了电话过来,许盛辉一接起来,那边儿老爷子就开骂了:“你个小兔崽子,搞什么呢,再由着你这么胡闹下去,老子我八辈子的脸都丢光了,这四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人不有的是吗,你犯得着跟个不情不愿的小丫头打饥荒吗,赶紧给老子滚回来。”

许盛辉却道:“现在我可不能回去我媳妇儿正在风口浪尖上呢,这会儿我不护着媳妇儿,还是男人吗。”

“你他娘放屁,什么你媳妇儿,我跟你妈那天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人家不乐意跟你,你这剃头挑子还热个没完了,人家用得着你护吗,怎么着,以为你兔崽子大了,老子治不了你了,我这就人过去,捆也把你捆回来,咱许家丢不起这人。”

许盛辉一惊,知道老头子这回是真怒了,老头子的能量自己可是知道,真要想把自己弄回去,易如反掌,自己怎么反抗都没用。

这当口老头子要是把自己弄回去,小宝儿怎么办,正着急呢,忽的灵机一动,忙道:“爸,温暖怀上了。”

那边儿一阵响好像是话筒掉了,许盛辉暗乐,过了会儿那边儿传来他妈的声音:“老五你说你们也真是,这孩子都有了还折腾什么,你爸说了,让你们俩先把记登了,尽快摆酒席,咱们许家的金孙可不能生的不明不白,至于报上的这个新闻,你赶紧查清楚,看看是谁在后头跟咱们许家过不去,及早处理了,再有,让温暖小心些,这怀了孩子,前三个月特别脆弱,需格外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