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当爸爸的感觉(1/1)

温爸爸气得直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温妈妈叹了口气:“你姐自来就如此,你也不是不知道,不值当跟她置气,以前你不是总这么劝我的吗,怎么这会儿你自己倒想不开了。”

温爸爸看向许盛辉:“盛辉对不住,叫你看笑话了。”

许盛辉摇摇头:“爸,俗话说一个姑爷半个儿,您二老就小暖一个闺女,我这个姑爷就跟儿子一样,您跟我客气什么。”

温暖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觉得许盛辉这声爸叫的比自己都亲,亏他叫得出口。

温爸爸:“还好有你,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这高利贷的事儿我们也弄不明白,你说怎么处理最好,说到底是我亲姐,我总不好看着她被流氓逼债,其实我姐姐家的经济条件一向不错,即便温馨的工作没了,还可以再找啊,怎么会借这么多高利贷?这会不会是个骗局?”

许盛辉想了想:“刚我粗略翻了一下那些借条,应该不会有错,具体温馨借这么多钱做什么了,还需要查一下,不过,像这种高利贷的公司,利息都是相当高的,也就是说,或许借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多,一旦还不上,利滚利就成了一笔巨额债务。”

说着,顿了顿:“这笔钱还了容易,只是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爸,有句话,我说了您别生气,就是因为您二老的退让容忍,姑姑这一家子才得寸进尺,从来没有感恩之心,认为什么都是应该的,她们一家就应该高高在上,她们一家子就得占尽便宜,这种不可理喻的自私自利,是一种心理疾病,想治好,就得让他们切身的知道疼了才行,知道没有人是应该帮他们的,别人帮了,她们应该做的是感谢,而不是嫉恨,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管,更何况,这件事也并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姑姑家的房子还能卖二百多万,打掉高利贷那些虚高的利息,完全可以还清债务。”

温妈妈:“就是说,卖了房子不得了,盛辉又答应帮她申请政府保障房,这一下不都解决了,可她倒好,还想留着大房子,这些债想让盛辉替她还,真好意思开口,盛辉说的是,咱们就不该管这事儿,让她自己知道没谁是欠她的,行了,不早了,大晚上的,走夜路不安全,盛辉就别回去了,就在这儿睡吧,明儿还得上班呢。”说着老两口回自己屋了。

许盛辉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对温姑姑的恶感都减了不少,看着温暖笑道:“可不是我硬要留的,是妈不让走,怕我走夜路不安全。”

温暖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妈是怕你走夜路,别人不安全。”转身进屋了,刚要关门,许盛辉眼疾手快的挤了进来,直接冲温暖扑了过去:“小宝儿让哥哥抱抱……”

温暖伸手挡住他:“许盛辉你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许盛辉:“那是你说的,我可没答应,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我媳妇儿。”

温暖:“看在你帮了我们家忙的份上,我给两个选择,一个是地上,一个是外头的沙发。”

许盛辉眼巴巴看着床:“小宝儿,大冬天的你一个人睡怪冷的,我抱着你多暖和。”

温暖瞪着他:“你到底睡不睡?”

许盛辉想了想,自从上回酒店闹翻了之后,自己就没跟小宝儿近乎过,这好容易能进屋了,也算飞跃式进步,还是见好就收吧,好歹的能睡媳妇儿旁边了。

想到此,一咕噜就躺在了地上。

温暖有些哭笑不得:“你先去洗澡。”把上回他穿过的那套运动服找出来塞给她,推他出去了。

许盛辉一边儿洗澡,一边儿想入非非,琢磨今儿晚上是不是可以跟他媳妇儿好好亲近亲近了,毕竟他还有任务呢,得让他家小宝儿尽快怀上才行。

许盛辉洗了澡回来,发现地板上铺了毯子,还有被子,温暖裹着被子背对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许盛辉凑过去道:“小宝儿你不洗澡了啊?”

温暖:“不洗了。”

许盛辉吃吃笑了起来:“我家小宝儿不洗也是香的,哥哥不嫌弃。”说着摸了过来,温暖蹭的坐了起来:“你到底睡不睡?”

许盛辉忙缩了回去:“睡,睡。”急忙老实的躺在地上。

温暖抬手把灯关了,就留了一盏小夜灯。

许盛辉来回翻了几个过子,忍不住道:“小宝儿,你看你跟林隽的事儿也过去了,你这脾气也发的差不多了吧,咱好好过日子成不成?”

说完,听了听动静,只有温暖匀称的呼吸声,看来是没什么用,许盛辉只得继续扮可怜:“小宝儿,据科学家研究,男人哪方面要是总憋着,对身体健康不利,还容易不,举,你说你男人要是落下不,举的毛病,小宝儿你后半辈儿可怎么办,想后悔都晚了,这就跟治水是一个道理,堵截没用,得疏通才行,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许盛辉绞尽脑汁絮叨了半天,还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许盛辉忍不住坐了起来,探头看了看温暖,闭着眼,呼吸匀称,伸手在她脸上挥了挥,竟是真的睡着了。

许盛辉这个郁闷啊,自己这么一个无比饥渴的怨男在这儿,她还睡得着,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郁闷了一会儿,看了看床,唇角勾了勾,小声道:“小宝儿地上太硬,我上床睡吧好不好?你怎么不吭声,那我数到三,你不反对,就当你答应了。”然后非常迅速的熟了一二三。

温暖自然没反应,许盛辉满意的躺在了床上,并且小心翼翼把她揽在了自己怀里。

温暖下意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她不动还好,一动许盛辉立刻就有了反应,忍不住伸手去解她睡衣的扣子,一颗两颗……然后低头亲她的脸,脖,颈……

被许盛辉的胡茬扎了有些痒,温暖皱了皱眉,挥了挥手,嘟囔了一句:“别闹,让我睡,我困。”

许盛辉这才发现,这丫头睡得极熟,这样都没醒过来,就有些不对劲儿了,许盛辉略拉开了一些距离,就着小夜灯的光亮,仔细端详她,发现她的脸色有些不大好,不是病了吧。

一想到病,高涨的欲,火退了下去,许盛辉皱着眉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仿佛有些热,急忙起来开了灯,找出温度计给她量了量体温,三十七度五,算不算发烧?许盛辉真不知道。

想了想,拿手机找出雅枫姐的号码拨了出去,响了几声才接起来:“老五,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打哪门子电话?”

许盛辉忙道:“雅枫姐,我问你件事儿,三十七度五算不算发烧?”

雅枫打了个哈气:“你还真是,这样的常识怎么都不知道,人体的正常体温是三十六度三到三十七度二,三十七度五是低烧,有炎症吧,谁啊?”

许盛辉:“我家小宝儿,我瞧她不太对劲儿,睡得太沉,就给她量了温度,果然病了,我这就带她去医院。”

雅枫愣了愣,忍不住道:“老五,怀孕初期有的孕妇是会出现体温过高的情况,因为怀孕会导致内分泌紊乱,所以体温高一些是正常现象。”

许盛辉的手机差点儿掉下去,以为自己听错了:“雅,雅枫姐您什么意思?什么怀孕初期?您是说我家小宝儿怀上了?”

雅枫道:“当然啊,今天你姐不还带着温暖过来检查过吗?已经六周了。”

雅枫说完,听那边儿半天没声儿了,忙道:“老五,老五,你听着吗?”

许盛辉给这个喜讯刺激的老半天才找回自己声音:“雅枫姐你不是蒙我的吧,嫌我吵了你睡觉,跟我说笑话呢。”

雅枫好气又好笑:“这种事儿哪能当笑话,再说,你家老爷子不都知道了吗,要不也不会巴巴的派了你四姐过来给温暖做检查啊,老五,老五你到底怎么了?”

许盛辉呵呵傻乐了几声:“没什么,就是摔床下头去了,雅枫姐抱歉打扰了,您接着睡吧。”说着撩了电话。

雅枫听见忙音,莫名其妙儿了看了眼手机,摇摇头,老五自从认识了温暖这丫头,简直跟中了魔怔一样,一会儿一咋呼,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其实许盛辉没想干什么,就是想自己单独的消化一下这个惊喜的消息,体会一下当爸爸的感觉,哪怕孩子还没生出来,可看着他家小宝儿,知道有个小小宝儿正在她肚子里孕育着,这种感觉也异常奇妙。

那是他跟温暖的孩子,融合着他们的血脉,会叫温暖妈妈,叫自己爸爸,一想到这些,许盛辉就兴奋不已,他忍不住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感觉了一下,没什么动静,也很平坦,里头真有个小生命吗?怎么没动静?

不死心,把耳朵也贴了过去,刚想仔细听一下,就听见温暖的声音响起:“大半夜的你不睡觉,贴在我肚子上做什么?”